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讀紐約》中南美非法移工撐起美國基層勞動就業市場半邊天

走讀紐約

從亞洲等其他地區入境美國的非法移民,只要逮到大概就是立即遣返。但是基於美洲國家之間相關國際合作協定,來自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近年來數量和形式多到在美國已經成為一個讓政府只能在選戰時打嘴砲的既定事實。

這些來自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或聲稱尋求庇護的難民,雖然沒有像美國永久居民或公民那樣的合法工作身分,但是居留不是問題,生病就醫也有政府給的證號,因此可以穩穩妥妥地存在於美國社會。

只不過,即使成功闖過美墨邊界、持旅遊或學生簽證入境後長期滯留,要面對的現實生活挑戰相當嚴苛。

畢竟美國消費物價和生活成本遠遠高於這些中南美非法移民的原生國家,居留在此凡事都需要錢,這導致非法移民不得不想辦法在美國打工賺錢。

非法打工供應鏈成熟,地下組織供應人頭個資

因應龐大的非法移民打工賺錢的需求,美國在地支援非法打工的相關供應鏈應運而生。近年來非法移工甚至已在美國就業市場基層勞動力撐起了半邊天。

從加州到紐約州,整個美國,大概到處都有專門提供勞工人頭個資給非法移民的地下組織。簡單來說,有點類似台灣證券股票市場借用人頭戶,只是這裡專門用來作為勞工個資使用。

地下組織供應的勞工個資,原始主人都是真有其人,但主人可能並不知道自己的個資被盜用於移花接木給非法移民使用。

為了避免人頭資料被揭穿,這些地下組織會定期或不定期重新檢視確認所有人頭資料是否可以繼續「借用」。一旦發現人頭個資無法繼續「借用」,非法移工就得立刻換個身分、換個工作單位了。

餐飲服務生和外送員,處處都有非法打工身影

常見的情況是,基於掩護身分的安全考量,非法移民的打工通常原本就會避免長期待在同一個受雇單位,因此可能每年都在換工作。

是幸也是不幸的是,因為幾乎都是基層勞力工作,例如二線餐廳服務生或廚房工作、在大街小巷踏著scooter出生入死的外送員、搬運工,基本上無須太多嚴謹細膩的教育訓練,使得職員流動率高原本就是家常便飯。

這樣的地下組織受到各方支持。不但非法移工依賴它們,有基層勞動力需求的雇主也支持。因為非法移工的各項成本不像美國公民那麼高,還沒有勞健保。

萬一雇主有朝一日被檢舉遭遇盤查時,還可以提出這些人頭資料作為脫罪依據──畢竟雇主可以主張這些資料是勞工給他們的、他們無法逐一查驗每位勞工個資的真偽。

紐約市曼哈頓街頭的外送員。在大馬路上出生入死搶燈號搶轉彎的外送員,有許多可能就是非法移工。(示意圖,非當事人)(攝影/許曉嘉)

非法移工有就醫機制;美國與中南美微妙關係

問題是,雇主基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心態可以提供非法移民工作,但非法移民其實沒有健康保險、勞工保險這樣的機制。

那麼如果非法勞工生病了需要看病怎麼辦?針對這一點,美國政府有提供非法移民編號以供就醫。

這是一個美國和中南美洲國家之間存在的國際合作關係,也是一種基於彼此供需而產生的微妙關係。

在夢想與現實之間,家鄉薪資低助長非法打工

對非法移民和非法打工者來說,客居美國從事著社會底層工作,當然不美好。但許多人還是寧願承受著非法工作的辛苦滯留異鄉。主要原因都是在於錢。

根據了解,美國基層勞力的薪資雖然少,依然遠遠高於中南美洲許多國家的基本勞工薪資,甚至比工程師、教師、公司職員、公務員這些社會中高階層的勞動力薪資來還要更高。

美國大城小鎮餐飲業對於勞動力需求大,是非法移工的重要工作類別。如果具備英文能力,薪資更遠比移工的家鄉來得高。(攝影/許曉嘉)

以餐廳吧台調酒師為例,如果英文流利,夜班時薪加上小費、平均每小時收入可達30美元,一星期工資就超過中南美洲高階工程師或教師、公務員的月薪。

這些從事基層勞動的非法移工,有些人還有大學學歷。當被問起如果有機會移民?幾乎還是選擇美國。在夢與現實之間,基層的非法移工們幾乎沒有太多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