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錕談台北市長那一役 連勝文到底輸在哪?


2014台北市長一役,背景超硬的連勝文敗給市井小民柯文哲,而連勝文會輸的原因之一就是他那被諷為「不知人間疾苦」的優渥背景。(圖片來源/連勝文臉書)

作者簡介

李錫錕


1947年生,美國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現為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兼任教授。開設「政治概論」課程近四十年,退休後仍以兼任教授的身分繼續執教。擅長以辛辣的觀點融合時事及年輕人流行的語彙,將深厚的政治哲學基礎擴及生活日常,打破許多人對政治學的狹隘想像,也因此深受學生推崇,甚至有畢業生說,這是大學四年裡必修的一堂「人生」課。

一般而言,國家的首都是權力的核心,各類既得利益者的大本營,可謂是菁英中的菁英的天堂。他們因為物以類聚,惺惺相惜,日常生活是「行則連輿,止則接席」(曹丕形容三國時期首都洛陽菁英的生活盛況),不知不覺中「往來無白丁」,換言之,菁英分子遂脫離群眾了。古書上說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現象,往往以首都地區最為嚴重。

脫離群眾並不是國民黨獨有的毛病,而是人類根深柢固的劣根性之一。孟子曰:「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民主政治基於對人性劣根性的體諒,所以設計了「任期制」,尤其是權力較大的行政首長,任期通常不能太長,而且不得連任太多次。因為任何人都可能被權力所腐化,即使不是他本人,誰能保證他的家人、親友不腐化呢?反過來說,「下臺」的壓力正是他免於腐化的保證!

富二代不可恥,可恥是靠爸又不努力

政治學理論指出:權力的掌握經過相當時間後,由於承平順利,掌權者逐漸趨向保守與自滿,於是產生一種壟斷權力的「階級心態」,對於同質性很高的統治菁英越來越「水乳交融」,權力變成世襲,對於低階層民眾越來越「格格不入」,對於高品質的生活方式也越來越「視為當然」,於是「精緻文化」出現了:貧富差距拉大,白手起家困難,婚姻考慮家世,升遷顧慮背景,一種新興的封建社會隱約成形。

尤其在首都地區,「階級心態」與「精緻文化」更是越來越明顯。且看今天臺北市敦化南路的住宅區象徵的是一種階級,內湖地區則是另一種階級,如果在萬華地區又是不同的境界,「精緻」的空間是無限大的。顯赫的家世、高級的住宅、豪華的轎車、精美的飲食……這一切不但是實質上的成就,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滿足,換句話說就是一種炫耀的快感與勝利的喜悅。

問題是,「階級心態」與「精緻文化」到底只是少數既得利益者的「標準配備」,對大多數的非既得利益者而言,他們對這些「標準配備」的反應就值得注意了。首都地區的民眾資訊靈通、政治意識高漲,先天上容易對執政者不滿,因為執政者難免與既得利益者畫上等號,一旦大多數的民眾對這個「標準配備」產生敵意,選舉便成為他們表達敵意的有效管道。一般而言,有兩個狀況最可能造成他們的敵意:

首先是當既得利益者掌握權力的時間長久,「階級心態」與「精緻文化」已經相當定型,下層階級往上流動的管道受阻,使得貧民總統、布衣卿相的幻夢破碎時。

在這種僵化的社會結構中,多數被統治者覺得「翻身」無望,對於「現狀」不覺得有珍惜的必要,甚至覺得「變」也無所謂。例如最近幾年的選舉,高階層菁英動輒喊「政權保衛戰」、「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口號,多數民眾反而願意「換人做看看」,兩者的「認知差距」很大!

