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關天!波音公司應該調整其鬆散的組織文化 並將安全置於利益之上

企業經營

本文作者為:Ashley Fulmerand,美國傅爾布萊特學者,現任佐治亞州立大學羅賓遜商學院管理學助理教授。

Michele Gelfand,斯坦福大學商學院跨文化管理和心理學教授。

波音公司日益加劇的危機越來越像是一部在好萊塢編出來的航空驚悚片,最近除了有一架商業客機在飛行途中發生機身零件脫落外,還在未交付的飛機上發現鑽孔鑽錯地方的駭人事件,還有一名質檢員爆料在一家供應商的作業過程中發現「過多缺陷」的事件。

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要求波音實施50多項安全改革

如果以上這些問題還不夠嚴重的話,2月底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對波音公司的企業文化進行了嚴厲的審查,並要求該公司實施50多項與安全相關的改革。他們給予波音公司90天的時間,去制定一個克服該公司與品質控制相關、根深蒂固存在的問題的計畫。

波音公司已經承認了責任,承諾會放慢其驚人的製造速度,並保證會做得更好。波音公司的首席執行官Dave Calhoun與多位美國參議員進行了會面,各個波音工廠都舉行了長達一天的「停工」活動、停止生產,並集中精力進行品質控制,而波音公司最近一次業績電話會議的主題是安全、品質和信任。但如果要解決所有問題,這家公司就得改變他的企業文化。或者更具體地說,波音公司需要收緊他已經變得過於鬆散的組織文化。

組織文化分成嚴格與鬆散兩種,但也可能發生文化錯配

我們的研究表明,每個組織或其中的內部單元都可以分為嚴密型和鬆散型。在以嚴密文化為特徵的組織中,人員、操作和領導通常會遵循一種通過協調、效率和自律來創造秩序的模式。操作是標準化、正式並且被小心傳承的,員工專注於遵守規則和防止犯錯。這類組織通常呈現出等級森嚴的金字塔形,決策權被集中起來,給頂級領導層指揮和控制。這就創造了一種嚴格規範的環境,在這種環境中,組織的卓越性是通過紀律嚴明的行動來實現的。

與此相反,鬆散型的文化則強調開放性,它們擁抱自由、展現寬容、培養創造力。在這環境中的操作往往不那麼標準化、允許有更多的靈活性、非正式性和實驗性、企業會鼓勵員工去冒險和打破常規。具有鬆散文化的組織通常結構更扁平、更去中心化,領導者會採取合作的方式並挑戰現狀。

這些文化準則並不是隨意形成的。它們會不斷演變以適應其生態系統的需求。那些需要對公眾高度負責,或者一旦出現錯誤和失誤就可能造成災難性後果的行業,往往更加嚴格。貫穿整個系統的嚴格規則和問責制有助於人們在面對威脅時協調一致,而威脅較少且不太嚴重的行業中則可以用更寬鬆一些的做法。

通常情況下,組織會自然而然地與其所在環境要求的鬆緊程度保持一致。但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發生錯位,導致我們所說的文化錯配。它們可能會變得過於嚴密,從而扼殺創新,正如多年前在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發生的狀況一樣,但也可能變得過於寬鬆,導致效率低下或面對巨大風險,就像特斯拉所發生的那樣。

動盪不斷的波音公司需要一場文化轉向

現在的波音公司需要一場文化轉向,雖然該公司的運營環境與其他高風險行業有許多相似之處,但它已經偏離了這種文化規範而變得過於鬆散。原因之一是因為它越來越將利潤置於工程製造之上。

為了要抵免稅收,波音公司將總部從西雅圖搬到芝加哥,這樣高層管理人員和眾多工程師及員工之間相隔了2000多英里。2022年波音又宣佈將總部搬到維吉尼亞州的阿靈頓,這種物理上的分離,阻礙了員工間的有效溝通並限制了監督和執行規則的能力,導致整個公司更難協調一致。

這種缺乏責任感的做法,也波及到了供應商。為了提高利潤,波音公司將大部分的生產外包給了眾多分包商。而這種更廣闊、更分散網路的轉變也同樣助長了組織的鬆散性,增加了監督和執行規則的難度。

波音公司內部的動盪也加劇了其文化的鬆散。在過去20年裡更換了五任CEO,領導層的頻繁更迭使其難以保持嚴格的控制。領導人的不斷更替意味著高層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快速短期的修修補補,而非長期戰略目標上,而2018年獅航墜機事件後的軟體更新就是一個例子。

同樣,嚴密組織文化所特有的、強大社會化的特徵也已經惡化。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的報告發現,公司的流程和培訓「很複雜且持續在變,讓員工感到困惑,特別是在不同的工作地點和員工群體之間」。保持文化的緊密性和堅持核心價值觀可能不會馬上或直接產生利潤,但它是穩健運營所必要的且不容妥協的。

波音公司應該將安全置於利益之上

好消息是,當企業文化出現偏差時,是可以重新調整和校準的。我們建議波音公司採用SECURE模式來在其過於鬆散的文化中引入更多的責任制。這個單字縮寫代表著:設定明確的期望、建立架構、集中決策、通過加強監控來維護監督,以及確保規則得到執行。

波音公司應該要宣傳安全的核心價值,且不僅是在全公司的內部,還要在所有外部合作夥伴中宣傳。從高層領導到車間工人,每個人都必須密切配合以保持嚴密的企業文化。

公司還應該明確規定,對違反安全規範的行為提出質疑的員工將得到獎勵。聯邦航空管理局的報告中,最令人擔憂的部分之一就是發現提出安全關切的員工會遭到報復,這種制裁做法說明了公司安全文化的鬆懈,越來越重視保持沉默和加速生產,而不是安全。

波音公司在應對這些挑戰時,必須重新校準其文化方針。責任感、穩定性以及將安全作為核心價值的承諾,對於重建信任、加強安全措施以及在航空業中保持組織卓越性至關重要。而波音公司目前的做法將不可避免地導致組織和競爭力的衰退。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