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進移民不是零和遊戲 管理得當就能使移民和美國公民都受益

國際

本文作者為:Nancy Qian,西北大學經濟學教授,西北大學全球貧困研究實驗室聯合主任,中國經濟研究實驗室創始主任。

移民問題成為今年總統大選中選民們所關注的主要問題之一,這件事最近越來越明顯了。自從拜登2021年上任總統以來,已經有620多萬非法移民者企圖從墨西哥越境,同時也有超過200萬人被許可留在美國,並等待美國移民聽證會。

相比前幾年,上述非法移民的顯著成長已經成為爭議的主要來源。儘管反對拜登的人令人懷疑聲稱移民正在推高犯罪率,並奪走美國人的就業崗位,但也有些民主黨人正在呼籲將非法越境徹底除罪化。前者指責後者破壞國家安全,而除罪化的宣導者則指責移民強硬派是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可以說美國民眾比自內戰以來的任何時刻都更分裂,美國政客在極其複雜的問題上煽動恐懼和憤怒,從而加劇了國內政治兩極分化的趨勢。

移民犯罪率其實比美國公民低

對美國民眾而言有一個好消息,就是移民的真相遠遠沒有政客及媒體人希望你相信的那樣可怕。首先,移民其實遠沒有美國公民那樣容易犯罪,在美國非法移民遭到監禁的比例遠比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還要低。在德克薩斯州,2018年非法移民被定罪的可能性比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低45%,而合法移民的犯罪和監禁率甚至更低。

共和黨人經常指出,2021年美國司法部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1998~2018年間,聯邦政府對非美國公民的逮捕增加了234% ,而美國公民則僅增加10%。但上述的逮捕完全是與移民相關的犯罪,如果扣除相關部分,非公民的逮捕率僅增加5.1%。也就是說,當涉及美國人同樣有可能被捕的盜竊或襲擊等罪行時,移民逮捕率的增幅比美國公民要低。

但辯論的對立觀點也並非無懈可擊。希望加強邊境安全並不一定代表仇外或者偏執。每個國家都有控制誰能進入其領土的合法權益,就像每個家庭都有權決定要迎接什麼樣的客人,你不用取下門鎖也可以張開雙臂歡迎你的鄰居,這是一種常識。

歡迎移民,好處多多

移民並不一定涉及黨派問題。在拜登擔任副總統時期的歐巴馬總統任內,美國曾驅逐530多萬位移民,相當於每屆任期內有265萬人左右,超過川普在其任期內所驅逐的200萬人。

移民和本地人的經濟關係也並不像許多人想像的那樣僅僅是「零和遊戲」。儘管移民確實有與部份的美國人競爭工作崗位,但他們所帶來的利益仍遠遠大於損失。而利益之一就是溫和通脹,因為在美國,每兩名求職者就對應著三個職缺,美國迫切的需要更多移民勞動力。建築業、農業和服務業等行業都是高度依賴移民的職業,當上述崗位人手短缺時,餐館和其他小企業的服務人數減少、房屋建築量也同時降低,這樣的結果就會造成美國物價上漲,以及美國相較於中國等其他經濟體的競爭力降低。

經濟學家通常認為,開放移民不僅提高了整體機會、降低商品價格,還會提高工資。畢竟如果一家美國工廠無法以具有全球競爭力的薪酬招到勞動者,它就會倒閉或搬遷到墨西哥、中國等勞動力更為廉價的地區。低薪的移民勞動者不僅有助於將企業留在美國,還意味著將會有更多勞動者會支付住房、食品、醫療保健和消費品開支,從而創造出更多的就業崗位,並提高其他美國勞動者的工資。

開放移民成為美國經濟保持活力的關鍵要素

美國對移民勞動力的需求只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加,而這種狀況歸根結底是源於人口。2008年美國生育率降至每名育齡婦女2.1胎的替代水準以下,該資料過去10年來一直在穩步下降,並於2021年達到1.7胎。出生人口的減少意味著未來只會有更少的勞動力,而且越來越少的勞動人口將不得不支撐數量越來越多的退休群體。

低生育率導致經濟停滯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日本生育率在20世紀70年代降到替代水準以下,而日本的GDP 和平均收入則在1990年代中期停止成長,至少有部分原因是因為該國始終反對移民。中國目前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低生育率已經長期成為該國成長所面臨的最嚴峻挑戰之一。

小百科:替代水準,指人口總數長期維持不增不減之替換水準。

美國一直都是一個例外,恰恰因為對移民持開放態度,才能使美國在生育率降低的情況下仍然保持成長強勁,來自國外穩定的移民潮成為美國經濟保持活力的關鍵要素。移民帶來了健康、年輕、充滿渴求的基本勞動力,如果管理得當就能使移民和土生土長的美國公民都從中受益。

但正確的管理需要深思熟慮的循證探討,而非歇斯底里。當冷靜的頭腦佔據上風,才有可能在維護邊境安全和支持移民進入行業勞動的同時,最大限度的提升移民所帶來的利益。如果美國政客真要為美國民眾的利益服務,他們就應放棄過激的言論,開始在工作中腳踏實地。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