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一休該不該修?賴清德:會踏實面對這個問題


新閣揆賴清德8日正式走馬上任,工商業界對他最期待的就是過去他大聲疾呼一例一休修法的立場。(圖片來源/Pixabay)

新閣揆賴清德8日正式走馬上任,工商業界對他最期待的就是過去他大聲疾呼一例一休修法的立場。

除了台北市長柯文哲向賴睽喊話「大家都不喜歡一例一休」外,在同日國民黨中央舉辦的一場國策顧問聯誼會中,工總秘書長蔡練生也猛批一例一休對工商業界造成衝擊。包括前勞委會主委趙守博都批評,總統蔡英文說政府是公親不是事主,但蔡英文政府就是事主。

賴揆會不會打臉賴市長?

賴清德過去在台南市長時期持續主張一例一休應該修法,新任副閣揆施俊吉上任之初也受訪指出,若有需要微調,就進行微調,讓外界猜測賴內閣態度應傾向於修法。

不過賴清德上任閣揆後的態度就轉趨謹慎,並未再說出要修法的字眼。在8日下午到賴清德上任後,第一次到記者室與記者寒暄時,有媒體問他對於「一例一休」修法的看法?初次受訪的他只說:「會踏實面對這個問題。」賴揆會不會打臉過去的「賴市長」,現在成為各界觀察重點。

一例一休上路,超過七成企業人事成本增加3%以上

總統府第12、13任國策顧問在國民黨中央舉辦聯誼會,會中邀工業總會秘書長蔡練生簡報一例一休議題,並請包括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在內的出席來賓表達意見,會後舉行聯誼餐會,並邀請到前總統馬英九參加。

工總與全國商業總會在1月期間,對企業會員進行一例一休意見調查,結果發現人力密集的行業及規模小的企業人事成本增加較高,單一企業實際增加人事成本金額最多有高達12.81億元新台幣;人事成本增加3%以上者占72.8%。

蔡練生說,在遵守每7日至少應有1日例假規定方面,有67.4%的企業表示會對排班造成困擾。在休息日加班費的計算上,法律規定加班4小時以內要以4小時計,逾4小時至8小時則以8小時計,也有高達67.8%的企業無法接受。

這樣的加班費規定,已造成許多企業縮編、減產,或由老闆自己做,甚至結束營業,而一例一休的整體衝擊就是凍結工資、不接急單、增聘外勞、縮小規模等方式。

前勞委會主委:勞資要雙贏,政府態度要中立

在國民黨政府擔任勞委會主委長達6年時間的趙守博說,勞資是要雙贏,政府偏勞或偏資都是不對的,他認為一例一休當然是有問題,過去蔡英文曾說,政府在一例一休是公親變事主,但政府在這個制度上就是事主,過去蔡總統對華航罷工事件說一句話,如果不是忍無可忍,怎麼會罷工的說法,但政府在勞資爭議方面應是公親而非事主,這是明顯偏向勞方,是錯誤的。

趙守博批評,馬英九政府在2016年修改勞基法,把每週工時調降為40小時,就是一例一休、周休二日的概念,國民黨政府早就做了,為何國民黨人都沒有出面說明?

趙說,一例一休的問題就在於太過瑣碎,全世界勞資關係的法律都要保留勞資協商的空間。包括加班費的計算方式,連蔡英文總統都說看不懂。台灣的勞工有3分之一的收入是靠加班而來,一例一休實施後企業不給勞工加班,就是因為勞檢讓資方風聲鶴唳的緣故。

一例一休讓人連亡母都不能祭拜,怕勞檢的工人說自己是來玩的

在場的前國策顧問許文彬說,去年底他們全家在母親的忌日要去善導寺祭拜,結果寺廟竟然沒有開放,寺方告訴他們是因為一例一休,所以每個禮拜一都要休假,不能開放,這是他親身的經歷,覺得實在無法接受這種沒有人情、文化倫理的制度,他認為法要有彈性與空間。

趙守博還舉了一個例子,說自己在回鄉過年時去拜訪老同學的工廠,裡面的員工看他一身西裝走進來,竟跟他說他們「都是來玩的,不是在工作」,因為他被員工誤以為是勞檢員來了,「政府的制度何必要讓人變成這樣?」

不過,趙守博也說,勞檢員的增加是必要的,若有資方不照勞基法來做,沒有勞檢制度或勞檢員,要如何保障勞工權益,所以在這一點上,他與工總的意見相左,國民黨也不應支持工總的看法。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表示,一例一休不是惡意,但太天真了,顯示國民黨也同樣傾向於一例一休應該修法的態度。

吳敦義說,一例一休就像是要讓2300萬人都穿同一雙鞋子。醫院的護理師、護士、遊覽車司機,怎麼可能突然就交班,很多行業都無法實現,希望賴清德將來能夠如他所說的,做一些適合的調整,他會「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