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氣候災難須採取多方面戰略 但太過理想的去增長運動不會是其中之一

氣候

本文作者為:Alessio Terzi,劍橋大學及巴黎政治學院講師,歐盟委員會經濟學家,著有《向善的增長:讓人類免於氣候大災難的資本主義重塑》

最近「去增長(degrowth)」這個概念,吸引了眾多關注環境永續性和社會經濟公正問題的學者、活動家和政治家的想像,且他們大多數都來自於富裕國家。歐洲議會在去年五月組織了一次超越增長會議,從那時起,大量的文章記錄了這一個曾經是小眾運動的興起,其中還有一些發表在科學雜誌上,而這個運動就是要呼籲人們放棄以GDP的增長為目標,以此減少能源和材料的使用,並且將經濟活動的重點放在人類福祉上。

去增長是一種非此即彼的戰略

儘管去增長化運動的追隨者們滿懷熱情,但它卻缺乏一個連貫一致的變革理論,因此去增長化運動其實也是個死胡同。儘管運動背後的理念及其部分提議深受人們青睞,比如普及公共服務和綠色工作保障,但其總體目標在政治上是不切實際的。此外,去增長其實是一種非此即彼的戰略,因為它實際上會阻礙氣候政策的推進。

首先,去增長是建立在「制度才是氣候困境的罪魁禍首,而這意味著解決之道就是廢除資本主義」這麼一個理念之上的。在此背景下,倡議者並不認為朝著運動的既定目標漸進式推進是方向正確的行動,比如減少工作時間有針對性地禁止高污染活動;相反的,他們將這些變化解讀為政策制定者為現行制度辯護的一種方式。換句話說,改革就是反對革命的。

去增長就像等待果陀一樣

在國際層面上,去增長運動呼籲積極縮小富裕國家的經濟規模,並向全球南方國家自願轉移資源。儘管有抽象的社會公正考慮,但這在政治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畢竟當可用資源減少時,國家就會變得不那麼慷慨。即使是在發達經濟體不斷擴張的今天,要為去年在杜拜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啟動運作的損失與損害基金提供充足的資金也是困難重重。

在社會層面上,氣候變化引發了集體道德的覺醒。這種想法認為,只要人們充分認識到當前經濟模式造成的損害,他們就會迅速接受一種禁欲的生活方式,放棄食用肉類、乘坐飛機、開大馬力的汽車以及使用其他碳排放高的產品和服務。

儘管去增長的支持者們想像著一個開化的社會,但把賭注押在人類道德的提升上卻是一個糟糕的做法。正如哲學家Emrys Westacott所指出的那樣,包括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和儒教在內的世界上大多數宗教都一直在宣揚簡樸的生活,但看看地球的現狀,我們可以有把握地說,這些要求節制的呼籲對抑制消費幾乎沒有起到作用。期待用一場道德革命來啟動結構性的轉型,就像等待果陀一樣。

小百科:等待果陀是薩繆爾·貝克特創作的一齣荒誕派戲劇,該劇的名稱「等待果陀」從此在國際上成了一個用語,代表無可奈何地等待,漫長而毫無意義、並且最終徒勞無獲。

事實上,當前對氣候行動速度的反彈已經開始愈演愈烈,許多民族主義政黨在即將舉行的選舉中借助人們對綠色生活方式的恐懼來拉票。在這種情況下,只要富人迅速改變想法就能使去增長在政治上可行的這個想法顯得更加不切實際。

去增長運動獲得的重要地位是短暫的

氣候變化和環境政策政治之所以複雜,正是因為需要在人們對生活品質、可負擔能源和經濟安全的直接需求與長期永續之間取得平衡。《紐約時報》專欄作家Ezra Klein雄辯地指出去增長化運動「試圖將政治從政治中剝離出來」,同時「抨擊當前戰略在遭遇政治阻礙時,推進速度不夠快的缺陷,但卻不承認這些阻礙來自於對其自身政治路線的推動。」

我們不應該試圖停止增長,而是必須面向永續發展來重新定義和調整增長模式,這樣才能將持續的消費欲望與做出更環保選擇的必要性統一起來。而科技進步、可再生能源以及循環經濟的轉變,也為我們提供了許多將經濟進步與環境管理結合起來的方法。

去增長運動所面臨的政治障礙不可逾越,而它獲得的重要地位也會因此被證明是短暫的。去增長運動者最多只能促使少數特權階層養成更永續的消費習慣。倘若能獲得成功的話,這個運動可以為減輕氣候變化的影響做出貢獻,儘管它並不大

但正如氣候專家經常提醒我們的那樣,解決全球暖化問題沒有靈丹妙藥。要避免氣候災難就必須採取由多種解決方案組成的多方面戰略,但去增長並不是其中之一。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