再者是當經濟不景氣、治安亮紅燈、環境受到汙染、交通壅塞、教育品質惡化、政商勾結舞弊……等問題出現,執政當局未能有效解決,引起多數民眾的不滿與怨恨;於是,現代社會民眾的投票行為越來越受到這些問題的影響,政治學者把這種現象稱為「議題政治」。

當這些問題越來越嚴重,或者民眾「覺得」越來越嚴重,相對的,他們會更怨恨既得利益者,因為他們「覺得」:有錢有勢的人基礎雄厚,比較不怕經濟衰退;有錢有勢的人有能力享受嚴密的保護,比較不受治安影響;有錢有勢的人不怕交通阻塞,因為他們乘坐司機開的豪華轎車;有錢有勢的人不在乎教育品質,因為他們老早把子女送往國外就學;有錢有勢的人不在乎官商勾結,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受益者……這些「覺得」未必是事實,但是卻有「事實」的影響力。近年來民間一股反金權、反特權的情緒,基本上就是一種「議題政治」的現象。

現代社會日趨開化,在面臨「一人一票」的選舉競爭中,帶有「階級心態」與「精緻文化」色彩的候選人或政黨常常處於不利的態勢;反之,群眾色彩濃厚、以「求新救變」與「反金權、反特權」為號召的候選人或政黨,常常能獲得選民的高度認同。

不過,其實這些看似能夠打破階級,帶來平等的口號,都是空的。階級一直都存在,只是換句話說而已。

例如:今天你去跟一個計程車司機說:「你是社會的最低層。」

他會回你:「林北不載你。」

但如果你再跟他說:「每個人都扮演不同的角色,你也同樣扮演著不可或缺的一角,將軍是上將,你也不錯啊,你是運將。」

司機想必就開心不少,事實上什麼都沒有改變,都只是話術而已。從選舉的觀點,過度「譁眾取寵」的候選人固然扭曲了民主精神,但是過度「完美」的候選人卻有落選之虞,因為民眾覺得他「高不可攀」,何必還要為他「錦上添花」呢?處於今日民主時代,當政治人物無法給年輕人向上提升的夢想,那就必須面臨被選票轟下臺的命運。

2014台北市長之戰,連勝文輸在哪

2014年的臺北市長選舉結果可能也說明了「不完美的時代」對「完美」的排斥。國民黨的候選人連勝文堪稱是臺灣社會「標準」的「世家子弟」。

出生良好、學歷漂亮、坐擁嬌妻稚子,但此次選舉中,卻被外界定調為平民與權貴之戰。連勝文無法拋下自己出身權貴之家的包袱,反而是對手柯文哲平民出身、一路靠自己奮鬥的醫師背景,獲得支持者的認同,而連勝文父親連戰及郝柏村的選前發言,更引發民眾對他靠爸族的議論及不滿。

以臺灣社會而言,由於女性自主性提高,離婚率已經排名全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四十年前,每十二點五對新婚夫婦有一對分手收場,現在則是每五點三對,將有一對不歡而散;在大臺北地區,每十二名學童就有一名是單親家庭背景,可見「自由與開放」的精神可能早在臺灣流行已久。

事實上,國民黨的「創立者」孫中山先生不但是政治革命的領袖,更是婚姻革命的先鋒。其實社會上到處充斥著我家這麼「複雜」的家庭悲劇,那是傳統婚姻結構所產生的黑暗面,它壓抑了人性、扭曲了價值觀、造就了許多無辜的犧牲品,一切多麼無奈!尤其經過數十年來的人口流動,數百萬的民眾離開中南部到臺北地區討生活,背景「複雜」者不知道有多少。

有一點他們忽略了:當民眾擁有自由意志去喜歡或支持他們的領袖(不論是各行各業的領袖),他們所有肯定的對象必然是一種「象徵」或是一種「形象」,這種象徵或形象代表著民眾追求的夢想,而且是「覺得」可以追求得到的夢想。美國名作家柯爾達在他的名著《不朽的夢露》中有一段話:

瑪麗蓮.夢露代表民眾的夢,一種平凡人夢寐以求的象徵—性感、顯赫、名氣、金錢、快樂;她是一個活的證明,證明任何平凡人都可能得到這些東西……她是你隔壁鄰家的女孩,長大成為巨星。

夢露是性感巨星,但是被美國民眾愛戴的程度,遠超過其他性感明星,原因之一是夢露出身於孤兒院,家世寒微,反而更容易獲得一般人的認同。

國民黨近年來的選舉提名策略常常遭致民眾不滿,與這種貴族心態的「家庭價值觀」不無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