思想坦克》新政局下台灣產業經濟發展應立即處理的問題

產業發展

影響經濟榮枯的因素很多。我過去曾經說過,有利因素與不利因素交錯影響,就好像堆積木一樣,不但是數學上的加減法,而且還可能起化學作用。

對於以製造業為主的工業大國,占GDP比重高的產業部門如果處於產品與技術生命週期的上升段,自然會帶動許多投資,消費與出口,維持經濟活動的穩定性與擴張性,反之當該國主力產業部門處於產品生命週期的成熟期,甚至是衰退期,則當然投資,消費與出口,都會受到影響,也就是我們俗稱的景氣差。

台灣需要有新的成長曲線與動力產業

國際貿易的傳統理論強調每個國家應該聚焦在某幾項有國際競爭力的產品上,然後彼此之間貿易來促進效率與福利,但問題是即便是聚焦在有國際競爭力的少數幾項產品,一旦這幾類產品在全球市場邁入成熟期,這個國家還是會遇到投資與出口不彰的困境,連帶影響國內就業,薪資與消費。因此找到不同的成長動力產業,組成一個能夠促進經濟穩定發展,甚至改善所得分配的產業結構,對各國都是很重要的國家發展戰略。

台灣曾經當過許多產品的出口王國,即便是把定義改成台商在全球所掌控的產業,我們仍然在PC,網通,半導體等ICT產品與零組件有一定的全球地位。然而問題是過去八年,這些產品在全世界都已經走到成熟,甚至是衰退期。台灣當今的重大課題是需要更多其他的成長曲線,以及成長動力產業。

然而這些新的成長曲線與動力產業並不意味要重新從零開始,過去這兩年我們一直倡議矩陣創新的重要性,也就是舊的系統產品加上新的次系統,也許可以延長產品生命週期。最近的AI發展,使得AI PC與AI 伺服器重新成為熱門話題,我相信很快手機業者一定會跟進,這就是最好的例子。

許多新產業需要的是加入國際隊

矩陣創新這四個字聽起來不怎麼接地氣,但是如果我說企業主可以在保持既有的產線與投資基礎上,多投資一點新的軟硬體技術,就可以讓這些原本的投資繼續攤提折舊,甚至是折舊完了還在賺錢,相信很多企業主都會感到心動。問題是企業主願不願意把視野打開去尋求更多跨領域的人才或供應鏈夥伴,我想這是未來四年政府持續要去努力的重點。

另外有許多新系統,真的是相對需要從零開始,例如往外太空發展的資通訊產業應用,風險很高,而且台灣不一定能夠贏過許多歐美國家,這時候就必須要組成國際隊而不需要一定是國家隊,特別是這些新技術一但成功,其影響力很容易超越地域上的限制,也就是這是一場全球寡佔的賽局,台灣也不需要一直講國產化跟本土化這件事,而是一開始就要找好對象,打全球競爭賽。

過去大家說先在台灣練兵,再往海外輸出的產業政策,恐怕也需要調整。政府要能夠一開始就幫助關鍵企業在海外扎穩腳步,並且跟其他國際成員平起平坐,才能夠把訂單跟應用拿回來,加速也嘉惠台灣經濟。

提升服務業的勞動報酬是另一個重要課題

另外一個過去比較做得相對不足,是從政策上落實經濟發展的公正轉型,或是更包容的經濟發展模式。

當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勞動結構會逐漸從製造業朝服務業集中,如何讓服務業的勞動報酬提升,是未來政策另外一個重要課題。而針對提升服務業勞動報酬,我們必須掌握底下幾個重要原則。

1、要提升服務業勞動報酬,首先要提升服務業總報酬或毛利

2、要提升服務業總報酬或毛利,必須要改變消費者的價格帶

3、改變消費者價格帶的兩大策略,一個是國際化,一個是科技化

國際化是顯而易見的道理,即便是同樣的東西,因為各國所得層次的不同,願付價格或稱為價格帶,也會有所差異。以珍珠奶茶為例,台灣一杯的價格帶也許是50-70元,但在內華達州就可以提高到200元。因此各種服務業只要能夠控制國際化過程中的成本與服務品質,甚至是結合當地元素進行部分創新,都可能達到進一步提高營業規模與毛利,提升營運總部從業人員薪資的目標。

新政府要有一定的服務業發展的專項預算

服務貿易主要有四種模式,上面所提到的案例主要是指商業據點呈現,另外三種模式中,跨境提供服務是許多年輕人所嚮往的模式。一個擁有全球流量的Youtuber就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但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個職涯發展,包括AI應用,程式開發,各種遠距與線上服務等領域,也都是具有全球發展潛力的產業與高薪酬職業。

至於境外消費與自然人呈現這兩個模式,如果結合台灣的國家發展願景,簡言之就是打造台灣成為世界的觀光島,大力推動政策上的觀光主流化。此外在資源分配面上,要一改過去20年來服務業發展沒有特別預算,僅由各部會運用既有預算的模式,要將投資地方創生與觀光產業鏈,成為下一個四年台灣最重要的投資標的與成長動力產業。

至於服務業科技化的議題,過去在政策探討與執行上,過於一廂情願的投入某些階段性的技術解決方案,而沒有考慮整個科技化的整體路徑設計,使得許多業者面對不同的解決方案,往往不了解其功能與必要性,進而產生許多無效投資與預算浪費。

此外科技化的投資要避免只是提升效率而非創造差異性價值,且每個階段的科技化投資,彼此之間能夠有相乘或相加的效果,並產生投資報酬遞增與建立進入障礙,一如半導體代工服務在技術上所創造的進入障礙,如此才有可能提升從業人員薪資,因此我主張新政府四年一定要有服務業發展的專項預算,而且在政策研擬的過程中,要把對科技與商業模式投資的整個路徑圖做縝密的分析,才能夠提升成功率,加速轉型台灣服務產業與年輕世代薪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