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滿兩年》歐洲和世界都需要烏克蘭勝利 世界不能走帝國主義的老路

俄烏戰爭

本文作者為: Dmytro Kuleba,現任烏克蘭外長。

Josep Borrell,現任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並同時擔任世界上更強大歐洲委員會副主席。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向烏克蘭派出了數十萬軍隊,代表著一場地緣政治重大改變的開始。這兩年來,歐洲一直被迫面對二戰以後歐洲大陸上規模最大的侵略戰爭、以及普遍存在恐怖暴行的嚴峻現實。

俄羅斯的野心人盡皆知

俄羅斯的所作所為就是19世紀帝國主義及殖民侵略的典型例子。烏克蘭正在遭受許多國家過去曾經受過的苦難。對俄羅斯而言,發動戰爭的原因從來都不是烏克蘭中立、北約東擴、保護講俄語的民族或其他任何編造的託辭。

俄羅斯總統普丁一再聲稱,烏克蘭並非作為一個民族而存在,且烏克蘭人的身分是虛假的。這場戰爭完全是為了消滅一個獨立國家、征服其領土,並對已決定把握自己命運的民眾重建其統治地位而存在。毫無疑問,世界上許多曾遭受殖民統治及壓迫的國家都非常熟悉俄羅斯這種帝國野心。

戰爭的影響是全球性的

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所帶來的後果遠超出了歐洲範圍。這場戰爭影響了世界範圍內的糧食安全和能源價格,並伴隨著大規模的虛假資訊和政治動盪。普丁正在引領一個日益交易化的世界。他在非洲部署了瓦格納集團,通過政變去破壞其他國家的穩定,並通過飢荒的威脅進行經濟脅迫 ,也就是說普丁提供的是,自己通過系統性焚燒烏克蘭的田地、瞄準存儲糧食的基礎設施,並封鎖重要的海上出口路線而使得糧食短缺的糧食。

因此,這場戰爭及其後果與每個國家都有關係。如果俄羅斯獲勝,將發出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那就是「強權即公理」。世界所有有侵略性的大國都將忍不住追隨俄羅斯,如果侵略最終會得到回報,那麼為什麼想對鄰國的領土提出要求的國家不都訴諸武力就好?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烏克蘭在這場戰爭中獲勝,會符合許多亞洲、非洲和拉美國家的利益了。

歸根究柢,這場戰爭絕非僅僅是「西方對抗世界」。支持烏克蘭並非「親西方」,而是拒絕戰爭和恐懼。其核心是維護基於相互尊重的國際關係原則並支持烏克蘭人的安全及自由權利。烏克蘭和歐盟對21世紀國際關係的看法與普丁所領導的俄羅斯截然相反,烏克蘭的願景基於國際法、尊重和互利,而非脅迫、賄賂和恐懼。

烏克蘭提出十點和平方案,並組織全球和平峰會

沒有人對迅速結束這場戰爭並恢復歐洲大陸的和平比烏克蘭還要更感興趣。為此,烏克蘭提出了一項十點和平方案,且該方案得到了歐盟的全力支援。方案中不僅包括結束敵對行動,還包括強化糧食安全、核武安全、環境保護、能源安全、國際正義、人權和尊重聯合國憲章等建議。

該方案是擺在桌面上唯一嚴肅的和平建議。我們呼籲所有致力於和平的國家與我們一道將此方案付諸實施。烏克蘭目前正在瑞士組織一次全球和平峰會,此舉獲得了歐盟的積極支持。來自世界各地的領袖將竭盡全力在《聯合國憲章》的基礎上就烏克蘭公正、和平的共同願景達成協議。屆時,俄羅斯將面對代表全球多數力量的這一聯合立場,從而導致其別無選擇只能真誠參與。

隨著戰爭將進入到第3年,我們要傳達的是面對侵略和恐怖行為的堅韌不拔。侵略行為在21世紀會得到回報這件事,我們不能也絕不允許。相反,我們將動員一切力量去反對到底。實現公正和平的唯一途徑是要加倍給予烏克蘭支持,而這恰恰符合近幾個月歐盟的做法,而且,2024年註定要進一步地增加援助。

我們的共同目標是要確保能扭轉對烏克蘭不利的戰局,從而使公正和平能儘快成為現實。實現這一目標至關重要的是世界的支持,維護國際法並提升合作優先順序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我們不能回到軍事侵略、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的黑暗過去,無論在歐洲亦或是世界各地都是如此。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