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長是韓國瑜不是王金平 柯建銘面臨從政以來最難熬的夏天

政治人物

5月8日凌晨一時許,民進黨立法院總召柯建銘在臉書發了一篇長文,標題是「媒體專訪,又遇風雨故人來」,這是他7日失言「老天有眼發生大地震」發道歉文之後的首篇臉書文。

這篇貼文中,他提到接受了電視台專訪,談「蔡總統執政八年三大改革與衝突」,訪談結束時民主前輩尤清來訪,讓他回想起20年前與尤清共赴憲法法庭,頓時感到「風雨故人來」,同時也提到民進黨從1986年到2016年,過去30年來表決從未贏過,也沒氣餒過,顯然經過近2天的沈澱,柯建銘的心情已有緩和了下來。

歷經新屆國會第一會期的波瀾起伏,即便是身經百戰的柯建銘,似乎也在緊繃的國會戰場中按奈不住情緒,過去他並不常在社群媒體發文,但新會期以來,臉書發文成為常態,7日一席「老天有眼發生大地震」的發言馬上掀起朝野一陣撻伐,雖然他立即坦承失言並三度致歉,但在野陣營撿到槍一陣痛打當然是免不了。

民進黨團祭「天天甲動」仍連吞16敗

從1月總統大選結果出爐以來,伴隨新國會在2月開議,即便立法院三黨不過半的新型態,民進黨內部已經心裡有底,且從一開始就繃緊神經應對,但表決的挫折還是很殘酷,包括從立法院正副院長選舉到食安專報,又從國會改革吵到電價凍漲,為應對一連串的議題戰場,柯建銘祭出「天天甲動」招數,以全副武裝的姿態應對來勢洶洶的在野黨。

然而,不只是在電價凍漲等一系院會表決中落敗,在國會改革等議題上,處於劣勢的民進黨團也只能不斷地在委員會中被藍白阻撓,民進黨似乎除了高呼「毀憲亂政」、「多數暴力」、「要討論」,並批評民眾黨黃國昌沒有作為,以及民眾黨沒用的8席以外,似乎還找不到更好地做法。連吞表決16敗,綠營的票還越投越少,這或許是承受極大壓力的柯建銘7日當天脫口失言的主因。

柯建銘時常說,朝小野大的經驗民進黨不是沒遇過,他今天的臉書文也再度提到,民進黨從1986到2016共30年時間,院會表決千百次從未贏過,程序委員會被擋下數萬次,但是他的手還是舉的直又有力,民進黨從未氣餒,越戰越勇。

時空背景不同,國會龍頭是韓國瑜不是王金平

柯總召越戰越勇的鬥志從來沒有人懷疑過,但老謀深算如柯總召恐怕也不得不承認,同樣是朝小野大,但現在的立法院跟過去不一樣了。

過去扁政府時期的朝小野大,立法院院長叫王金平。王金平從1999年到2016年1月擔任立法院院長長達17年,在王金平擔任國會龍頭的時代,民進黨團就算在立院是少數,但憑藉柯王兩人的交情,立法院的「王柯體制」、「兩位喬王」攜手,讓民進黨在關鍵法案上還是屢屢有所斬獲。

甚至在馬政府時期2013年馬王政爭一役,國民黨的國會議長王金平還跟民進黨的總召柯建銘「聯合作戰」,兩人就像一對翅膀的左右兩翼,不只一同拉下當時的法務部長曾勇夫,還讓檢察總長黃世銘吃了洩密罪。

如今民進黨貴為執政黨,雖然局面跟扁政府時代的「朝小野大」有點類似,但最近的幾次表決甚至是關鍵政治性法案,柯總召卻是連一次也「喬」不贏,這其中最大的差別就在於,現在的立法院院長雖然也是國民黨,但已經從王金平換成了韓國瑜。

韓國瑜拿捏「尺度」後最近態度趨嚴

新會期一開始,韓國瑜可能還在拿捏院長「尺度」「試水溫」,在朝野協商中對喜歡插話的柯總召態度還算客氣,不過近期的朝野協商可以明顯感受到韓國瑜態度的轉變。

尤其最近關於凍漲電價那一次朝野協商,韓國瑜多次要與會者,針對議事發言,甚至要黨團三長以外的委員離開現場,這鐵定讓之前在立法院呼風喚雨,走立院就像是「走灶腳」的柯建銘心裡不是滋味。

