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0年海洋中的塑膠將比魚類多 想要減少塑膠汙染在地組織的幫助不可或缺

環保議題

本文作者為:Mirei Endara de Heras,是巴拿馬前環境部長,也是Marea Verde 的聯合創始人兼董事會主席,該組織是一家總部位於巴拿馬的非營利組織,透過當地行動解決全球塑料污染問題。

隨著聯合國進入結束塑膠污染新約談判的最後階段,各國政府都必須努力確保該協議不僅會減少塑膠生產,而且還會加強本地清理和回收現有塑膠廢物的措施。

以我家鄉巴拿馬城的胡安迪亞斯河為例,由於糟糕的垃圾管理,成噸的塑膠瓶和其他碎屑在河流中漂浮。面對這個問題,我與他人共同創立的非營利組織「Marea Verde 綠潮」安裝了「Wanda萬達」,這是一個收集垃圾的水輪裝置,現在,大部分的垃圾在抵達海洋之前就被收集起來了。

2050年,海洋中的塑膠將比魚類多

對於實現全球氣候目標,像我們這樣的倡議是必要的,尤其對於塑膠污染更是如此。塑膠的產生及棄置會受到當地的消費行為及習慣影響。因此,我認為新的聯合國條約應該由政府上至下合理的控制塑膠生產,並制定相關政策,以減少塑膠生產,同時也禁止在這些產品中使用有毒的化學物質,並鼓勵可回收、再利用的塑料以改善廢棄塑膠堵塞海洋水路的窘境。否則到 2050 年,海洋中的塑膠含量將超過魚類,並且,由微型塑膠引起的新疾病可能會變得司空見慣,而這個疾病目前已經在人類的血液中檢測到了。

到目前為止,利益相關者對於如何「最好地」展開工作存在分歧。去年11月在肯亞首都奈羅比舉行的最新一輪談判中,塑膠產業和一些石油和石化產品出口國呼籲更加重視回收和再利用,而環保人士和其他政府則主張限制生產。為了在 2024 年底之前達成共識,雙方必須進行協調,並且就「將全球目標與在地行動聯繫起來的方法」達成一致。

國際計劃常與現實脫節

我在政府和非營利組織都有工作過,親身經歷了國際計劃與現實之間的脫節如何阻礙進步並滋生憤世嫉俗。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Marea Verde中,將已在其他地方成功實施的想法與我們的背景和文化相融合。

例如,我們的 Wanda 設備是基於Clearwater Mills 的垃圾輪,這是一項在美國首次推出的清潔能源技術,但是經過定制,Wanda適應了熱帶生態系統。去年, Wanda 從胡安迪亞斯河收集了130 多噸的垃圾,這比從海上捕撈塑膠或去海灘上撿垃圾還要有效的多。如果在全球範圍內複製此模式,可以大幅減少來自陸地的垃圾,而這些垃圾佔海洋塑膠污染的 80%。

在地團體可以填補數據缺口、組織民眾

幸運的是,還有許多組織正在專注於河流清理,以防止新的塑膠廢物進入海洋。其中包括 Marea Verde 在內的八個組織正在參與Clean Currents Coalition,這是一個在世界各地的河流社區中,試驗創新的垃圾清除技術的項目網絡。聯盟的成員可以共享知識,合作工作,同時鼓勵和促進有效的在地行動。

塑膠危機是人類活動造成的結果,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就需要先改變我們的行為,而這只能透過當地的社區參與來實現。例如,Marea Verde 組織並授權沒有回收設施的地區居民挨家挨戶的收集塑膠垃圾。因此,有許多人已經意識到,自己有能力改善周圍環境,從而參與社區清潔、開墾綠地並遊說改善垃圾管理。

此外,包含巴拿馬在內的許多發展中國家,都缺乏當地的相關數據,因此很難設計出適合的氣候政策。這就是為什麼 Marea Verde要建立巴拿馬河中塑膠垃圾的數量和類型的資料庫,因為這將改善報告、幫助城市規劃並展示即將到來的危機的規模。

對抗塑膠污染,我們做的努力必須與問題的規模相等。為此,新的聯合國條約應該包括嚴格限制塑膠生產,以減少產量,並為清理工作提供努力的機會。但它也必須支持在最前線解決塑膠問題的在地組織。這些團體的創新策略、工具和資料收集與實踐可以作為全球社會的典範。這不是一個非此即彼的決定,我們需要國際法規,也需要在地行動。後者已經在進行中,並且正在逐個社區、逐個河域中取得巨大影響。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由《信傳媒》林伶潔翻譯並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