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理人人說怎麼做?稻盛和夫快速重振日航的關鍵

書摘

編按:作者大田嘉仁是京瓷創辦人、日航前董事長稻盛和夫最信得過的副手。30年來,他長期擔任稻盛和夫的祕書,被稱為是「親信中的親信」。他近身耳聞、目睹稻盛和夫形形色色的風采和觀念,並且儘量一字不漏的記在筆記本上,試著活用在自己的人生中。

「身而為人,遵守約定是合理的行為。不過各位做到了嗎?」

這不是出自稻盛先生之口,而是我對日本航空幹部所說的話。

日本航空內部彼此充滿不信任

當初,重振日本航空的現場極為混亂,混亂到我必須對幹部反應這麼強烈。

如前面所言,2010年,當日本航空破產,稻盛先生受託重振之際,我以董事長助理的身分成為日本航空的一員,主要負責日本航空的意識改革。

不過,話雖如此,但我也和稻盛先生一樣,在航空業完全是個門外漢。要推動意識改革,就必須先知道日本航空的實際狀況。所以我儘量走訪現場,聽取意見。結果就是,我逐漸了解日本航空面臨的現實。

當時,日本航空內部彼此充滿不信任,其程度非同小可。幹部懷疑員工的熱情,員工懷疑幹部的經營能力,每個部門都懷疑其他部門的誠意。無法指望這樣的公司會有互助和活力。換句話說,其實日本航空內部就連在瀕臨破產危機時也在互扯後腿,遑論團結一致努力改善經營狀況。

不過,聽取意見到最後,我也知道日本航空優秀且認真的人才眾多,所以當初才對實情納悶得不得了。明明聚集了這麼多優秀的人才,拚命工作,卻幾乎感覺不到組織該有的一體感──這不正是日本航空破產的遠因嗎?我逐漸這樣認為。

身而為人,何謂正確

當時日本航空欠缺的決定性要素,就是「哲學」。

要以『身而為人,何謂正確』來判斷。」這句話是稻盛先生知名的人生哲學。稻盛先生常常會說這句話。

在日本航空上任約一個月後,稻盛先生就在幹部雲集的會議開場說出這句話。記得當時的談話內容大概是:

「要以『身而為人,何謂正確』來判斷。這樣一來就不會錯了。」

我了解這句話的「哲學」,自然是一邊點頭一邊聽。

不過,這時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有位日本航空的幹部竟然針對這句話反駁稻盛先生。

稻盛董事長,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們日本航空也常以正確的認知來判斷啊。」

老實說,當時我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我心裡很訝異,經營到公司破產的幹部會說出這句話。

不過,現在想想,或許也無可厚非。那位幹部當時還不了解稻盛先生的「哲學」,想必是沒有想得太深,就對稻盛先生的話囫圇吞棗了。

「稻盛董事長是在懷疑我們日本航空以不正確的認知來判斷嗎?」

對稻盛先生說出讓人搞不清是在諷刺還是挖苦的發言,我再次懷疑起自己的耳朵。

對新任董事長這樣說話不是很失禮嗎?老實說,真讓人感到不快。

而且讓人感到不快的還不只這個。或許是對於稻盛先生這個航空業門外漢的反彈還很強烈,日本航空的幹部當中聽了這段發言就點頭的人還不少。

稻盛先生沉默不語,像是在思考什麼的樣子。但是,我這個新任的董事長助理可不能悶不吭聲。

等我回過神來,已經對那位日本航空的幹部說出開頭的那句話了。

「身而為人遵守約定是正確的,不過各位做到了嗎?」

日本航空的幹部全都以莫名其妙的表情看著我。

我繼續說:「日本航空的各位沒有遵守經營計畫的約定吧?身而為人沒能做正確的事,沒能遵守約定,所以日本航空才會破產吧?」

日本航空的幹部各個都沉默的低下頭。

難堪至極的沉默支配了整間會議室。不過,現在想想,那也是無可厚非。

不要以誰說的正確來判斷。

在難堪的沉默之後,稻盛先生用沉穩的聲音說出這句話。

日本航空的幹部靜靜傾聽,剛才為止的反抗態度不見蹤影。

稻盛先生沉穩的繼續說:「不能因為自認為正確,就判斷這是正確的。問題不在於誰正確,而是任誰看了都正確。這才是身而為人的正確。」

「就像兩個人正在討論。自己主張自己正確;對方站在對方立場,也主張自己正確。這樣就不會得出真正正確的結果。」

「問題不在於自己正確還是對方正確,而是必須不斷思考何謂正確。必須思考普遍的正確,任誰看了都認為正確。照理說,一定會出現答案。」說到這裡,稻盛先生頓時沉默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