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選舉年》美國選舉影響全球 從現在開始將面臨的三階段挑戰

美國政治

本文作者為:Richard Haass,是外交關係委員會名譽主席,Centerview Partners的高級顧問,著有《義務法案:好公民的十個習慣》(Penguin Press, 2023),主持每週通訊Home & Away

今年全球範圍內將會有60多個國家進行選舉,但其中影響最大的一定是11月的美國選舉了。畢竟考慮到美國的經濟、軍事及外交方面的能力及影響力,美國發生的事情都會產生巨大的影響。歐洲與印太地區的安全都依賴於美國,且四分之三個世紀以來,他們也沒有理由懷疑美國。

此外,與美國歷史上大多數的總統選舉不同的是,在這次選舉中,兩位可能的主要政黨候選人間的差異遠遠超過了相似之處。同樣的情況也適用於哪個政黨將控制參議院和眾議院的問題。

然而,讓美國與世界在這一年變得如此不安的原因是,美國民主正面臨著多重障礙的現實。事實上,不久的將來將由三個不同的階段組成,而每個階段都有自己的挑戰與危險。

到選舉前,眾議院不會通過任何重要法案

目前第一階段已經開始了,且會一直延續到11月5日選舉當天。這階段的問題顯而易見,由於政治比政策優先,在這階段要頒布重要立法幾乎是不可能的。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已經被暫緩,因為由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在該黨推出的總統候選人川普的帶領下拒絕批准該筆援助費用,也因此,歐洲這兩年間成功抵抗俄羅斯侵略的努力正在面臨風險。

眾議員的共和黨人也拒絕通過改善美國南部邊境安全的立法,因為川普顯然認為移民的湧入會削弱民眾對拜登的支持。這種政治動態可能使美國無法維持、更不用說擴大對美國經濟貢獻良多的移民政策。

政權的和平交接不再是理所當然

第二階段的挑戰將在選舉日後出現,代表著美國體系的政權和平交接將不再被視為理所當然。選舉與就職典禮間的75天,很可能成為一年中最危險的最危險的階段,2021年1月6日的國會山莊暴動事件就發生在此階段。

首先,在州級和國家級進行準確計算和驗證選票是必要的。正如多數人所知,美國總統不是由全國普選選出來的,除了緬因州及內布拉斯加州外,剩下的州會計算該州的選票,獲得最多選票的人,將獲得該州的所有選舉人票。一個州選舉人票的多寡,相當於該州國會代表團的規模。例如,人口最多的加州就有54張選舉人票,而6個人口較少的州,以及哥倫比亞特區則才各有3張選舉人票。最終,候選人必須獲得270票選舉人票才能獲勝。

不過,正如2020年那樣,選舉結果可能會受到挑戰。2022年底通過並由拜登簽署的立法可能會使這更加困難,但並非不可能發生。這些挑戰將由現任副總統卡馬拉·哈里斯可能在 2025 年 1 月 6 日主持的國會聯席會議上審議。

除了上述問題,還存在著發生政治暴力的可能性,結果很可能將由少數州的數萬張選票決定。勢均力敵且有爭議的結果很可能會導致內亂,特別是如果這一過程導致拜登連任而川普落敗的話。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一個因為選舉結果而分心和分裂的國家,將缺乏在世界範圍內採取行動的焦點和團結。美國的對手可能會試圖利用這一點施加壓力來實現長期追求的目標。

川普當選全球都會面臨新挑戰

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挑戰將從2025年1月20 日的就職日開始。如果拜登再次當選,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川普的支持者是否接受他的勝利,以及哪個政黨控制參議院和眾議院。人們可以想像一個幾乎沒有變化的場景,那就是共和黨的國會議員拒絕跨黨派界線努力通過民眾所需要的法案。

而如果是川普重新當選總統,美國和世界將面臨另一種考驗。川普對美國加入北約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甚至鼓勵俄羅斯攻擊那些國防開支不足的北約成員國。他威脅要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 60%的關稅,同時,根據報導質疑,在美國是否應該保護台灣免受中國的侵略的議題上,川普繼續表現出對獨裁者的偏好和對美國民主盟友的蔑視。

是的,美國是有製衡制度,但總統在僱用和解僱人員以及製定政策議程方面享有很大的自由度,特別是,如果該位總統所在的政黨控制住國會兩院的話。如果共和黨獲得行政和立法部門的控制權,二戰後的國際秩序和美國民主本身都有可能面臨巨大的壓力。

只有美國人可以在 11 月投票,但全球卻都會被影響,結果,美國人的危險之年很可能成為每個人的危險之年。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由《信傳媒》林伶潔翻譯並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