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騙局:中國企業如何從華爾街盜取500億美元?


在加拿大多倫多影展上首映的The China Hustle,揭露了中國企業藉由謊報資料的方式,在海外取得上事資格的弊端。(圖片來源/The China Hustle臉書)

在上周五舉行的加拿大多倫多國際影展上,一部由多位華爾街知名人士出資及參與的紀錄片「中國大騙局」(The China Hustle)首辦了首映活動,這部電影揭露了許多中國企業如何藉由公然謊報資料的方式,同時利用華爾街券商與投資銀行的貪念,在過去十多年來輕易在海外市場取得公開發行上市的資格,並從西方投資人手中攫取了高達500億美元的財富,更糟糕的是,這項問題不僅直到目前都還一直存在,並且大多數投資人也仍舊渾然不覺。

身兼本片導演與編劇的Jed Rothstein在接受彭博社(Bloomberg)的電話專訪中談到,拍攝「中國大騙局」的構想起源於2015年5月,當時他經人介紹與華爾街獨立研究機構GeoInvesting的共同創辦人,後來也出任本片主角的Dan David進行了一次會面,在那次會談當中,David向他描述了一個有關在美國掛牌上市的中國企業疑點重重的故事,而這個據Rothstein描述為讓他驚訝萬分的故事內容也引起了他拍攝本片的興趣。

透過「反向購併」手法取得在美國上市資格

Rothstein表示,故事的一切與2000年以來,許多中國企業透過「反向購併」手法(即俗稱的借殼上市)取得在美國股票上市的資格有關。隨著中國經濟在改革開放後的迅速崛起,許多投資人都急切地想要參與中國經濟成長帶來的利益,同時在美國股市當中則是有許多經營不善的上市公司想要找機會套現出場,於是便為這些中國企業開啟了這道方便的巧門。

根據新加坡管理大學(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曾經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指出,在2000年到2011年之間,總共有548間中國企業透過此種借殼上市的管道成為了美國的股票上市公司,雖然這些公司藉此避開了申請首次公開發行上市(IPO)所需的嚴格審查過程,但卻為投資人帶來難以預料的潛在風險。

而在那些想要從中國龐大的經濟利益當中分一杯羹的投資人裡面,本片的主角David便是屬於其中的一員,他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趁低價買入許多中國企業的股票,而這項投資策略也的確讓他在2009年達成229%的驚人報酬率。

浮報營業收入40倍之多

然而到了2010年的時候,由目前已經十分知名的華爾街禿鷹Carson Block所創辦,但當時還沒什麼名氣的渾水資本(Muddy Waters Capital)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指控總部位於中國河北省的東方紙業(Orient Paper)將2009年的營業收入浮報了40倍之多,此項消息導致東方紙業在紐約證交所掛牌的股票價格暴跌40%,儘管主管機關事後的審查並未發現違法之處,但此次事件卻也已經引起了David的注意。

以東方紙業的事件為契機,加上David手中持有的其他中國企業股票也出現可疑的傳聞,於是David決定開始學習中文,同時雇用了一名中國的律師幫他調閱其中30間企業在中國申報的公開財務數據,並且將這些資料與同一間企業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申報的文件進行比對,結果發現兩邊的數字竟然完全核對不起來。

從2010年開始,包括GeoInvesting在內的研究機構陸續對這些借殼上市的中國企業提出了質疑,而這些質疑也的確獲得了主管機關與市場的注意,數十家中國企業被取消上市資格,一些企業遭到SEC或投資人的控告,有的企業則是乾脆申請破產一走了之。

問題的本質沒有太大的改變

儘管如此,導演Rothstein認為這些年來問題的本質基本上並沒有出現太大的改變,人們忽略了這整件事情代表著中國企業的經營高層可以公然對SEC與投資人撒謊,並且在投資人因此損失將近500億美元,其中包含政府年金與退休金帳戶損失的140億美元之後,這些從中獲利的企業高層,以及在華爾街擔任幫兇的律師、券商與銀行,幾乎都不需要為他們的行為付出多少代價。

為本片出資的2929娛樂公司(2929 Entertainment),其創辦人便是知名華爾街億萬富豪,同時也是職業籃球達拉斯小牛隊老闆的馬克庫班(Mark Cuban)。日前在接受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專訪時,庫班談到了他參與本片的緣由,並明白表示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他對SEC的工作表現不是十分滿意」。

仍有100間中國企業申報虛偽不實的財報

根據David的調查,截至目前為止在美國股市當中,仍有市值總額高達1兆美元的100間中國企業還在申報虛偽不實的財報資料;此外,針對包括阿里巴巴在內的一些知名中國企業所提供的財報數據,電影中也對其真實性提出了質疑。

David指出,原本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後,主管機關有著很好的機會可以適時調整來因應跨國監理的問題,但顯然他們已經錯失了這項契機,而主管機關的無所作為也迫使像他這樣的投資人必須靠自己來揭發這些中國企業的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