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伐克總理遭71歲作家「孤狼」槍擊 親俄反美立場招來殺機?

歐盟

斯洛伐克總理費科(Robert Fico)在當地時間5月15日遇襲腹部中5槍,費科即刻送醫急救,一度命危,在院方積極搶救之後,目前生命跡象穩定。

兇嫌當場被警方逮捕,是來自斯洛伐克中部的71歲作家辛圖拉(Juraj Cintula),當局調查發現,被控謀殺總理未遂的辛圖拉與任何政治團體無關,暗殺總理是出於「政治動機」。

71歲作家以「孤狼」之姿襲擊總理

《華爾街日報》一篇報導探討斯洛伐克總理被老作家暗殺,是一起「孤狼」事件,這凸顯出歐洲政治光譜的兩極化嚴重,政治理念從內化到人民心中,開始外顯為暴力活動。

特別是俄國軍隊侵略烏克蘭東部的戰爭進入第3年,使民粹政客(親俄反烏派)與最堅定批評人士(親美派)之間鬥爭加劇,呈現惡性循環。

斯洛伐克警方周四(5月16日)指控槍殺總理的嫌疑人企圖謀殺,這個中歐國家政府指控71歲男子出於政治動機,以「孤狼」之姿襲擊總理。當局表示,斯洛伐克總理費科目前住院情況恢復穩定,但傷勢非常嚴重。

在周四記者會上,斯洛伐克的內政部長埃斯托克(Matus Sutaj Estok)指出,嫌疑人有強烈的反政府觀點,並且踴躍參加反對黨派的集會。

他說,在檢方審訊過程中,兇嫌大聲反對費科採取的多項政策,包括費科揚言停止向烏克蘭提供援助,以及解散調查腐敗的特別檢察官辦公室。

兇嫌不滿總理的親俄反烏政策

埃斯托克表示,這名男子決定在總統選舉後不久發動襲擊。費科的親密盟友、志同道合民粹領袖佩萊格里尼(Peter Pellegrini)擊敗卡普托娃,下個月將出任下屆總統。

向來親俄反烏的費科曾是共產黨員,他操作烏克蘭戰爭和移民增加的議題,挑起斯洛伐克社會的對立,有助他去年9月贏得大選,時隔5年再次出任總理。

從上台以後,他延續主要的競選政見:將結束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跟歐盟唱反調,同時採取越來越反美的政策,也常發表親俄的言論。

從匈牙利到荷蘭、斯洛伐克,更多打著反戰、反移民口號的民粹政客積極操作俄烏戰爭的議題,他們發表針貶布魯塞爾、華盛頓的評論,來吸引政治辯論邊緣的選民,這是他們主要目標。

歐洲這10年存在一連串危機,從2000年代和2010年代的金融和移民危機、到新冠肺炎和烏克蘭戰爭,都影響中間選民的看法。

德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尼克(Milan Nic)指出,「費科不是唯一惡意將話題推向極左或極右的政客,他們故意挑起對立,是因為這樣做有效。」

匈牙利將舉行地方政府和歐洲議會選舉

費科中槍襲擊,引起世界各地震驚,從拜登總統到俄羅斯總統普丁都同聲譴責,這一年裡有幾場重要的選舉等著大家,在下個月歐洲議會選舉之前,預計右翼政黨將提高自己聲音的分貝,歐洲的選舉語言將變得特別尖銳。

匈牙利將於6月9日舉行地方政府和歐洲議會選舉。總理歐爾班努力動員青民盟(Fidesz)的基本盤,目前,首都布達佩斯的街道兩旁旗海飄揚,把政治對手畫成美國和歐盟的管家,對手會把戰爭和移民政策帶到這個中歐國家。

其他地方的分裂也引起暴力事件。德國社會黨主要候選人艾克(Matthias Ecke)5月稍早在德勒斯頓張貼競選海報時遭到襲擊,目前警方對這襲擊事件進行調查。

「不幸的是,這些襲擊不是新鮮事,令人擔憂的是襲擊的強度正在升高。」德國議員舒斯特(Armin Schuster)在襲擊發生後表示。

斯洛伐克親俄與反俄派的敵意達到空前水準

面對日漸緊張的政治局勢,斯洛伐克政治人物受到的威脅引起評論員和分析人士的警惕。

即將卸任的斯洛伐克總統卡普托娃(Zuzana Caputova)在收到死亡威脅後拒絕再次參加今年總統大選。在費科多次嘲諷她是美國的傀儡後,她對費科提起訴訟,抱怨自己成為「公開霸凌和不公正指控」的對象。

研究員尼克指出,反對派也加強輿論攻勢,導致斯洛伐克兩派的敵意達到空前的水準。 他說:「我們看到世界各地政壇人物的仇恨值大幅上升,但斯洛伐克案件牽涉各種複雜因素,發揮更強的催化劑的作用。」

自從費科遇襲以來,卡普托娃表現出應有的風度,譴責暴力事件,並祝他早日康復,而斯洛伐克政界人士也呼籲雙方保持冷靜。

費科是1990年代崛起的社會民主黨人,在2015年歐洲移民危機後急劇轉向右翼,還與歐爾班一搭一唱,在歐盟和北約組織(NATO)內表明親俄的外交政策立場。

費科與與歐爾班唱雙簧反對援烏

費科在2018年擔任第3任期總理結束前辭職,因為當時一名報導斯洛伐官僚腐敗內幕的27歲記者的庫西亞克 (Jan Kuciak) 及未婚妻在家中被謀殺,引發大規模抗議活動。

與歐爾班不同的是,費科巧妙避免與歐盟或美國的徹底衝突,在某些問題上默默支持歐盟或北約內部的共識立場,但是在其他問題上公開反對西方建制派。

自從2004年起,10幾個前華沙公約組織國家加入歐盟,但是現在這些國家內部兩極化的態勢惡化,與幾十年前的情況相反。

在他們加入歐盟的早年,申請入盟的過程有助於各國達成支持自由主義、自由市場政治立場形成政治共識。要入盟,申請國必須滿足歐盟規定的條件,包括建立獨立的司法機關和建立適當的法治政治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