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一場戰役!諾曼第登陸80年 歐美盟軍依舊面臨嚴峻挑戰

國際政治

綜合外媒報導,拜登、馬克宏等西方領導人6日在法國諾曼第聚集,紀念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搶灘登陸戰「諾曼第登陸」80週年;當時盟軍成功解放法國並藉此成功會師,最終在二戰擊敗納粹德國。

典禮當天,一輛經過修復的「鴨子」(DUKW;是二戰時期盟軍的6輪兩棲裝甲車)在諾曼底的黃金海灘登陸,樂手在甲板上演奏風笛,重現了80年前的模樣。

諾曼第登陸作戰於1944年6月6日午夜後不久展開,盟軍部隊開始搶攻猶他海灘、奧瑪哈海灘、朱諾海灘、寶劍海灘和黃金海灘。(圖片來源/臉書@POTUS)

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一場戰役

英國律師、載具歷史學家斯托特,他的父親是參與過二戰的老兵,斯托特從英國樸茨茅斯基地駕駛「鴨子」登上黃金海灘。其他與會者則放置花圈,莊嚴地致敬亡者,經歷過當時登陸戰役的老兵們也接受現任元首們的致敬和擁抱。

西方世界普遍認為,過去80年沒有任何一場戰役比諾曼第登陸更重要。每個世代的政治家們都會歌頌這些登陸士兵們的勇氣,最終也成功突破了納粹的防禦,向德國東進。最後世界仰賴了在海灘上陣亡的數千名士兵,加上盟軍數萬名陣亡將士的犧牲,才確保了國際秩序,並開創了自由和民主的時代。

諾曼第登陸擴大紀念活動每5年舉辦一次,主辦單位和政府官員都承認,今年可能是最後一次有在世老兵參加。(圖片來源/X@POTUS)

拜登、杜魯道隱晦警示全球現狀

紀念日當天,諾曼第美國公墓前聚集了數十位二戰老兵,拜登站在他們面前說「在他們的時代、他們的考驗時刻,登陸日的盟軍部隊履行了他們的職責」「那當我們的考驗時刻到來時,我們會履行職責嗎?」

目前川普民調聲勢正旺,雖然拜登沒有點名他,但似乎在暗示川普對北約的不信任和對親近普丁的行為,普丁因為侵略烏克蘭一舉而未受邀參加。拜登說:「根本無法想像向惡霸投降,對獨裁者鞠躬」「如果我們那樣做,代表我們忘記了這個神聖的海灘上發生了什麼。」

拜登預計7日會在諾曼第另一個活動上演說,更會直接轉播給美國觀眾。

拜登夫婦和馬克宏夫婦,本週也是拜登首次對法國進行國是訪問。(圖片來源/X@POTUS)

另外,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也針對普丁的新帝國主義及西方民主國家崛起的非自由派系公開演說:「我們的生活方式並非偶然,如果不努力維持將不復存在」「民主時至今日仍然受到威脅,被想要重新劃分國界的侵略者及發動認知作戰的外國勢力威脅。」

馬克宏宣布援烏幻象2000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剛結束亞洲一系列的會談,便直奔紀念典禮。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則在奧馬哈海灘的活動上讚揚他:「隨著戰爭再次回到歐洲土地上,面對那些想要改變邊界的人,讓我們配得上那些在這裡登陸的人。」

現場包括澤倫斯基在內有十幾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馬克宏後來也宣布法軍將援助給烏克蘭一批幻象2000戰鬥機。

本次諾曼登陸80週年紀念,可能會是許多二戰老兵們還在世時的最後一次重大紀念。伴隨著老兵們離世,許多評論家擔心,那個民主處於危險、法西斯主義橫行的時代記憶將隨之而去。

典禮當天,馬克宏也宣布將援助烏軍法國製造的幻象2000。(圖片來源/臉書@POTUS)

諾曼第80年後,盟軍仍受到考驗

《世界報》專欄作家考夫曼(Sylvie Kauffmann)在專欄中寫道:「美國領導層現在必須面對中國崛起。」澤倫斯基2日赴新加坡參加香格里拉對話時已深諳此道,他在會上請求中國停止幫助俄羅斯,彷彿1944年諾曼第登陸開啟的和平即將結束。

考夫曼也提到了美國總統雷根在1984年的演講,雷根當時曾說道:「孤立主義從來不是...也永遠不會是對付有擴張意圖的專制政府的有效回應」。

考夫曼將雷根的諾曼地信念與川普的美國至上主義進行了對比:「川普他反雷根(anti-Reagan),他綁架了共和黨。歐洲政府認為2020年拜登當選後他們能從惡夢中醒來,但川普還沒結束。」

另外,考夫曼認為歐洲自由派也四面楚歌,即將登場的歐洲議會選舉可能會是歐洲極右派政黨的重大勝利,有些右派政黨是根植於二戰後的新法西斯運動。而馬克宏他隸屬的中間派勢力在民調中遠遠落後於極右派,將會是嚴峻的考驗。

歐洲投資銀行行長認為,「在民粹主義份子承諾單調的解決方案並呼籲減少團結時,我們必須記住歐盟每天為我們做的事情」「新的地緣政治秩序正在形成,歐洲成功的基礎正受到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