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立委》為了一條法案奮鬥28年 陳昭姿:我沒變!改變的是民進黨對我們的承諾

政治人物

「陳昭姿就是陳昭姿,我沒有改變,但是我也要去完成我的心願」。陳昭姿具有支持台灣獨立的「台派」背景,更是前總統陳水扁醫療小組發言人,2020年退出一邊一國行動黨後,這次列入台灣民眾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名單第三順位,順利進入第11屆國會殿堂。

陳昭姿是先天性子宮發育不全患者,15歲就得知自己無法懷孕,多來年積極推動代理孕母解禁,也以專業立場建議台灣可以分階段執行,優先開放異性夫妻適用,同志族群等採取逐步納入適用範圍。

陳昭姿:我沒變,是民進黨違反我們的期許

陳昭姿告訴《信傳媒》,柯文哲過去跟綠營是非常友好,甚至是綠營推出的從政明星,「我也無法理解政治的太複雜性,為什麼由愛生恨」。她透露自己和柯文哲具有革命情感,兩人的相處不是現在才開始,過去在台大醫院就曾共事過,彼此也都在前總統陳水扁醫療小組扮演關鍵角色。

除了兩人間的特殊革命情誼,陳昭姿坦言自己的重大心願不為個人,因為養子都已經30歲了,自己也不需要代理孕母的幫助,現在只想幫其他病人發聲,替這個非常重要的人權法案發聲,「既然柯文哲願意給我這樣的機會,我為什麼不出來做這件事呢?」

陳昭姿加重語氣說道,「我沒有變,我的國家立場沒有變,柯文哲知道我的國家立場,他清楚我過去的台派代表,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我認為改變的是民進黨當初對我們的承諾,違反我們的期許」。

柯文哲的誠信,讓她決定加入台灣民眾黨團隊

陳昭姿指出柯文哲主動邀請她當不分區立法委員時,前後大概談了三次,「他從答應我回去研究,到承諾我、支持我、幫我開記者會,然後放入國政白皮書,他都很誠信地答應我這件事,所以我就決定加入他的團隊,而且民眾黨的不分區名單就是強調超越藍綠、社會和諧」。

至於政黨轉變是否不被理解?陳昭姿表示先生和養子都非常支持她,慢慢地綠營也有一些人試著了解她,因為他們知道她這生有一個法案,一個人從1996年努力到今天,「有代理孕母需求的人不少,但為什麼我是一個人,因為這些病友都不敢站出來」。

想親自在國會推動代理孕母解禁

陳昭姿直言台灣禁止代理孕母解禁是非常可笑的事情,全世界已經有3、40個國家以上,而且執行30年以上,「我個人推動這麼久的時間,我這次決定從政的動機,當然我的責任還很多,我的動機真的是為了親自來國會處理這件事」。

陳昭姿說自己本身就是先天性的子宮發育不全病人,即便擁有健康的精子和卵子,還是需要代理孕母的幫助。她也透露事實上因為後天子宮病變的病人非常多,「我最不服氣的點,就是因為台灣早就有捐精和捐卵,為什麼代孕卻不行?」

陳昭姿指出華人世界很重視血緣和DNA,而子宮是個孕育孩子的地方,可是在這三個因素裡面,沒有卵可以尋求捐卵,沒有精子也可以尋求捐精,可是子宮有病變不能懷孕的人,卻始終被一些意識形態所困。

物化和工具化的說法是完全荒謬,沒有站在病人的立場思考

陳昭姿表示,她推動代理孕母解禁的最大阻力就是來自早期的女性主義者,「可是大部分她們現在都還活躍中,尤其以黃淑英為首的,他們老是用工具化、物化的概念來思考代孕者的問題,我是非常不服氣」。

陳昭姿解釋代孕媽媽本身要有百分之百的自主性,「我不可能去逼迫任何一個女人幫我懷孕,如果要談物化和工具化,我覺得妻子才有可能被物化或工具化」。她認為若妻子不肯生孩子,可是婆家或先生又希望妳生孩子,說不定就會上演家庭革命。

不孕是重大民生問題,加重台灣的少子化國安危機

有償的代孕行為,也被質疑代孕者的權利容易被剝削,讓弱勢者更加弱勢。不過,陳昭姿說若要談剝削,在金錢的部分,今天在台灣禁止代理孕母,是讓有錢的人、有資源的人才能到國外去做,事實上這就是剝削沒有這些資源的人。

陳昭姿強調不孕是重大民生問題,不是跟貧窮和富貴有關的議題,同時全世界都已經進步到這個程度,「如果說我們引以為榮的同婚可以拚亞洲冠軍,為什麼代孕我們要拚全世界第50、第100?」

最後,陳昭姿提到她推動代理孕母將近30年,台灣目前又出現少子化的國安問題,「我要控訴這些人,因為現在不孕的原因很多,他們也需要一些協助和幫忙,如果你們繼續阻擋,一方面你們妨礙了人民追求幸福的權利,二方面你們就是造成國家少子化國安危機的元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