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團聚集立法院外抗議藍白 內政部長劉世芳上任第一份工作竟是視察立院維安

立法院

立法院今日(21)繼續處理國民黨與民眾黨共提的國會改革法案,民進黨誓言要訴諸民意阻擋「國會擴權」,有公民團體以「為民主請假一天」為題,一大早就在立法院外集合陳抗,要求將相關法條退回重審。

對於民眾聚集在立院外陳抗,剛上任的賴政府一點也不敢懈怠,昨天才上任的內政部長劉世芳、警政署長張榮興也親自到青島東路,與警政署相關人員前往立法院現場視察院外的維安狀況,掌握現場最新變化。

劉世芳上任第一份工作竟是視察立法院維安

劉世芳向警政署保六總隊叮囑,要調派人力保護立委的安全,也要與立委做好溝通,「有的立委會排斥,有的新的立委不知道,會覺得警察來幹嘛的」。

劉世芳表示,院內的抗爭沒有問題,但院外可能會有人情緒激動與立委發生肢體衝突,因此需要增加警力。她也說,包括立法院區內部的保六總隊、台北市警局或警政署,都是為了確保立委進出、陳抗團體的安全,且沒有任何治安騷擾的狀況,也感謝警力很早就部署。

針對是否再增派警力,劉世芳認為,根據上週五的狀況,他們認為應加派女警保護女性立委,另外也要處理一下性別平等的狀況,院外可能也會有相關的需求。

公民團體今日針對藍白共推的國會改革提出五大訴求,盼阻止法案三讀闖關。(圖片來源/臉書@經濟民主連合)

對於今天立院外的抗議團體,民團一共提五大訴求,包含「國會改革不應破壞權力分立,不應侵害人民權益」、「退回國會三法,由委員會重審,517議事錄不予承認」、「拒絕立院變人大,抗議藍白沒收民主」、「停止濫用『逕付二讀』、『全案保留』、『封殺提案』、『散會動議』」、「沒有討論,不是民主;全案保留,等於沒審;封殺提案,威權復辟」。

公民團體集結青島東路

在立法院側的青島東路上,從一早就聚集了上百位群眾舉起標語抗議,活動從早上9點開始,預告將一路舉辦到晚間12點,白天進行「公民排班、捍衛民主」,晚上則進行「下班下課、立院集結」活動。

今日的活動主要由經濟民主連合主辦,另有台灣基進黨、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小歐盟、公投盟、社民黨、時代力量、新北市青年公共事務協會、綠黨、地球公民基金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台灣勞工陣線、台灣人權促進會、永社、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等超過40個政黨、公民團體一同參與。

現場除了演講舞台外,還搭起了棚子顯示出「長期抗戰」的決心,不過今日天公不作美,但即便飄著毛毛細雨,現場群眾仍披上雨衣、撐起雨傘呼喊口號,甚至在雨傘上用膠帶貼出「反對惡法」的標語。由於本日立法院另有接待外賓,保六總隊也不敢懈怠,在周圍增派警力確保維安,目前情況還算和平。

賴中強籲賴清德積極擘畫

經民連智庫召集人賴中強表示,此次審查爭議存在5項程序不正義,其一,民進黨提案遭到技術性杯葛,包括國民黨委員強制提散會動議,少數黨版本完全沒有被討論機會;其二,藍白版本有8個版本,委員會卻連形式審查都沒有就逕付二讀;其三,委員會中藍白的14個版本,也沒有真的在委員會逐條討論檢視,全案保留方式送出委員會等於沒審。

針對517當日的情況,另有2項程序不正義,賴中強指出,其四,立法院517那天最後版本是民眾黨團總召黃國昌最後一刻拿去立法院議事處登記,除了開會的黃國昌跟國民黨立委翁曉玲,人民無法知道表決條文,這跟民主原則違背;其五,立法院二讀會就是議事處人員要把每個條文念過,但那天來藍白卻透過多數決決議不用宣讀,這明顯違反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反民主。

賴中強向新任總統賴清德建議,面對目前國會情勢,民進黨與其採取對於藍白版本消極因應,不如積極擘畫願景,就國會改革如何進行提出民進黨完整版本,以及和民眾黨及國民黨版本競爭、對話,「讓我們堅守民主,尊重多數決,但也請遵守程序正義」。

台北市議員苗博雅現身聲援,諷刺10年前的夥伴黃國昌如今卻站在對立面,並對藍營的「程序黑箱組合拳」表達擔憂。(攝影/張全慶)

苗博雅現身諷:黃國昌與國民黨站在一起

社民黨台北市議員苗博雅也在鄰近中午時現身青島東路,她表示,太陽花運動之後相隔10年又再度回到立法院外,有超過3000名市民聚集關心立法院的情況,但在追求國會改革目標的這條路上,卻看到藍白從頭到尾背離國會改革方向。

苗博雅表示,所謂法治不是用法律叫人民臣服,而是用法治的核心精神作為社會運行的原理。10年前,國民黨也說過一切合法、沒有違反議事規則,而10年後還是同樣說詞、同樣輪迴,唯一差別是,我們還在這,但有些10年前夥伴(黃國昌)已經去跟國民黨站在一起了。

苗博雅說,無論過去的夥伴如何選擇,但法律精神不會變、實質程序正義也不會改變。她認為,現在在立法院發生的事,歷史上極為罕見,「程序黑箱組合拳」若成為慣用程序,今後所有的實質審查、法案辯證等,都會被架空。

苗博雅表示,來到現場的抗議者和主辦單位許多都是10年前太陽花運動的參與者,這代表著他們沒有從走了10年的路上轉頭離開,不希望好不容易前進了三步卻要倒退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