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率10年來沒減少》有人擁百萬手錶也有百萬人當農民 印度政府選擇性公布數據無視貧困 

國際

本文作者為:Ashoka Mody,普林斯頓大學客座教授,曾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任職。著有 破碎的印度:從獨立到今天一直遭到背叛的民族(2023年,斯坦福大學出版社)。

充滿智慧的已故經濟學家,同時也是我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首任老闆邁克爾·穆薩曾告訴我,每項統計資料都必須禁得起「嗅覺測試」。最近,印度當局公佈了10多年來的首次消費調查結果時,我想起了這項明智的建議,這些資料散發出臭氣。

經濟學家長期以來都誇大了印度的GDP

經濟學家長期以來一直認為印度官方的GDP資料誇大了印度的增長趨勢。在2023年9月的G20峰會前,印度國家統計局發佈了一份尤其厚顏無恥的高估統計。印度每10年進行一次人口普查,而最後一次可以追溯到2011年,那次一份凸顯出人民長期營養不良及貧血的數據導致調查負責人被解職

2012年最後一次進行的綜合消費支出調查顯示,約有22%的民眾生活貧困。印度政府作廢了 2018年的一項調查結果,因為這份報告洩露出來的資料中顯示貧困率有所上升。不出所料,新公佈的部分消費資料引發了巨大的轟動。印度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行董事Surjit Bhalla和經濟學家Karan Bhasin在得到布魯金斯學會首肯的情況下,迫不及待地宣佈印度已經「消除了」極端貧困。

儘管像這樣濫用統計資料,會令精英迴響室對印度的炒作更加放大,但印度的貧困現象卻依然根深蒂固,而且,隨著窮人的收入遭到通脹侵蝕,貧困的民眾似乎呈現增加之勢。

小百科:精英迴響室(elite echo chambers),精英或權勢人士聚集在一起,彼此之間的想法和觀點相互強化和重複,而不容易接受外界不同的觀點或挑戰。其中成員傾向於與自己相似的人交往,從而造成了一種信息和觀點的封閉循環,而不是真正的多元對話。

僅有每天無力承擔1.9美元開銷的人才被歸類為「極端貧困」

因為要確定貧困閾值,因此衡量貧困是一項複雜的任務。最初,世界銀行在1990年曾將國際貧困線訂在每天一美元,2011年納入通脹因素,又將該數字提升到1.9美元。僅有那些每天無力承擔1.9美元開銷的人才被歸類為「極端貧困」。

但對印度而言,1.9美元的消費幾乎沒辦法維持生計。正如經濟學家陳少華和馬丁·拉瓦雷指出的那樣,該數字幾乎滿足不了其他任何需求,僅允許最低限度的食物消費。按照貧困問題專家S. Subramanian 在2012年的說法,按購買力平價(PPP)計算 ,1.9美元僅相當於每天30盧比,勉強夠吃上每天兩頓最基本的餐食

在分析最近發佈的消費支出數據時,Bhalla和Bhasin似乎已經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報告的購買力平價資料22.9盧比兌1美元,將1.9美元的閾值換算為盧比。因此,他們的分析僅將那些每天花不起45盧比的民眾劃歸到窮人之列。

政府一廂情願地無視貧困,印度的貧困率與2012年相同

這樣的做法就是政府在一廂情願地無視貧困。就像政府新聞稿所表明的那樣,假設年平均通脹率為6%,2012年售價曾為30盧比的商品,現在售價至少為58盧比。此外,低收入家庭還不得不面臨可怕的通脹不平等,因為他們所購買的商品種類、行動能力受限,以及無法批量採購等因素,導致其只能聽命於地方壟斷勢力,承受高於平均水準的通脹率

令人遺憾的是,印度當局並未提供按家庭收入分類的通脹數據。如果底層印度家庭的年通脹率為8.5%,那麼,他們每天需要約80盧比才能滿足基本所需。在那樣的情況下,印度的貧困率基本在22%左右,該資料與2012年基本相同。

把標準提高一點,就能凸顯出嚴峻的現實。2014年,由印度儲備銀行前行長Chakravarthi Rangarajan所領導的委員會得出結論,印度農村地區的貧困線為每天33盧比,而該資料接近世界銀行的貧困線。在城市的居民則每天需要至少47盧比才能支付通勤和住房開支。Subramanian強調,城市貧困線處於嚴重被低估的狀態。他估計,每天要花費88盧比才能避免嚴重貧困。

採用合理的當前通脹率去調整Rangarajan和Subramanian的估計資料,可以得出了一個嚴峻的結論:城市貧困率在40~60%之間,也就是說,30~40%的印度民眾正陷於貧困。鑒於教育、交通、住房成本以及自付醫療費用的急劇增長,這很可能還是保守的估計。許多父母被迫在食物和子女教育間做出選擇,這也難怪政府不得不向60%的民眾配給免費的補充糧食

有錢人帶百萬美元的手錶,卻有數百萬人重返農業崗位

可能仍在不斷攀升的高貧困率可以部分歸咎於導致86%印度貨幣失效的2016年貨幣廢除運動以及2017年商品及服務稅的隨意實施,上述兩項措施均嚴重衝擊了印度的弱勢群體。

新冠疫情又一次造成了沉重打擊,導致數百萬印度勞工重返低生產率的農業崗位。今天,由於非農工作的機遇稀缺,以務農為生的印度民眾比2018增加了7000萬 ,甚至非農就業多數局限在建築、街頭販賣、安全和家政等經濟和身體狀況均缺乏穩定性的工作。

鑒於數百萬印度人所面臨的巨大困難,選舉前公佈的部分消費數據引發了外界的懷疑。Bhalla和Bhasin宣告貧困已被終結,幾乎可以說是出於惡意。此外,他們宣稱消費不平等大幅下降的說法也非常滑稽,因為富有的印度人不會向政府調查人員報告他們價值400美元的名牌運動鞋、蘭博基尼跑車或者奢華派對。

印度有著驚人的貧富差距。以大亨穆克什·安巴尼之子價值1.2億美元的婚前慶祝活動為例,他兒子帶著一塊價值100萬美元的手錶,而一位超級明星則拿到了600萬美元的出場費,印度航空管理局甚至臨時清理出附近一座機場,迎接坐著飛機抵達的國際名人前來參加聚會。

與此同時,由於缺乏全面的消費及通脹數據,導致印度的實際貧困狀況無法準確被外界所知。可悲的是,政府戰略性公佈的資料和精心挑選的分析都繼續散發出難聞的臭味。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