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對話》美中防長暌違近兩年首度面對面 美望擴大印太安全網 董軍頻放狠話

亞洲政治

綜合外媒報導,第21屆香格里拉對話(Shangri-La Dialogue)5月31日至6月2日在新加坡舉行,美國和中國防長都談到了兩國對對印太地區的安全願景;美國期望擴大印太安全網,而中國將美國視為干涉地區事務的外國侵略者,更就台海問題恐嚇:「誰膽敢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必將粉身碎骨、自取滅亡」。

美中防長暌違一年半面對面會晤

香格里拉對話是在新加坡舉行的年度國際安全會議,此對話除了讓各國防長進行小組討論外,更是各國高階防務官員能在餐會、雞尾酒會上面對面談話的罕見場面。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和中國國防部長董軍上週五也進行了超過1小時的會晤,是兩國防長暌違將近兩年的對話。

雙方上週末都提到了賴清德上任總統後,中國在台灣周邊進行大規模軍事演習讓地緣情勢變得緊繃,香格里拉對話允許美中在各國面前提出他們的論點,包括來自附近的韓國、日本、越南、印尼、菲律賓、柬埔寨和其他國家的國防官員,他們皆是美中影響力的目標,也是全球兩大國戰略權力鬥爭中的旁觀者。

兩人在幾乎完全圍繞美中關係的會議上呼籲共享價值觀和尊重國際法,但完全沒有提到彼此的國名。

印太各國防務首長都相當重視這次與奧斯汀的會晤,奧斯汀的X能看見他分別單獨會晤各國防長;圖中沒有董軍。(圖片來源/X@SecDef)

美國宣告在印太有前所未有的協防、中國則警告台獨是自取滅亡

奧斯汀週六在會上強調了,美國在印太地區龐大且不斷擴大的安全夥伴網路。分析家認為這是美國對北京當局的警告,若中國在印太地區發動進一步的軍事侵略,美國會做出反應。

奧斯汀說:「我們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與我們的盟友及夥伴合作」,更進一步指出美日韓軍隊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一起訓練;更和菲律賓、澳洲、法國完成了巴利卡坦年度聯合海軍演習;另外也和澳洲、日本、韓國、巴布亞紐幾內亞、菲律賓建立了新等級的國防合作協議。

奧斯汀表示這只是起點,美國在印太的部隊正在「變得更強大的邊際」。

日韓都相當重視與美國的軍事盟友關係,因爲除了警戒中國,北韓更是兩國防務的一大憂患;圖為奧斯汀與日本防衛大臣木原稔(圖左)、韓國國防部長申元植(圖右)。(圖片來源/X@ModJapan_jp)

董軍週日似乎則以回覆奧斯汀的言論來進行演說,他說中國致力於和平,在亞太地區實施了巨大的「遏制行動」。更暗指美國是邪惡的局外人,試圖影響一個不屬於它的地區事務。

他指出中國在世界各地也有廣泛的戰略夥伴關係,擁有培訓其他國家的能力和高度意願。 董軍說:「我們擁有完善的軍事教育體系,準備在人員培訓方面為其他國家提供更大的支援,並提供量身定製的課程,以滿足不同的需求。」

他更描述中國期望生活在「多極世界(multipolar world)」,而不是由美國主導的世界。並說中國與臺灣、南海的爭端最好由這個區域的國家解決,而不是交由局外人。

董軍一樣沒有提到美國的名字,並表達了強烈警告:「誰膽敢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必將粉身碎骨、自取滅亡」

「當你的工作和行爲完全相反時,我們要怎樣相信你?」

董軍週日演說結束後,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階研究員李忠民(音譯:Chung Min Lee)在問答環節則向董軍提出了相當尖銳的疑問。李忠民認為中國對鄰國進行駭客攻擊、支援北韓獨裁政權、以及海警隊在南海的威脅行為,這些行為和董軍聲稱的和平主張相互矛盾。

李忠民說:「當你的工作和行為完全相反時,我們要怎樣相信你?」,此詰問更引起各國觀眾的掌聲。

另外,中共軍事科學院研究員曹延中週六則問奧斯汀,美國是不是想建立亞洲版的北約;更稱北約在歐洲的擴張導致了烏克蘭危機。奧斯汀立刻回應他「尊重地」不同意曹延中的說法,之後便獲得了與會者的掌聲。

對此,上週訪台完便前往新加坡與會的美國參議員庫恩斯(Chris Coons)說:「這些自發性地的掌聲令人驚艷」,並指出他常在全球南方聽到美國和北約引發烏克蘭戰爭的說法。同樣剛訪台完的參議員蘇利文(Dan Sullivan)也指出,美國現在能將印太陣線擴充到這樣的規模,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的侵略性。

印太地區各國的態度開始微妙轉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上週五在開幕典禮上發表演說,宣示菲律賓在南海的主權,並警告中國正在破壞菲律賓的領海安全,因為中國海警和海上民兵近日不斷阻止菲律賓船隻在有爭議的島嶼附近通行。

小馬可仕的言論打破了前政府對恭維中國的做法,並拉近與美國的距離。他表示任何導致菲律賓人傷亡的「蓄意行為」都將視同宣戰,並依美菲共同防禦協議請求美軍行動。

北京大學學者、中國駐新加坡代表王東(音譯:Wang Dong)則稱,沒有其他國家的官員像小馬可仕一樣發表強烈宣言,他說:「小馬可仕缺乏與會者的聲援就充分說明了其他印太國家考慮更務實的方法。」

奧斯汀也和地主國新加坡新任總理黃循財見面。(圖片來源/X@SecDef)

印尼學者安瓦爾(Dewi Fortuna Anwar)在問答環節中提到,他擔心美中兩國的摩擦是否會讓印太地區其他國家被「侵犯」。

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Ng Eng Hen)認為,美中兩國厭惡衝突的發生令印太地區感到欣慰,但也表示「我們這裡的大多數人都會同意,美國和中國是決定亞洲這十年及將來命運的主因。」

前新加坡資深外交官考西坎(Bilahari Kausikan)受訪時表示,中國對東南亞小國來說是不可避免的「地緣政治事實」,但也越來越多人接受美國是印太安全平衡「不可取代的一部分」。考西坎說:「與其說是美國政策的成功,不如說是中國政策的失敗。」

另外,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週日稍晚才抵達新加坡會上,他小心地批評中國對俄羅斯的支援,但呼籲中國參加即將舉行的瑞士舉和平峰會。澤倫斯基在記者會上說:「我們需要亞洲國家的支援」「我們尊重每個聲音,每個領域」 「我們希望亞洲知道烏克蘭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