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哲「被認罪大審」讓兩岸無法一家親


李明哲一案今日審理,在法庭上李明哲認了一切公訴人的指證。到底他是真認罪,還是被認罪?(圖片來源/尋找李明哲@FB)

台灣社運人士李明哲自3月19日自澳門入境中國後,立即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但音訊全無,直到5月26日中共國台辦才證實遭捕之消息,然而卻一直沒有任何後續資訊。

李凈瑜忽然收到李明哲受審之消息

李明哲之妻李凈瑜表示,9月6日上午忽然接到自稱是李明哲委任律師張忠偉的來電,要她前往湖南省岳陽市旁聽李明哲的審判。

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7日也對外公告,李明哲將於11日上午9點半於第14審判庭公開審理。

李明哲被捕已長達173天,這個消息對於家屬來說,的確是相當振奮,因為終於有機會與親人見面,難怪李凈瑜6日召開記者會說「我迫不及待見到我先生」。

中共此時審判李明哲是擔心事件更國際化

當台灣社會對「李明哲事件」的關注日益下降,但中共為何此時要審判李明哲,讓這件事「冷飯熱炒」的再度成為台灣人關注的焦點?據了解,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為了李明哲審判,加大了各種保安工作,戒備森嚴,如臨大敵,那中共何苦如此勞師動眾?

10月18日中共即將召開十九大,應該希望當前的兩岸關係維持穩定,難道不擔心這件事在台灣再起波瀾?有什麼急迫性非要現在審判,不能拖到10月18日以後?

李凈瑜表示這位張忠偉律師具有黨支部書記和岳陽市第七屆人民大會代表的身份,顯然具黨政背景,所傳的話應該屬實。但為何4月初李凈瑜想前往中國探視李明哲,但到機場才知台胞證已被取消,如今卻可入境?如果沒有高層拍板,誰敢放行?

由於李凈瑜原訂10日要赴日內瓦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強迫失蹤小組」就李明哲案所召開的會議,所以中共是否藉此審判想攔住李凈瑜赴歐洲?因為李凈瑜已經赴美國聲援李明哲,引發國際關注,如果再赴歐洲,影響層面將更擴大。由此可見,李明哲事件往「國際化」的方向操作,的確讓中共擔心而投鼠忌器。

中共果然讓李凈瑜與海基會人員登陸

果然10日早上,李凈瑜在松山機場順利拿到登機證,經上海虹橋機場轉赴長沙。陪同她的包含律師范值誠、海基會科長林淑敏、代科長王振炯,另外,李凈瑜亦邀請前立委王麗萍、律師蕭逸民及呂培苓一同前往。不過,因中共表示王麗萍「不適宜陪同」,因此沒有一起登機。

而李明哲的母親也在10日由桃園機場直飛長沙,並由律師胡原龍及海基會高級專員丁美君與李庭宇陪同。

由此可見,這打破了從蔡英文上台以來,中共拒絕與海基會接觸的立場,讓低迷已久的兩岸關係展露一絲曙光。

李凈瑜態度從高調到低調

李凈瑜10日在松山機場的態度十分低調,不發一語,似乎不想節外生枝。這與她在6日記者會時的強硬立場,判若兩人。當時她與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高喊「抗議黑幫中國政權,立即釋放李明哲」,呼籲更多台灣人站出來,一起與中國嗆聲、挺李明哲。李凈瑜並並語帶哽咽地說,感謝社會高度關注李明哲新聞,「台灣社會給我最堅持的後盾」。

事實上,從李凈瑜9日出發前的聲明就可看出態度的轉變,並做了最壞的打算。她懇求國人若看到李明哲在非自由意志下,在法庭中做出或說出某些難堪的言行,請國人體諒,因為那就是中國政府的拿手好戲「被認罪」而已。她強調,前往中國並非要挑釁,也不是要去爭辯,而是要看到正義降臨,讓李明哲可以尊嚴、快速、平安地回到台灣。對於外界擔心她成為下一個劉霞,她表示,倘若最後也「被失蹤」或淪為人質,「請大家不要營救我,我自有自處之道,不必為我浪費社會資源」。

李明哲案似與「家務事」牽扯不清

據王麗萍表示,她們是看到媒體,才知道除了李凈瑜赴陸,還有李明哲的母親,因此說「我們很錯愕」;王麗萍指出,中共律師策動李明哲的母親希望規勸李明哲認罪,李明哲的母親也曾說:「李明哲向祖國認錯道歉就可以回來」,所以「這是一個戲碼」。

王麗萍意指中共是搞「兩手策略」,但另一方面,卻又凸顯李凈瑜與李明哲母親之間似乎立場不同,而且並無聯繫。這麼大一件攸關人命的事,婆媳兩人竟無互通訊息,讓人感到意外。當李明哲事件與外界不得而知的「家務事」牽扯在一起,增加了事件的複雜性。

王麗萍赴陸成功增添戲劇性

誠如前述,李凈瑜赴陸觀審原請王麗萍陪同,但卻傳出是我方陸委會轉達中方的立場,認為王「不適宜陪同」。然而,王麗萍卻在10日傍晚發出「絕不讓李凈瑜孤單」聲明,強調「不坐以待斃,不向命運低頭,不仰人鼻息........」,並已經隻身先赴武漢,正要轉往岳陽,且過程未如陸委會所言遭受中共官方阻撓,她質疑「陸委會轉告的中方態度是否失真、誇大?」,「如果官方一再毀了政府公信力,是政府在自毀」。

王麗萍的說法似乎在暗示陸委會與中共是站在同一陣線,意圖阻擋她赴陸。而她則是成功闖關,達成不可能的任務。但事實上真是如此嗎?陸委會有必要阻撓王麗萍赴陸嗎?由於中共始終未明確告知王麗萍可否赴陸,所以陸委會應是善意提醒可能去不了,而非惡意的阻撓。

因此,在當前兩岸關係不佳的情況下,我方政府能著力的空間有限,過多苛責台灣內部應該團結一致對外,而非相互指責,共同努力讓李明哲早日回家,過多苛責並無實益。

中共對李明哲的指控都還是言論的層次

中共檢方指控,李明哲透過網路,炒作中國國內事件,散佈多黨輪流執政的理念,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李明哲則對「散布惡意攻擊抹黑中國現行制度的言論」認罪,並感謝中國執法部門的文明辦案,讓他得知過去的思想是錯誤的。

這場「認罪大戲」讓台灣人驚訝於兩岸的巨大差異。即便中共對李明哲的指控都是真的,證據也確鑿,但他所犯的都只是「言論自由」的層次,根本沒有到「著手實施」。台灣在1979年發生的「美麗島事件」還有具體行動,這顯示中國現在的政治氛圍,與1970年代台灣的「白色恐怖」無異,連「思想犯」都要一網打盡。兩岸之間的政治發展差距,何止40年。

而台灣的政治審判,最後一次是「美麗島大審」,如今讓台灣人終於能「溫故知新」。請問,這樣要如何讓「兩岸一家親」成真?要如何讓台灣人更支持許歷農的「放棄反共論」?

其實,李明哲是外省第二代,是一個充滿「大中國情懷」的人,他關心中國,才會希望中國民主化。結果,卻成了「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受害者。這證明,中共對於「民主統派」的恐懼,還高過「台獨」。

最後,李明哲這種書生論政,竟有能力顛覆中共如此巨大的政權,那中共會不會太脆弱了呢?中國的自信心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