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比特的箭能射準一點嗎? 或許結婚不是年輕人想的那樣不可行

國際

本文作者為:Todd G. Buchholz,曾任老布希政府白宮經濟政策主管,老虎對沖基金董事總經理,哈佛大學經濟學系愛琳·揚教學獎獲得者,著有《來自已故經濟學家的新思維》《繁榮的代價》等書,也是音樂劇《光榮騎行》的聯合作者。

丘比特之箭在商場的走廊上或許百發百中,但他在哄勸情侶走上婚姻紅毯方面的運氣可就沒那麼好了。

當代年輕人現狀:對另一半好不代表會結婚

今年情人節,雖然美國人在另一半身上的花費有望創下歷史新高結婚發生性行為的美國人卻越來越少,導致嬰兒出生的數量日益減少。但有證據表明,丘比特之箭的準頭會在未來幾年間有所改善,如果我們想作為一個物種生存下去,那就應該一起支持這位胖乎乎的小天使。

如今,隨處可見關於與全球年輕世代前景有關的可怕新聞。日本國家人口和社會安全研究所的一項調查發現,18到34歲的日本人中,有17.3%的男性和14.6%的女性不打算結婚,而許多年輕女性則完全放棄了性生活。在美國,Z世代告訴調查人員,他們永遠無法賺到足夠的錢去買房,同時全球有59%的年輕人表示,他們非常或極其擔心未來的地球會過熱。

但在仔細盤點了當代美國約會和婚姻的趨勢之後,我們發現,雙人燭光晚餐或許還不會過時。為此,請讓我們用「ROMANCE」,浪漫,這個詞的各個字母來列出一份清單:

R:Ring,戒指的價格昂貴

訂婚戒指的平均價格約為5500美元但是卡戴珊的崇拜者們讓這個平均值有所偏高,因為她們經常戴著可以與貝聿銘設計出的羅浮宮金字塔相媲美的鑽石四處炫耀。這裡還有一項極其有趣的研究發現,在訂婚戒指上花費更多的情侶更有可能離婚。

值得慶倖的是,訂婚戒指的價格中位數一直在下降,而這或許是因為,人們只需花費購買天然鑽石的幾十分之一的價格,就能買到一顆同樣閃爍的實驗室培育鑽石。此外,也有很多情侶都不會用新戒指,而是選擇傳家之寶,比如曾祖母在1920年代佩戴的裝飾派藝術戒指。

O:Online dating,線上約會的世界充滿了騙子和詐欺

但它卻為一半以上每天使用這些應用程式的Z世代和千禧世代打開了一扇機會的大門。在某些「舊國家」的「舊時代」中,村民們結婚靠的是媒人和包辦婚姻,甚至有些人至今仍然如此。

即使在1950年代,與外地人結婚的機會往往是那些有能力在異地上大學或是去海外度假的人才可以選擇。但如今,在網路上尋找伴侶的成本相對較低,細心的「買家」可以根據長相、教育程度和愛好來挑選,而不是依賴某位親戚的牌搭子來介紹。

M:Marriage,婚姻已經不如以往那般普遍

婚姻已經不如以往那般普遍,初婚夫婦的年齡也在迅速攀升。史蒂夫·卡瑞爾(Steve Carell)在 2005 年的喜劇片《40歲處男》(The 40-Year-Old Virgin)中扮演的同名角色是一個值得嘲笑的異類,而他的困境在今天看來更加合理。2021 年時有25% 的 40 歲人士從未結過婚,而1960年時這一比例僅為 7%。

但隨著預期壽命的延長,推遲結婚可能是有意義的。1960 年時,40歲美國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73歲,而現在的40歲男性或許能活到85歲。對於那些推遲婚姻的人來說,婚姻的幸福或爭吵仍然會持續很多年。

A:Accommodation,住宅的價格昂貴

根據美國房地產線上資訊平臺Zillow的報告,在美國,一位典型的房屋首購族需要將近12年的時間才能攢夠首付。那麼一對年輕夫婦可以住在哪裡呢?

因為新冠疫情帶來的「居家辦公」熱潮,刺激了城市居民購買郊區住宅,並促使房東提高租金。通貨膨脹的飆升推高了抵押貸款利率,不過今年還是有希望的,因為有70多萬套新公寓即將落成剪綵。此外,還有幾個州最近通過了允許房主建造後院小屋的法律。

N:Nullification,無效婚姻和離婚的數量都有所下降

無效婚姻和離婚的數量都有所下降,這表明結婚的夫婦更喜歡對方了。事實上,離婚率自1980年以來就一直在下降,最近更是創下了50年來的新低,當然這並不能保證婚姻幸福。偉大的喜劇演員傑克·本尼(Jack Benny)就說過,他和妻子瑪麗在50年的婚姻生活中從未考慮過離婚,他說:「謀殺掉對方沒問題,離婚,絕對不行。」

C:Ceremony,儀式可以更有創意

每對美國新婚夫婦平均要支出大約3萬美元來招待婚禮賓客,難怪有73%的年輕夫婦會認為結婚太費錢了,而他們的父母或許也有同感。雖然很少有人會選擇在掛著「某某隊加油」旗號的體育館裡舉辦老式派對,但許多人都會在家裡的庭院和後花園中嘗試著用更節儉的方式來慶祝。

E:Eros,厄洛斯對年輕人的自律感到困惑

厄洛斯是丘比特的希臘名字,他對年輕人的自律感到困惑,與父母那一代的人相比,現在的年輕人喝酒更少上床睡覺的時間更早,也更經常獨自睡覺。

自1990年以來,在過去一年中沒有性生活的18到35歲的年輕人比例翻了一倍。這種趨勢是來自宗教信仰的興起、對感染皮疹的恐懼,還是只是想呆在家裡玩電子遊戲?無論如何,當這些沒有性生活的單身男女最終遇到合適的伴侶時,爆發出的可能不僅僅是煙花。

在差不多一百年前,科爾·波特(Cole Porter)寫過一首名為《讓我們相愛吧》(Let's Do It)的歌,歌詞裡寫到:「鳥兒會相愛,蜜蜂會相愛,就連受過教育的跳蚤也會相愛。」年輕人可能在這方面學得慢一點,但他們總能學會的。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