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次勞資協商破裂 南韓三星電子工會醞釀首次罷工活動

國際

《韓國先鋒報》與《東亞日報》報導,在僱傭勞動部中央勞動委員會介入仲裁之下,南韓最大上市公司三星電子與工會3月14日協商薪資議題,但最後無法達成協議,宣告破裂,三星工會預計周一(18日)舉行罷工投票,一旦通過,將為三星電子創立以來員工首次罷工。

官方仲裁失敗,三星工會醞釀首次罷工

三星電子周一盤中股價小漲0.41%或300韓元,來到72600韓元,但是今年來下挫8.79%,遜於韓股Kospi指數同期小漲0.48%的表現,更遠不如台積電28.5%的漲幅。

上周四,勞資會議為勞工委員會第3次居中仲裁。此前,該委員會建議,將一次性調解延期,作為管理層提交最終薪資決策計劃的條件。

勞資協商破局,使得2萬多名會員(占三星電子員工的16%組成的三星電子全國工會獲得合法罷工的權利,該工會是這家科技巨頭5個工會中最大的一個,自從去年12月三星首次宣布計畫小幅加薪,該工會人數在短短2個月內就大增一倍。

工會計劃從週一開始就首次罷工舉行贊成或反對投票,但也將在同一天與管理層進行最後一輪談判,試圖達成協議。

上個月,工會與資方就今年加薪問題舉行第6輪談判,但由於雙方未能縮小差距,談判破裂,工會隨後將糾紛提交給中央勞動委員會仲裁。

年輕員工湧入工會抗議「令人失望」的薪資

2022年和2023年薪資談判破裂時,工會員工也曾向聲請中央勞動委員會出面調解勞資爭議,最終獲得罷工權,但沒有通過罷工提議。

但是三星電子員工這次可能首次罷工,因為薪資要求差距太大。韓媒報導,晶片部門連續第4個季度虧損的三星電子勞資委員會開出加薪5.74%,工會要求加薪8.1%,而該公司只願基本工資調高2.5%,作為回應。

鑒於三星只願意加薪2.5%,使得三星電子的年輕員工湧入工會抗議「令人失望」的薪資。由於許多人對低於預期的薪資和獎金感到不滿,三星電子員工加入工會的人數(尤其是晶片部門20多歲和30多歲的員工)登上歷史新高。

三星今年宣布,半導體部門的基本薪資只提高2.9%,並且不再對員工發放年終獎金,這引發員工的憤怒,導致新加入三星電子全國工會的員工急劇增加,該工會成立於2021年,要求加薪6.5%。

工會發言人表示:「設備解決方案(DS)部門的員工最近集體報名加入工會,因為他們對自己空手而歸、沒有獎金的事實感到震驚。」他指的DS部門涵蓋生產設備與系統的業務、記憶體、晶圓代工製造業務。

去年三星員工平均薪酬大減11%

2023年,三星電子的員工平均全年薪酬大減11%,至1.2億韓元(約91,000美元或287萬元台幣),主要是由於整體業績疲軟。

三星員工的薪酬(薪資+獎金)倒退嚕,與電子設備和半導體市場低迷密切相關,導致三星去年營業利益跌至15年來最低水準。

管理層和工會提出的薪酬差距仍然很大。此外,員工也不滿領不到年終獎金,年終獎金方案又稱為「整體績效激勵獎金」,根據員工所在部門達到目標營業利益的程度,最高可能發放50%的員工年薪作為獎勵獎金。

展望明年,三星將2024年的營業利益設定為29兆韓元,作為發放50%獎金的門檻,對許多員工來說,29兆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目標,因為2023年營業利益只有6.6兆韓元,創下為2008年以來的15年最低水準,低於市場預期的7.5兆韓元。

位於京畿道華城的三星半導體研究中心的一位30歲出頭研究員表示:「我在查看三星最新公告後加入工會,公司公告,除非DS部門的獲利超過一定水平,否則不會有任何激勵措施。」

30多歲年輕員工在三星工會占比最大

與研究人員一樣,30多歲的年輕員工在工會成員當中所佔比例最大,因為他們往往更為直言不諱向公司提出自己的要求。

這一轉變讓南韓最大企業三星電子陷入提心吊膽的境地,因為它要應對變化萬千的勞動職場文化。

與現代汽車等其他製造商相比,過去三星的工會較為弱勢,但支持勞工的法規上路,以及年輕員工踴躍加入,增強三星電子工會員工的地位。

這位半導體研究人員表示,「儘管並非所有三星員工都成為工會成員,但是員工當中已經出現了一些鼓勵工會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