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讓共和黨更老、更白、更極端 美國Z世代的選擇將動搖結果

美國政治

本文作者為: Reed Galen,林肯計畫聯合創始人兼林肯計畫podcasts主持人。該計畫是由前共和黨戰略家創建的親民主組織,目標是擊敗川普。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是最不可能的事。2016年,當川普開始競選時,他最接近行政權力的一次是在一檔商業主題的真人秀節目中,假裝解雇參賽者。儘管看似荒謬,但川普坐在一張巨大的會議桌後面說出他那句難以模仿的名言「你被解雇了」,這個形象,卻說服了數百萬美國選民,包括許多以前從未投票的人,相信他是一個知道如何辦事的人。

川普是當之無愧的選舉毒藥

這樣的印象加上恰當的時機和不錯的運氣,讓川普在一次看似為希拉蕊量身定制的競選中擊敗了這位政治偶像。但事實並不像川普所說的那樣,他的勝利非常微弱。事實上,他在普選中以280萬票之差落敗,而這樣的差距大於史上其他任何美國總統。

從那之後的事實證明,川普是當之無愧的選舉毒藥。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民主黨徹底擊敗了川普的共和黨。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中,川普儘管在選舉人團中僅以微弱的劣勢落敗 ,但在普選中卻是以慘敗收場。在2022年的中期選舉中,川普精心挑選的候選人在全國各地遭遇失敗 ,而民主黨候選人要麼保住了自己的席位,要麼在亞利桑那、密西根、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辛等關鍵州奪走了共和黨席位 ,而且都是以明顯的優勢獲勝。

儘管上述失敗可能引發某些共和黨人的抱怨,但川普最終卻牢牢控制了該黨的機構、最極端的成員及領導層。當今年下半年,川普和共和黨面臨或許是毀滅性的選舉失敗時,共和黨將對川普領導的這種模式感到懊悔和失望。

年輕選民增加,Z世代將投票給民主黨

川普反復無常的行為、反民主的言論以及對手的威脅將導致其在11月的總統大選中失利。但最終使川普永久退休的將是美國的人口構成。法國哲學家奧古斯特·孔德著名的「人口統計就是命運」與此次總統大選的相關性,可能將比以往任何一次的總統選舉都更加相關。

2016年到2024年間大約有2000萬的老年選民將死亡,同時,約有3200萬的年輕美國人將獲得投票資格。許多年輕選民對兩黨都不屑一顧,而共和黨正在大學校園中積極招募,且其中白人男性占絕大多數。但Z世代最關心的問題像是生育權、民主和環境將使其中多數人繼續投票給民主黨

現實是,自2016年川普進入美國政壇以來,共和黨變得更老齡化、白人化、男性化和極端化,且受眾面也在不斷縮小。而川普不願意跨陣營活動,使得吸引溫和派和獨立選民變得更加困難,甚至可以說是不可能。

共和黨在每一個重大問題上都站錯了立場

美國現任總統拜登的選民基本盤多於川普。這並不意味著勝利會非常輕鬆,但的確意味著他能承受更多選民選擇待在家裡不出來投票。而假如川普想要獲勝,就需要黨內每一位可能的選民到場,而且他必須從那些至今尚未下定決心的美國人那裡拉到選票,在這些人中或許有人很早就對他心懷不滿,而這種不滿不僅是因為川普的個人行為,還因為他所實施的政策。

在美國民眾所面臨的每一個重大問題上,共和黨都站錯了立場。以生育權為例,共和黨劫持的美國最高法院於2022年決定推翻羅訴韋德案,而該案在半個世紀以來一直被當做對墮胎權的保障。極端保守的州立法機構甚至在強姦或亂倫等情況下也將墮胎視為非法。而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最近裁定,將冷凍胚胎視同為兒童。上述趨勢,將女性及溫和派更堅定地推向了民主黨的懷抱,或者至少也推了那些尚未下定決心或「除了川普以外誰都無所謂」的人一把。

在國家安全的問題上,川普往往與美國的傳統對手結盟,從而令關鍵的選舉群體倍感煩惱、憤怒或困惑。許多年紀較長的共和黨人心中,依然信奉前美國總統雷根的精神,並將美國視為「閃耀的山巔之城」和世界民眾的自由、民主燈塔。對那些仍抱有冷戰記憶的人而言,俄羅斯始終都是美國的敵人。

上述共和黨人在很大的程度上認為,俄羅斯入侵民主的烏克蘭是不可接受的: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43%的共和黨人認為,美國向烏克蘭所提供的援助恰到好處或者太少。他們肯定不贊成川普威脅放棄北約,甚至鼓勵俄羅斯入侵那些未履行軍費開支義務的成員國。川普從俄羅斯到匈牙利再到沙烏地阿拉伯等獨裁國家的親近關係令他們倍感厭惡。

贏得海莉選民的支持是川普自己的任務

就在本周之前,共和黨人還有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妮基·海莉這另外一個選項。海莉對川普政策記錄的不斷攻擊似乎產生了影響。在新罕布夏、內華達和南卡羅萊納州的初選中,她獲得了近30%的選票。但在輸掉14個州的「超級星期二」初選後,海莉現在已經結束了她的總統競選活動。

但到目前為止,海莉仍然拒絕支持川普,並宣稱贏得她選民的支持是川普自己的任務,而且,人們有理由懷疑,川普能否取得成功。事實上,相比於11月投票給川普,海莉的許多支持者更有可能待在家裡或者投票給拜登,愛荷華州49%自稱是海莉黨團的成員表示他們會那麼做。

川普在輸掉2020年大選之後挑起暴動。自那以後,他從未節制自己的言行,相反,他變得更加極端了。哪怕這只輕微影響到共和黨選民的投票率,川普遭遇重大失敗也是不可避免的,根本沒有那麼多美國選民願意讓他重返白宮。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