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連任後出第一招!換掉多年親信蕭依古 找經濟學者當國防部長

烏俄戰爭

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再度連任後,昨天決定要任命新的國防部長,他的人選更是一位經濟學家;這是烏俄戰爭開打以來普丁首次改組國安團隊,可見他期望接下來的戰爭能走在經濟穩定的軌道上。

普丁宣布連任後竟換掉防長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俄國總統普丁昨天決定讓他少數的密友、擔任國防部長近12年、主導烏俄戰爭的蕭依古(Sergei Shoigu)轉任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長;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是一個直屬於總統的機構,為總統決定國安事務的方針。雖然此職位權力不大,但在國安事務上和總統非常密切,也可見普丁想維持安定的小圈圈。

另外,蕭依古接替的是普丁在俄國情報機構KGB服役時的同事帕特魯舍夫(Nikolai Patrushev),他是擁有KGB背景的強硬派人物,長期以來被歸類在普丁親信圈,目前尚不清楚他的新職位,但克里姆林宮表示即將公布。

而接替蕭依古防長職位的是經濟學家、前第一副總理貝洛索夫(Andrei R. Belousov)。

經濟專長文官領導國防部?

65歲的貝洛索夫畢業於國立莫斯科大學(Moscow State University)經濟系,自2020年以來一直擔任副總理,長期被公認是普丁最信任的經濟顧問之一。他自2000年被任命總理顧問後,在俄國政府陸續擔任政經重要職位至今,外界普遍認爲他與普丁關係緊密。

曾擔任過經濟部長和克里姆林宮經濟顧問的貝洛索夫,普遍被歸類在俄國的「經濟組」;也就是目前協助俄國政府因應西方制裁,祭出奇策成功穩定國家經濟的一派內政文官。相比之下,俄國「國安組」的一派軍事武官在戰爭初期下錯戰略並失敗後,備受譴責。

沒服過兵役的貝洛索夫一直都是任職「文官」要角。(圖片來源/X@kamilkazani)

俄羅斯評論家對一位經濟學家被任命監督俄國大軍表示驚訝。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i S. Peskov)告訴記者,由於「地緣政治」的影響,目前軍費支出幾乎要和蘇聯時期一樣龐大,普丁才做出了這一決定。

佩斯科夫說:「這非常重要,需要我們特別注意」。

他更補充說道,普丁希望他的國防部受到民政單位領導人的指導,因為軍隊急需「現代化」。(蕭依古曾任俄羅斯緊急情況部部長,同樣是民政單位,有可能代表普丁認為蕭依古無法勝任這項任務)

佩斯科夫說:「現代戰場上,勝利者往往會是那些對創新、快速系統化實施上,更抱持開放態度的人」「在現階段,總統決定國防部交給一位民政領導人也很自然」。雖然貝洛索夫在經濟學上是佼佼者,但與許多普丁愛用的親信相比,他的實務年資和經驗略為遜色。

政壇元老有沒有可能是被疏遠?

蕭依古是俄羅斯脫離蘇聯獨立後,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部長和政壇固定班底。他出身於西伯利亞南部的圖瓦共和國,擔任緊急情況部長超過20年,經常可以看到他出現在俄國電視上應對國家的自然災害,與常被抨擊紙上談兵的其他部長形成強烈對比。

蕭依古2012年擔任國防部長以來,歷經普丁2014年入侵烏克蘭佔領克里米亞,和2015年介入敘利亞內戰防止伊斯蘭國勢力接近俄羅斯,再來就是2022的俄羅斯全面進攻烏克蘭。

圖為普丁的連任就職典禮,不知道會不會是蕭依古最後一次以國防部長身份公開亮相。(圖片來源/克里姆林宮官方)

去年夏天,俄國傭兵集團瓦格納首領普里格津(Yevgeny V. Prigozhin)曾拍影片喊話罷免蕭依古,並抨擊他得對烏俄戰爭開戰或是後續失敗得負起最大責任,更指控他煽動、誤導普丁,誇大烏克蘭對俄構成的威脅,最後普里格津更以罷免蕭依古為名號發動兵變,帶領車隊直奔莫斯科。但普里格津最後在斡旋下停止行動,最後也死在外界普遍認爲是人為操縱的「意外空難」。

當時罷免叛變事件後,有專家分析普丁非常重視忠誠度,他應會繼續支持蕭依古。但隨著俄軍曠日廢時地打消耗戰後,終於在戰場掌握了主動權,普丁昨天主動改組內閣一舉更暗示他願意進行改革和表明俄國是有紀律跟經濟實力來進行長期戰爭。另外,長期以來負責軍事建設、蕭依古的副手、副防長伊凡諾夫(Timur Ivanov)今年4月因為貪污被逮捕。

但同樣在戰事上也常受到抨擊的俄軍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 Valery V. Gerasimov),克里姆林宮昨天宣布他將繼續留任。

目前還不清楚蕭依古未來在戰爭中會有多少權力,專家則認為未來擔任聯邦安全會議秘書長的蕭依古,他的職權和美國的國安顧問相似,但影響有限,因為職權不能直接控制軍隊或安全機構。而當初烏俄戰爭開打後,各界就紛紛猜測蕭依古可能會下台,因為俄軍似乎對烏克蘭的抵抗毫無戒備。

智庫「卡內基俄羅斯歐亞中心」(Carnegie Russia Eurasia Center)主任陳寒士(Alexander Gabuev)指出,蕭依古「太重要了,不能沒有他」,但他在新職位上將「沒有真正的指揮權和資金」。

普丁願意為了勝仗,跳脫戰時思維框架

隨著軍費預算不斷上升,普丁政府努力實施了更多的政策,包括改革稅收制度。今年俄羅斯的國家預算已經將近三分之一用於國防,相較往年大幅上升。儘管軍工大國俄羅斯的經濟因為戰爭越打越富,但也相對提高崩潰風險,因為勞動力壓縮進而拉高了工資並導致通貨膨脹。

伊凡諾夫遭逮捕、蕭依古離任、貝洛索夫被任命防長,種種調動可能代表克里姆林宮除了軍費控管外也打算在嚴重的貪污問題上將採取行動。

普丁在5月7日宣誓就任總統,開啟他的第五個總統任期。(圖片來源/克里姆林宮官方)

親克里姆林宮政治分析家馬爾科夫(Sergei Markov)在通訊軟體Telegram上寫道,「貝洛索夫的第一個任務將是打擊貪腐」,他補充說,「對於貝洛索夫來說,除了烏俄戰事更要對抗整個西方經濟體,這個混合戰爭會是他接下來防長生涯中最重要的挑戰。」

克里姆林宮昨天也曾表示,俄羅斯不斷擴編國防預算,於是需要一位經濟學家來主導走向,貝洛索夫能幫助俄軍更邁向創新。

這次內閣的變動以普丁的風格來說,是一次罕見的改組,他過往任命都會避免內閣急遽變化,但這次的任命明顯是烏俄戰爭持續兩年多後的一個轉折點。在俄軍多次戰事失利的結果下,普丁把軍事統帥的重責交給了一位經濟學家,此舉間接承認了他認為工業實力對戰爭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