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古早線條美學 鐵窗花職人凃正南

職人

鐵窗花是臺灣老屋在窗戶或欄杆上,常見的鐵鑄裝飾圖案,包羅萬象的造型訴說著老宅故事與展現匠人們的手藝,卻在時代變遷下逐漸被鋁門窗取代。工業配管技師凃正南從販售淘汰的老窗花到發揮專長與美感,動手製作新舊交融、造型繽紛的客製化作品,賦予老物件新靈魂,為生活創造出有溫度的美感。

高雄大寮的鐵皮工廠內,窄小的工作臺火花四射有如煙火,鐵窗花職人凃正南正聚精會神地操作器械,從切割、壓管到利用各種工具扭、折、彎進行塑形,再把各個零件焊接起來,筆直鐵片轉眼間變成展翅飛翔的海鷗、飄山過巔的雲朵及一片片線條曲折優美的幸運草,瞬時讓冰冷的鐵片擁有了活潑的故事和靈魂。

鐵窗花職人涂正南,透過粉絲團「舊是漂亮古早窗花」發表作品並與窗花愛好者交流。(攝影/李瑰嫻)

凃正南和鐵窗花結下不解之緣,來自於太太經營的老件買賣。他說:「十幾年前很多老眷村拆除重建,那時候我太太回收了很多老窗花,發現受到很多咖啡店和年輕顧客喜愛。」舊時作為防盜功能的窗花,在鐵工匠心下展現工藝技巧的生活藝術,凃正南回收的鐵窗花從簡單的十字型、菱形與方形交錯的幾何圖案,到梅花、山形、文字等特殊造型等,五花八門的設計,數大就是美的幾何視覺,都讓他深深著迷。

山形窗花是涂正南最受到顧客喜愛的款式,除了焊接在鐵窗上,他也研發出各種鐵件小物,讓窗花走入生活。(攝影/李瑰嫻)

老房子越拆越多,鐵窗花就越來越難收,從事工程配管的凃正南起心動念,不如自己動手做。他笑說:「我本來就有鐵工基礎,想說照著老窗花的圖案依樣畫葫蘆,結果做了一個很醜的,上網賣賣看但沒想到還真的有人要。」得到顧客肯定後,產生信心的凃正南於是每晚六點下班後,就在工作室埋頭壓鐵片、焊接零件,做出一片片精美窗花,成為網路上人稱「么八洞洞,硬拗的南人」。

鐵片切割成合適大小,彎曲成需要的造型線條,再利用鑽孔、鉚釘、焊接等方式固定。 (攝影/李瑰嫻)

「客人喜歡後在網路分享很重要,多虧網路擴散讓窗花成為新流行。」凃正南說。點開他建立的「舊是漂亮古早窗花」臉書粉絲頁,各種造型精美的窗花,讓人再次發現時代美感,隨著凃正南的鐵工手藝日益嫻熟,網路訂單也隨之增加。越來越多顧客捨棄單調鋁門窗,特別請他客製窗花,打造別具意義的作品。

打造一個等身大的無敵鐵金剛客製窗花,創意讓作品更別具意義。(圖片提供/舊是漂亮古早窗花)

從一開始在網路上看照片有樣學樣,到製作獨一無二的指定作品,凃正南表示,最大挑戰就是製作動物和人物,不僅要讓剛硬鐵片,呈現栩栩如生的肢體表情,在鏤空介中加入細部裝飾與五官,還得考驗幾何美學與製作者創意。凃正南說:「一開始訂單大多是幾何或復古普普風,後來顧客的胃口被養大,難度也越來越高,常有人拿出天馬行空的想像,問我說:師傅可以試試看嗎?」

凃正南攤開一張巨大的型板笑說:「像這個是我朋友指定製作,要把一個等身大的無敵鐵金剛窗花放在家裡。」另外也做過夫妻倆將名字化作線性圖像,融入窗花設計,或是讓愛貓、別具意義的風景走入窗花中,凃正南的訂單從咖啡店到住家裝飾五花八門,除了全臺各地,甚至香港、法國都能看到他的作品。而窗花的用途,也從窗戶防盜,衍伸為別具特色的店家招牌,或是樓梯間的欄杆等,曾經被時代淘汰的窗花,現在因為設計創意而有了新生命。

各種客製化的繽紛圖案,有的融合家人姓名,有的把自家的毛小孩、生命回憶融入其中,讓窗花凝聚回憶與感動。(圖片提供/舊是漂亮古早窗花)

做為臺灣少數的窗花職人,凃正南希望窗花可以成為生活藝術的一部份,他說:「我喜歡幫客人去完成夢想,這是我的興趣而非正職,所以我訂的價格一般人都能入手,只要大家喜歡窗花和鐵件就好。」他還利用最受喜愛的山形花紋,縮小做成迷你杯墊、椅凳等小物,讓老窗花為日常生活增添樂趣美感。

「別人用手畫畫,我是用鐵在畫畫。」凃正南說。精心打造每一個獨一無二的鐵窗花,老派美學在網路世代翻轉,也讓美麗的幾何線條在街坊民宅中再度綻放。

凃正南希望窗花可以成為生活藝術的一部份,圖為手機架及杯墊。(上:攝影/李瑰嫻;下:圖片提供/舊是漂亮古早窗花)

原文轉載自《高雄畫刊》,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