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南方再生資源豐富 但資金才是實現氣候目標的關鍵因素

氣候

本文作者為:Omar Andrés Camacho,哥倫比亞礦產和能源部長。 Soipan Tuya,肯亞環境、氣候變化和林業部內閣秘書。

上個月,國際能源署在巴黎舉行了部長級會議,而剛剛加入G20的非洲聯盟則在阿迪斯阿貝巴舉行了年度峰會。這兩個論壇都讓大家認識到,兌現去年12月在迪拜第28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所作的承諾是迫切需要的,其中最重要的是到2030年將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增加兩倍,但是未來的挑戰是巨大的。

第28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定義了許多對2050年淨零排放至關重要的行動。除了大幅提高可再生能源的發電能力外,這些行動還包括2030年將能效提高一倍、逐步減少化石燃料的「無節制」使用,以及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支援,以協助其擴大能源供應管道和推動經濟發展。

非洲和拉丁美洲再生資源豐富

非洲和拉丁美洲在實現世界淨零排放的目標中都可以發揮核心作用。因為這兩個洲都擁有豐富的太陽能、風能、水能和地熱資源,因此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潛力巨大,還可以借助這些優勢在減少碳排放、提高能源普及率和刺激可持續經濟增長方面取得快速進展。

哥倫比亞和肯亞已經在向更清潔的能源組合邁進。雖然哥倫比亞擁有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但水力發電占其發電量的近70%。政府也承諾到2030年,會進一步提高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結構中的比例。通過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和地熱能,哥倫比亞會實現可再生能源組合的多樣化,進一步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哥倫比亞同時也在採取實際行動加速淘汰化石燃料。哥倫比亞政府最近宣佈禁止發放新的石油和天然氣勘探許可證,並表示有意解決化石燃料開採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這些措施不僅將遏制碳排放,還將有助於保護該國脆弱的生態系統和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而肯亞則正在成為非洲可再生能源領域的成功典範。借助境內豐富的地熱、風能、太陽能和水電資源,肯亞將可再生能源在其發電量中所占的比例提高到了94%。肯亞的地熱行業取得了顯著增長,使其成為非洲領先的地熱發電生產國,而如今它正在幫助衣索比亞和吉布地兩個鄰國開發利用本地的地熱資源。

肯亞之所以能在這方面取得進步,是因為政府制定了多項扶持政策,來為私人投資創造有利環境。政府高瞻遠矚的做法不僅擴大了民眾的能源供應,還創造了就業機會和地方產業,從而推動了經濟發展並為跨國合作創造了機會。肯亞是非洲可再生能源加速合作夥伴關係(Accelerated Partnerships for Renewables in Africa)的創始成員,該倡議是為了要促進非洲國家的能源轉型,並得到了丹麥、德國和阿聯酋三國的支持。

資金是實現願景的關鍵,非洲的低投資是一重大挑戰

哥倫比亞和肯亞所取得的成就應該被重點宣揚,以激勵和指導其他國家進行清潔能源轉型,比如那些擁有化石燃料資源的國家,就必須在限制石油和天然氣開採方面以哥倫比亞為榜樣。

但哥倫比亞和肯亞不僅僅是被動的接受其他國家仿效的範例,更是積極的全球領導者。如果說兩國在清潔能源方面的轉型還未充分展現其承諾的話,那麼它們最近決定加入由各國政府和合作夥伴組成的、致力於推動淘汰化石燃料的超越石油和天然氣聯盟(Beyond Oil & Gas Alliance)就應該能驗證這一點。

儘管如此,資金仍是全世界實現清潔能源宏大願景的關鍵,非洲的低投資則是一項重大挑戰。彭博NEF研究組織最近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2021年投入到可再生能源項目的4340億美元中僅有0.6%(26億美元)流向了非洲國家。

除了富裕國家的直接資金支援外,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各多邊開發銀行在內的全球金融體系也亟需改革,以變得更加公平、高效。只有如此,這一體系才能提供足夠的融資去滿足發展中經濟體日益增長的需求,同時減輕發展中經濟體債務負擔的協調行動也至關重要。

全球南方國家在第28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展示了團結與合作的決心。通過分享知識和最佳實踐,發展中經濟體可以大大加快自身的清潔能源轉型。但如果世界要成功地應對氣候變化並保護集體的未來,就必須採取大膽行動,以確保發展中經濟體的債務可持續性。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