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運動》進行人民的避難預備 生態池備災計畫

生態保育

這是一個簡單、影響長遠的計畫,分成畸零土地助貧、蓄水池堂、生態池三部分。

簡單講就是以購買崩盤蔬菜助農的經驗,購買部落、鄉間小塊、畸零,沒有市場價格的土地,開挖設置成農村的小型、微型蓄水生態池。每塊土地保留一部分綠地,讓綠地隨時可以成為緊急事件發生時的避難營地。

小塊地容受三到五戶人家、大一點容受二十戶,也就是一百坪的土地,三分之一開設水塘,三分之二的土地,做為避難營地。

避難營地來源

1. 農村的低價土地

台灣土地價格高昂,社會承受巨大的成本。每寸土地都必須斤斤計較,長此以往,原本作為生活使用的土地資源,淪為商品。全民共受其害,投機者獨獨或巨利。相校模仿,積重難返。

然而,土地炒作以獲利為目的。

在這一區力之下,並非全部土地都有市場價值。我在許多農村救災,一直發現在政府土地法規的限制與農業生產條件的限制下。有一類土地價格十分低廉,村民想要拋售都只能削價在削價。但幾使如此,仍然乏人問津。以致於許多窮人無法獲得改善生活的機會。

這類土地面積小於建設農業資材室,無法作為農舍使用。一旦面積無法作為農舍使用,就失去投資價值。這類土地面積小,或形狀畸零。對於專業農業生產也不適合。這就形成了特低價的農地或原住民土地。一百坪土地竟然低於五十萬元。

如果能夠有人提供資金購買下來,一者可以提供做為弱勢家庭使用,再者作為蓄水生態池。第三用作避難營地。

這樣的做法其實就是以公益信託使用作為的最低價格保證,類似好人會館出面集結好人購買崩盤蔬菜,這樣的進場價格就會成為價格地板。直接的幫助農民雖然數很少,卻間接穩住了低位價格,避免進一步崩盤。同時只要找到機會,就能促進物資的有效運用。避免讓農民辛勞付諸流水。

買農村裡面沒人要的土地,作為缺水地區的蓄水池。學學桃園的先輩。桃園台地缺乏水源,地形又容易讓水流失。先民在這樣的情況下相互提供土地,闢成埤塘。下雨時蓄水,缺水時就有水可以用。

2. 缺水地區的窮人水利工程

花蓮中南區在這幾年連續出現缺水現象。這與台灣西部缺水、搶水的情況一樣。西部地區從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投入大量資源興修水利工程。後山地區表面上沒有大量用水產業,因此政府長期忽略東部的水資源經營。

這幾年柚子農民、重要的稻米生產地區富里、玉里、河東地區都出現缺水現象。政府早已提出休耕辦法。或者果農砍除果樹的獎助。離魚、離農,補助去化,已經是政府的常用手段。

但是窮人進一步失去土地的依靠,大片農業寶地上住著依賴福利措施生活的老人。

但是,一部份掌握市場的農民開始集結經費打深井抽水。

這種不得已的自力救濟,在政府缺乏積極作為的地區經常發生。

花蓮有一處市場,將常在颱風來臨時淹水。一部分有條件的攤商開始雇用泥水工架高基地,接著便發生相互效仿的現象。最初沒有墊高土地的地方,淹水更加嚴重。促使墊高土地變成相互競逐。淹水問題根本沒有解決。根本的做法應該是整修排水、清理水溝。

第一個聰明人打水井,就會有第二個聰明人。接著連笨笨人都去借錢打井。形成開始搶地下水資源負面循環。

我的想法是,農村裡蔬菜、水果價格不如水草,魚肉價格不如原生種動植物價值,如果能進一步提供復育水生生態的基地,讓蜻蜓、蝌蚪、青蛙多一點。生態村以及生態村的教育才有可能。

為了嘗試生態缸與生態池,我曾經帶著孫子繞著稻米專業區找蝌蚪。方正的一大片土地,竟然水清無魚。蜻蜓幾乎不見。難怪蚊子、小黑蚊問題嚴重。讓推動有機農業的我十分詫異。

這件事隨著畸零與小面積土地價格低廉,好人會館又想設置避難營地而有了機會。也就是購買低價土地、以其中三分之一土地、尤其是窪地,設置蓄水池。和部落、農村一起進行生態水池的開闢與復育。也透過生態的復育,建立城鄉支持農村的管道。這樣的農村水塘平時是生態池,缺水時是蓄水池。戰爭等緊急狀況發生時,是都會地區民眾的避難營地。

3. 戰爭的避難營地

我自己住在花蓮,是大家羨慕的和平基地。

然而事實是木瓜溪以北機場、港口、橋梁、電信、電力、軍事場域交互分布在狹窄的花東縱谷北部。台灣西部地區更是密集。緊急狀困必須預作準備。水、糧食,友善的人民,才會是大家的後盾。

我們的前輩能在貧窮的年代集資興修水圳。日本人在台灣遭遇空襲時,能設置疏開地區,並且事先加以規劃,緊急時配置使用。農村成了避難地區。我自私地想著如何讓母親、孫子安全下鄉。由此而想著在爭權對立的台灣政治處境下,我們應該進行人民的避難預備。

這件事情我已經多年、多次討論。我自己要帶頭做,也希望政府跟著警覺起來。這跟我當時發起各種好人運動的想法一樣。臨時孫子、蒜頭銀行、人民自立的救災備災等等。

好人會館盡量避免個案救助的慈善行為,主張社會互助的公民行動。我這趟去日本四國,看到許多海濱、河口,大量開設定置漁網、紫菜養殖設施。山坡地處處看到蓄水水塘。在廈門往潮州的動車沿線,處處看到養鴨、養魚的水塘。

別的國家面對自己的問題,理所當然地依照基本的能力與知識對應生活著。我在花蓮任何節日都看到以公帑掛國旗、張燈結綵,演唱會繞著太平洋舉辦。先是花蓮如此,接著是五都、各縣市都如此。

真是奇怪呀!政府會讓人民變笨,失去看清問題的能力。我們不能跟著這樣政府打轉、享樂。政府最終變笨了,失去應變問題的能力。實際的作為越來越少。

水資源是永續發展的基本條件。氣候異常讓人口有限、不缺水的花東地區都缺水限耕。地震顯漏了整個窮村、部落都不安全的真實情況。何時我們才會進行人民生活區域的安全檢查,何時我們才能展開具體行動。

中國日日威脅我們,事實也是中國社會一直昂首前進。不僅是政府,還有人民的信心與意願。社會的氛圍不就是民風,民風不就是國風。這是我真正憂愁的事情。我不想只是憂愁。

好人會館決定準備小筆資金買地了。決定買怪手幫助農民挖蓄水池了。我們要打這項備災計畫與生態的鄉村行動和在一起。這是孔雀魚計畫的進一步發展。我們歡迎各種非營利組織、社區團體、學校、志工團體,利用好人會館已經進行的各項已經有成果計畫與行動進行提案。所獲的的獎金或補助將留給該社區進行實踐行動。

好人會館

榮墩 0987362780

純敏0920463995

同時也是賴 手機搜尋

花蓮市華西路123號好人會館 

板橋好人會館-藍天機電

建國&慧如0982106799

新北市板橋區文聖街135巷21號1樓

桃園好人會館 曾信捷0955-692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