韓國瑜過去曾經擔任過立委,跟柯建銘也算熟識,不過那種熟識完全比不上過去王柯之間的絕佳默契,柯建銘與韓國瑜兩人之間或許沒有甚麼固怨,但在民進黨的長期緊盯之下,「議事中立」的枷鎖不只套住韓國瑜,其實也套住了柯建銘。

換句話說,只要新任院長韓國瑜真的如民進黨團所呼籲的那樣,在任何朝野衝突中秉持「議事中立」,好好做一位曾被戲稱的「拿著議事槌的吉祥物」,民進黨團在人數劣勢下就無法討到任何好處。

不能抗爭!51席說多不多、說少不少

2008年民進黨最艱難的時期,不僅丟掉政權,立法院還僅剩下27席,當時身為在野黨,立院又是少數,民進黨團也很擅長運用暴力抗爭的方式杯葛議事,馬英九的8年執政期間,霸佔主席台導致院會無法順利舉行的次數就多達上百次,少數的民進黨團就是靠著癱瘓立法院的方式來阻止藍營推動的法案訴諸程序表決。

在馬英九的第二任期,雖然民進黨團增加到40席,但對比國民黨團當時過半數的64席,情況依然比現在嚴峻,但2014年以「反服貿」與太陽花運動等場內場外的抗爭手段就接連不斷,居於少數的綠營仍在某種意義把持了議事的主導權。

然而,杯葛議事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行政權寸步難行,但如今的執政黨就是民進黨自身,所謂當家不鬧事,如果為了對抗國民黨團而採用暴力杯葛,反倒對執政的民進黨不利,面對自己的政黨從在野走向執政,柯建銘恐怕也很難出招。

再加之,民進黨雖是少數黨,但51席說多不多,說少卻也不少,對比最艱難的第7屆立法院的27席,還是多了近一倍,這讓許多法案總是「功虧一簣」,帶來更強烈的挫折感。

有綠營國會助理無奈且感到挫折

很多事情都是比較出來的,2016到2024蔡英文執政這八年,民進黨在國會處於絕對多數,幾乎完全碾壓在野黨,立委們已經很久不知道什麼叫做「表決輸的滋味」。面對如今的情況,有綠營國會助理無奈地坦言,雖然這樣的結果可以預期,但不免還是會感到挫折,許多法案其實考量了許久,卻以這種方式被打掉自然會有點沮喪。

有助理私下坦言,新國會開議後,心情的落差還是很大的,以前有許多想要實現的理想,都可以在朝野達成共識後落實為法令,但現在卻必須將更多的心思放在攻防上。只是,助理們也不認為如今黨團能有更好的做法,「現在看起來就是妥協也妥協無門,對方沒有談的意思」。

不過也有資深助理認為,除了法案以外,其實立委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從選民服務到政策協調,還有許多人道、人權相關的事情可以付出努力,在法案一項上遭到挫折不會讓他們磨去理念,「今日的種種不愉快,都是明日的養分」。

三黨不過半,民進黨還沒摸索到勝利方程式

不過,也有傳言認為有一些民進黨立委對如今的黨團策略,乃至於柯建銘提出的「天天甲動」感到不滿,畢竟針對程序問題去表決,有人認為意義不大,甚至區域立委也有選區要照顧,如果一直把立委綁在院會,白白浪費時間也是不太合理的選擇。

有立委私下坦承,確實有這樣的想法,但這不應該被理解為黨團內部對總召的不滿,大家其實都能諒解如今的策略。畢竟在過去民進黨全面執政時,就有部分有想法的立委對於表決是相當不屑一顧的,甚至會直接對柯建銘的決策表達意見,但這個會期以來,雖然多少有點怨言,但頂多只會問一句「需要在院會等到甚麼時候啊」。

有資深國會助理也強調,如今的困局不是柯建銘總召造成的,無論在野黨如何打擊柯總召,相信黨團內還是會理解多於不認同,包括這次的失言風波,人在氣頭上說出的不恰當的話語。畢竟從危機處理的角度,柯建銘在高度壓力之下,以他的高度可以在第一時間就出面坦承並三度致歉,這是相當需要勇氣的,只是賴清德政府520就要上台,三黨不過半的立法院,民進黨還沒找到勝利方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