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競相發動晶片大戰 日本出招捍衛本土晶片材料冠軍地盤

日本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東京政府希望透過補貼和60億美元的收購交易,使日本公司成為全球晶片供應鏈不可或缺的一環。

《華爾街日報》本周發布一系列文章,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深入探討持續升級的全球晶片大戰,專家預估全球晶片市場規模到2030將擴大一倍,達到1兆美元。

日本凸版印刷公司有124年歷史

凸版印刷(Toppan)是一家擁有124年歷史的日本公司,最初以印刷雜誌和報紙而聞名,自去年年初以來,其股價高漲一倍。

這家總部位於東京的公司股價漲幅驚人,當然不是來自訂報用戶的激增,而是該公司特有一種半導體封裝基板,佔據領先地位,由於人工智慧(AI)產業的蓬勃發展,這種封裝基板的需求量很大。

日本廠商是晶片供應鏈很少被提及的低調強國,實際上,日本化學品、晶片封裝材料和設備都是隱形冠軍,市場研究公司Omdia估計,在全球6種關鍵半導體材料當中,日本公司占了將近一半。

美國向晶片製造商提供數十億美元的補貼,「如果沒有官方補貼,美國最擔心國防工業就無法運轉。」日本凸版印刷的半導體業務負責人Akihiko Furuya指著一些產品說道。

隨著各世界大國紛紛力爭在國內生產更多晶片,日本現在同樣感到領先地位受到威脅。

全球大國發動晶片大戰

凸版印刷等公司是日本保持領先地位的核心力量,東京正在向眾多默默無聞的本土供應商注入數十億美元,認為日本晶片技術的領先地位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

控制半導體供應鏈的重要環節,就可以鞏固日本與主要盟友美國的軍事同盟關係,因為它可以為美日聯盟貢獻自己的技術,而不僅僅是依賴美國的硬體。

日本官員指出,這種控制權確保當美國對抗中國爭奪半導體主導地位時,東京在談判桌上擁有話語權和一席之地。

6月份,一家日本國家支持的基金將完成以60億美元收購JSR的交易,JSR最初是一家橡膠生產商,現在因為生產用於將電路圖案轉移到晶片上的光刻膠樹脂,受到重視。

這檔官方基金主張利用積極投資和併購交易,採取更多行動,他們表示:「我們必須對產業進行更大膽的改革,來提高日本的國際競爭力。」

美國仍依賴日本供應晶片材料

根據政府補貼方案,少量資金流向凸版印刷和其他晶片材料、設備公司。政府官員表示,他們不希望看到1990年代的悲劇重演,當時日本在整個半導體產業的領先地位被美國、台灣和南韓奪走。

輝達(nVidia)的AI晶片對於智慧手機到聊天機器人的技術至關重要,輝達設計的AI晶片只外包給台積電一家公司生產。

因為大家越來越擔心中國可能派共軍武力犯台,美國正在競相確保供應鏈的安全。同時,美國正在努力消除對中國製造的依賴,但是美國表示在晶片製造材料方面仍打算依賴民主盟友。

回想2019年,2個亞洲鄰國日本與南韓曾經為了二戰朝鮮奴工的歷史問題,發生爭執,當時日本就利用晶片材料的主導地位對抗南韓,東京威脅要阻止三星電子等南韓半導體製造商取得日本的光阻劑和其他晶片材料。

約3年後,新總統尹錫悅在首爾上任,對歷史問題採取更寬容和解的立場,有助於日本放棄威脅。

大日本印刷在全球光罩市場占很大比重

半導體專業知識有聚集在單一國家的模式,例如,南韓國在先進記憶體晶片市場佔一線地位,台灣的晶圓廠生產全球大部分最好的邏輯晶片,而荷蘭的一家晶片設備公司ASML壟斷最先進的晶片製造光刻機市場。

日本也有強項,是許多特有晶片製造材料的原產地,材料製造商通常是前電腦時代的老牌傳產公司,例如化肥、味精、印刷和攝影膠片。

凸版印刷和另一家日商大日本印刷公司在全球光罩(photomasks)市場占很大比重,光罩是一種用於印刷電路板的模板。

上個世紀,富士軟片(Fujifilm)的綠色包裝膠捲與美國柯達的黃色包裝膠卷激烈競爭,成為世界知名公司。

如今,富士軟片是晶片漿料的大型製造商,這種漿料是用於拋光和平整晶片表面的化學材料,晶片光阻劑大部分來自JSR、富士軟片及日本國內競爭對手。

傳統公司已經找到這些利基市場,因為晶片製造與早期技術之間存在著深厚的聯繫。在矽片上壓印電路圖案,採用許多書籍和藝術印刷技術,這是日本職人的強項,可以追溯到19世紀令西方人著迷的木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