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勝利就是世界的勝利 兩性平等競爭將提供更多經濟機會

兩性平等

本文作者:Indermit Gill,世界銀行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發展經濟學高級副行長。

Tea Trumbic,世界銀行婦女、營商與法律專案主任。

1988年5月,Alejandra Arévalo成為第一位進入智利地下礦山的女地質學家。這讓她打破了一個流傳甚廣的迷信說法:讓女人進入礦井會帶來厄運,同時,她還觸犯了法律,因為當時智利婦女被禁止在地下採礦或從事任何「會超出女人體力或危及其身體或精神狀況」的工作。Arévalo的反抗引發了一場革命,到了1993年,針對礦業中婦女的限制已經被廢除,到2022年時,女性在智利礦業勞動力中的比例達到15%,比2007年增加了三倍。

沒有一個國家能賦予兩性同等的法律權利

在過去半個世紀裡,世界各地也取得了同樣重大的進展。放眼全球,自1970年以來婦女的法律權利平均提升了三分之二。各類重大改革消除了婦女在職涯各個階段所面臨的一系列障礙,特別是在職場和育兒方面。然而,在全世界慶祝今年的國際婦女節之際,全球性別平等仍然存在巨大的差距。

事實上最新資料顯示,這一差距比人們之前認為的還要大得多。考慮到保護措施的法律差異和對兒童照顧服務的訪問權,女性只享有男性法律權利的三分之二,而不是之前認為的77%。世界銀行最新發佈的《婦女、營商與法律》報告發現沒有一個國家能賦予女性與男性同等的法律權利,即便是那些最富裕的國家。

這其中最大的缺失之處與安全有關:在家庭暴力、性騷擾和免遭殺害方面,婦女僅享有三分之一的必要法律保護。托兒服務獲取管道的不足是另一個障礙,只有62個經濟體,也就是不到世界上三分之一的國家,建立了兒童照顧服務的品質標準,另外128個經濟體的女性可能得在工作和育兒之間做出艱難的抉擇。

此外,性別差距比白紙黑字寫下來的法律所體現的更大。《婦女、營商與法律》報告首次將190個經濟體的法律改革進展與婦女得到的實際結果進行了比較,發現在實施方面出現了令人震驚的拖延。盡管法律上的規定暗示婦女享有男性權利的三分之二左右,但平均來說,各國僅建立了不到四成的實施所需系統。

例如有98個經濟體都有立法要求女性同工同酬,但其中只有35個經濟體採取了薪酬透明措施或執行機制來解決薪酬差距。這代表了人力資本的巨大浪費,特別是在世界正需要集結所有資源以避免日益增長的經濟停滯風險之時。目前每兩名婦女中只有不到一人參與就業,相比之下每四名男性中就有三名在工作。

縮小兩性差距有助於全球經濟翻倍增長

縮小這一差距可能有助於在未來十年將全球經濟翻倍增長。證據很明顯:女性、營商與法律得分較高的經濟體,往往具備更高的女性勞動參與率、更強的女性創業精神以及更積極的女性政治體制參與。簡而言之,性別平等既是一項基本人權,也是經濟發展的強大引擎。

同樣,僅僅追求法律上的平等是不夠的。我們需要的是一套全面的政策和制度,以及許多國家文化和社會規範的轉變,以賦予婦女成為成功的員工、企業家和領導者。這意味著需要實施更強有力的執法機制去解決職場暴力問題、切實提供托兒服務,並讓那些遭受暴力侵害的婦女可以更容易獲得醫療服務。

這些政策可以使婦女在不遭受職業挫折的情況下繼續就業,有助於縮小性別薪酬的差距,並重新調整與職場和家庭有關的性別角色和態度。當更多的女性晉升到領導崗位時,她們就能激勵更年輕的女孩們去充分發揮自身潛力。

積極的結果需要時間來實現,但它們確實會發生。正如202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Claudia Goldin觀察到的那樣,美國女性晉升高管的現象在1960年代的激增並非偶然,而是法律權利緩慢而穩固累積的產物。

「即使法律沒有改變女性的收入,也會讓她們的生活變得更好,增加了她們手中的選項」 戈爾丁指出。「職場對她們來說變得更安全了,不再基於假定的家庭責任而被禁止或被免除擔任陪審團的義務,懷孕時不能被解雇,也不能因為有孩子而被拒絕應聘某份工作。她們得到了更好的教育和更多的資源,即使她們還是女孩的時候。」

平等競爭提供了關鍵的經濟機會,而且受益者不僅僅是女性。當全人類中的一半人都贏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會獲勝。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