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9成青年想換工作 科技業仍在裁員 就業市場更難了

就業市場

台灣不少青年考慮在農曆春節領完年終獎金後換工作,美國想轉職的青年更多!但是科技業去年大裁員、今年小裁員,使白領職缺變少,美國青年成為最渴望轉職的族群。

美國9成青年今年想換工作

美國人才仲介網站LinkedIn調查數據顯示,美國年輕員工尤其渴望換工作。約90%的Z世代員工(現年20多歲)和92%的千禧世代(30多歲)表示,他們今年考慮換工作,而 X世代員工和嬰兒潮世代的比例分別為83%和48%。

但是美國科技業1月初以來裁員2.5萬名,使青年員工跳槽更為困難。

全球科技業繼2023年裁員逾26萬人後,今年才過4周,包括臉書母公司Meta、亞馬遜、微軟、谷歌、TikTok和Salesforce在內,約100家科技公司,又裁掉大約2.5萬人,比起大科技公司,小型新創公司更為艱難,現金即將耗盡,加上籌資未果,只能裁員。

《華爾街日報》一篇報導指出,更多美國青年、中年勞工對現在職場焦躁不安,但是科技業等領域的就業市場更嚴峻,讓他們更難跳槽了。

過去幾年,數百萬勞工被大量急於招聘和大幅加薪的公司挖角,換了新工作,後來就業市場明顯降溫,但是許多專業人士換工作的渴望更高了。

85%的美國專業人士想跳槽

LinkedIn一項新的調查顯示,在受訪的1000名美國專業人士中,約有85%受訪者表示他們今年考慮換工作,高於一年前的67%。

真正在找工作的人發現他們的影響力比最近更小了。求職網站的數據顯示,開缺的公司為新進員工提供的薪資和彈性比一、兩年前少。求職者表示,他們與面試官談判時仍會積極爭取更多等福利。

徵才網站Indeed的數據顯示,儘管約聘派遣市場依然強勁,但是金融、行銷、軟體開發、科技業的徵才人數已經低於疫情前的水平。在LinkedIn上面,每兩名求職者就有一個職缺,一年前,每位求職者有2個工作機會。

結果呢? 許多員工感到陷入困境,這加劇對現在工作的不滿情緒。許多人繼續努力解決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問題,並眼睜睜看著最近加薪幅度被物價漲幅追過去。

同時,老闆們呼籲下屬少花錢多辦事。蓋洛普最新調查顯示,自稱對工作投入的美國勞工比例在2023年上半年小幅反彈,但是下半年反轉下滑。

跳槽到新公司的加薪幅度變小

「鐘擺已經擺回來,權力掌握在面試經理主考官手中。」LinkedIn追蹤就業趨勢的副總裁凱瑟琳費雪 (Catherine Fisher) 坦言。

實際上,今年1月份才剛過去,科技公司已經宣布一連串的裁員,導致被裁的員工開始找工作。例如,30歲的斯特納(Sarah Sterner)才擔任教育課程設計師幾個月,仍在適應階段,她跟幾十位員工就在2023年11月被公司裁掉。

她用力投遞350多份履歷和經過18次面試,賣力找工作,好不容易最近她說收到一份錄用通知,這份新工作開出的一年薪資比前一個工作低了17,000美元,她要求公司將年薪提高8,000美元,但是當公司拒絕接受她兩周多帶薪休假的要求時,她決定離職。

斯特納指出,她之前在2021年和 2023年初的兩次求職都比較容易,從開始求職到被公司錄取,兩次都只花了6個星期的時間。

美國求職網站顯示,新工作的薪資溢價正在下降。Fed亞特蘭大分行的薪資追蹤數據顯示,2022年8月跳槽者平均獲得8.4%的加薪獎勵,但是2023年12月,跳槽的員工新工作平均加薪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