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改革進入新回合 林濁水提醒:民進黨千萬不要走到這一步...否則會很慘

政治

修憲廢監院風波從黃國昌一席「下一階段就要廢監察院」的發言突然成為政壇話題,民進黨與國民黨接連推出各自版本的廢監方案,但在立法院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的定調「不是現在的話題」後,如今似乎暫告一段落。

但相關議題仍在各個角落悶燒,民進黨大老林濁水就認為,行政院覆議後,還有可能要推動釋憲,這理應是個釐清憲政體制的好機會,民進黨作為一個有改革聲譽的政黨,千萬不要走到反改革的地步,這樣民進黨會很慘。

陳亭妃提修憲只是歷屆例行提案

雖然民進黨立委陳亭妃提案廢考監與在野黨的修憲聲浪時機點相撞,引發諸多聯想,不過事實上,從第八屆以來,陳亭妃歷屆都會領銜推出廢考監相關的修憲提案,這是她一以貫之的主張與立場,一方面當然是為了表明態度,另一方面也是要避免此後再有相關爭議時,被質疑為何過去不曾秉持主張。

另外,由於修憲案的門檻相當高,需要達到整體席次的四分之一才能提案,必須有29名立委聯署才可提出,如今該案的30位聯名其實才勉強壓線通關,與其說是有意推動,更像是例行性的政治表態,只是在朝野針鋒相對的當下,這樣的提案顯得與黨團步調不一致而遭致揣測。

「無論如何,現在球已經發到韓國瑜手中」立院人士指出,雖然民進黨團的意見目前看來不置可否,但依例提案已經連署並送到議事處,是否受理並啟動修憲委員會,要看立法院長的抉擇,整起事件能否落幕與如何落幕,還待韓國瑜作出明確的表態。

「廢考監」議題與「調查權」歸屬緊密相關

不過,一直主張推動憲政改革的林濁水回顧過去的幾次重要釋憲案指出,兩蔣時期剝削立法院許多重要權利,讓立法院淪為「行政院立法局」,但2004年的大法官釋字585號明訂立法院不只有「調閱權」也有「調查權」。基於這樣的憲法解釋,民進黨才會在馬英九時代提出很多國會改革法案,這同樣也是蔡英文的競選政見。

林濁水表示,令人遺憾的是,民進黨在2016年全面執政後,竟延續了兩蔣與馬英九的傳統,為維護「行政院立法局」的民主怪胎,繼續抵制「國會調查權」。

林濁水分析,面對藍白推出的國會改革法案,柯建銘與民進黨團採用的說法是強調「遵守院際分野」,以「只要監察院存在,國會就不能行使調查權」為藉口,反對國會改革法案中的「調查權」,所以現在也不好轉彎去談「廢考監」的問題,否則就必須談「調查權」的歸屬問題。

監察院已經缺乏實際職能

在監察院的存廢議題上,由於監委已經不是民選,而是總統提名,林濁水認為,長久以來,監察院所負責行使的人事同意權以及總統的彈劾權,這些重要的權利都已經被剝奪了,如今的監察院除了審計部,幾乎缺乏實際上的作用。

林濁水指出,審計部究竟歸屬監院或立院並沒有太大影響,目前的審計部雖然隸屬監察院,但仍需獨立行使職權,轉隸立法院也不可能允許立委干預,本來審計結果就是要送到立法院審查,立法院還可以更好地根據審計報告監督行政院。

林濁水籲:民進黨應釐清反對的是甚麼

林濁水認為,民進黨應該分清楚反對的到底是甚麼,大法官釋字585號已經明確立法院可以擁有「國會調查權」,真正的問題不是能否擴權,而是如何擴才合適,擴到無法無天顯然不對的,但如果擴權到正常國家的水平,那是正當且必要的。

林濁水要提醒民進黨,青鳥行動中走上街頭的民眾不是反對擴權,是反對在野黨粗糙的黑箱立法與不合理的擴權,若要以「反擴權」為由阻擋國會改革,將會讓自己牴觸到「廢考監」這個過去一直秉持的主張。

林濁水建議,這是一個危機,但也是一個很好的轉機,民進黨應該基於釋字585號,好好解釋清楚「調查權」可不可以從監察院中分開來。

至於監察院,最好當然是把它徹底廢掉,但考慮到修憲曠日廢時,確實可以暫緩,也不必扯到廢監,但民進黨必須認識到,立法院是該有「調查權」的。

林濁水預測釋憲結果:國民黨會付出代價,但民進黨也會很慘

由於目前行政院已提出覆議案,如果藍白兩黨依然堅持投下反對票,無法讓國會改革法案回歸正常程序,民進黨團已宣告將會提出釋憲。林濁水預測,從粗糙的修法過程與程序正義角度來看,國民黨必然需要付出代價,但是在實體的內容中,民進黨討不到任何便宜。

林濁水指出,也許「不得反質詢」大法官會有不同的觀點,但在目前民進黨團最關心的「調查權」和「藐視國會罪」上,很難想像大法官會推翻釋字585號,這樣一來即便能讓藍白丟面子,但新的釋憲反而會坐實立法院可以擁有「調查權」。

林濁水感嘆,這樣一來,鞏固監察院用作抵制「調查權」的藉口就將成為非分之想,作為一個有改革聲譽的政黨,千萬不要走到反改革的地步,這樣民進黨會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