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新政治》立法院對抗不是問題  賴清德政府要做出什麼成績才是關鍵

520專題

原本是要寫「三黨不過半」的,但幾個月下來,民眾黨跟國民黨已經組成聯軍。所以,現在立法院已經沒有「三黨不過半」這件事了,現在只有藍營立委+「傅隨組織」民眾黨,以國會絕對多數輾壓綠營少數的形勢已經定型,強行通過藍白要的法案也將成定律,517的立院肢體衝突,便由此發生。

藍白掌握立院優勢,綠營無法將國會重新洗牌

問題是,民進黨是執政黨。「當家不鬧事」並非一個道德訴求,而是種現實困境的描述。

當家的小弟們若打砸搶佔領了立法院,誰來驅離?警察。警察誰管的?賴政府。打傷了立委要究責,要辦人,誰辦?賴政府。打壞了裝備要經費重建,不能開會延宕法案與預算審議,誰麻煩?賴政府。

藍白就掐準賴政府這一點,所以肆意妄為。藍白還有另一個靠山,便是我國憲法中,總統或行政院長並無主動解散國會之權。憲法增修條文第二條第十項規定,除非立法院提出對行政院長的「不信任案」,總統才能在「諮詢立法院長」後,宣佈解散立院,並於60日內重選,其任期重新起算。

換句話說,藍白掌握立院優勢下,只要他們不提出「不信任案」,就幾乎不可能被迫重選。所以,綠營想要求取結構性改變以將國會重新洗牌,幾乎辦不到。

就算藍白在國會壓著綠營打,行政部門還是可以運作的

那就讓藍白國會一路高歌猛進,不斷擴權,將行政部門壓得死死了嗎?當然不是!對於有爭議的法案,就算立院通過,總統還是可以拖延簽署發佈,行政部門也可以先擱置要求覆議或聲請釋憲,拖到下屆立委選完還沒辦法實施。

預算案更好解決,立院阻擋總預算案是嗎?行政部門可以先辦借貸墊支,藍營地方政府相關經費卻準時不發,待總預算案過了再發。就算通過了兩兆錢坑法案,行政單位照樣可以不予落實,從探勘、計劃、到發包一路細嚼慢嚥。別忘了,中華民國憲法可是一路向行政部門傾斜的。

行政單位有一萬種方法搞你,立法機關除了哇哇亂叫,實際上是行政部門還是可以運作的。

就算有了「藐視國會罪」,立法院又不是真正的法院,就算你移送得出去,也不見得能起訴;就算起訴也不一定判得下來;就算判決有罪也不一定會拉去關;就算關出來,搞不好還成了一名冤獄英雄,直接下去藍營選區選立委。

立院最終將成恐怖平衡,各方不得不坐下來談

再講一次,執政者有一萬種方法搞殘立法院,但立法院卻沒有什麼工具壓死行政院。上街頭有用嗎?別鬧了,幾十年來,藍營只有紅衫軍那次上街頭像個樣子,一百萬人圍城,阿扁照樣不下來,請問,藍白真的敢為爭議法案上街頭嗎?

所以,結果將是,在一年紛紛擾擾過去後,藍綠白都會發現他們的理想狀況玩不動了。行政官員來立院備詢,從頭到尾戴著抗噪耳機或耳塞,所有奇怪問題一律回答「不知道、不清楚、不關我的事。」不管立委如何羞辱也不予回應,請問立委要如何處置?以「藐視國會罪」移送嗎?那也要等一審判決有罪再調職就好,過程請參考上一段,判決下來前,好官我自為之,誰理你立委?

綠營也將發現,議場衝突抗爭的邏輯,已不是過去十幾二十年,王金平當院長時那樣,藍綠都在打假的,演一演就算了。這屆藍白立委仗著人數優勢,院長又是自己人,戰術頭盔、護膝護肘、搏擊手套、鋼頭安全鞋全下場了,只差沒穿戰術背心夾四級硬式防彈板。

綠營立委卻還是以往那套赤手空拳準備打假球的裝扮,照樣西裝褲皮鞋,怎麼打得贏?也許下次,我們可以看到綠營立委全副武裝,全套打生存遊戲的裝備進場閱兵,但就算打群架打贏了又怎麼樣?人家投票數還是比你們多啊

所以,就算雙方打成一片肉泥,最後還是得將所有法案拉去政黨協商解決。終究行政部門掌握著所有資源,他不動誰也動不了。立委們不爽,那提不信任案啊,就等你提這案好解散國會,最終手段如同核子大國一般,形成「恐怖平衡」,將使得各方不得不坐下來談。

賴政府需專注於自己要做出什麼樣的成績

我不覺得三黨高層會放任立法院的情勢走到這步境地,在人人都是精算師的政治精算下,鴨霸與衝突到達某一臨界點後,大家都會學乖,然後喬出一個平衡點。

過去幾十年,立法院何時少過衝突場面?但最後都是用「喬」來解決的,因為相比其他手段,這樣的風險最小,成本最少,CP值最高。

所以,賴政府與卓內閣,其實並不需要擔心太多立院對抗的問題,反而需專注於自己要做出什麼樣的成績,接下來這半年,將是賴政府與卓內閣最難熬的六個月,熬過去就出頭了。而且,藍白至今仍沒有認清,與對岸交往愈密切,就愈讓他們站在一個絕對不利的地位上。

美中對抗只會愈演愈烈,民眾對中國騷擾侵犯,文攻武嚇的反感也會愈來愈強,藍白的「戰爭與和平」訴求,其實只能打動一批怕死的懦夫,卻引起台灣人的反感。這屆立委才上任不過半年不到,綠營想要解散國會或發動公投的聲音與討論已開始擴散,別忘了還有各種罷免案。台灣的政治一如太極易經,物極必反,泰極否來,城復於隍,不論執政者或在野者,都得小心拿捏這個分寸。

最後,還是得提醒一句,現在全世界都在看著台灣國會,任何一張照片,一句爛話,一個錯誤的決定,都是會上國際媒體的。我們到底要給世人展現出一個什麼樣的台灣民主樣式?是朝野各黨都需要深思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