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一休》企業:已遵守勞基法 問題還這麼多 到底是誰的錯?


遠東鐵櫃鋼鐵公司副董事長陳朝坤認為,一例一休上路後所造成的困境中,最嚴重的就是勞資間關係變得更加對立,這對企業和經濟發展都相當不利。(攝影/蕭芃凱)

「要說最大的困境喔......,其實是資方和勞工摩擦、對立的關係變得非常嚴重,以前大家一起拼經濟、有共同心,現在勞工好像都覺得老闆就是愛斤斤計較......,」被問起關於一例一休對公司的影響時,遠東鐵櫃鋼鐵公司副董事長陳朝坤,給了這樣一個有點令人訝異的答案。

多角化經營的公司難適用,管理層面變複雜

在一例一休上路之後,每每只要一談到錢、人事成本問題,不少企業主都直接被扣上慣老闆、苛老闆的帽子。陳朝坤無奈地說,公司其實早就全面遵守周休二日的規定,以前勞資雙方只要談好,大家處理上都很單純。但新制上路後,就算公司已經全面按照勞基法的規定走,還是會有員工認為權益受損來吵,或是有些人想多上班,卻受限法規無法多排班等,種種僵化的管制讓守法的企業主實在很難做事。

單以遠東鐵櫃鋼鐵公司本身來看,雖然公司傳統做的是金屬辦公家具製造,但這十幾年來也逐漸轉型,跨足觀光旅館、停車場管理、運動中心管理、物流業等。一例一休上路之後,排班周期變得複雜、加班費不同,像是旅館必須24小時都有員工上班,運動中心則是被體育署規定一年只能休館三天,對總管理處來說就會產生管理上的不易。

「你說我們到底是製造業還是服務業?」同時身為金屬家具公會前理事長的陳朝坤進一步舉例,很多公會會員也反應,辦公家具表面上是製造業,但家具賣場卻是星期六、日才會有人潮,製造端和通路端有不同的工作時間需求,光是同一間公司就有這麼大的差異,現在卻必須一體適用。

基層員工想要加班,人事成本增加讓雇主兩難

此外,人事成本增加確實也是一大難題。陳朝坤表示,目前製造工廠機台70%以上都已經自動化,問題相對比較小。但以旗下旅館、餐廳來說,過去多以兼職員工來配合正職員工的休假或營運尖峰倒是配合得宜。然而,自從去年先行上路的「七休一」,規定國定假日出席必須給予雙倍薪水,現在連請兼職人員都有壓力,更遑論正職人員的加班費。

陳朝坤坦言,估計一名員工加班一天,公司平均成本多700元,為了控制成本和符合法規,現在只好要求員工盡量不要加班,但是又有一些基層勞工反應需要多加班來賺錢,造成雇主非常兩難。「這到底是我的問題?還是政府的問題?說老實話,台灣經濟這幾年已經這麼不好,我們不靠加班真得有辦法像國外的經濟一樣嗎?」

企業跟人的血管一樣,缺乏彈性「會中風」

陳朝坤認為,事實上,光是製造業就有分為勞力密集的製造業,或是自動化的工廠。勞工也是一樣,有各種不同工作型態的勞工,藍領勞工、白領勞工的想法一定不同,若再更細分,就算是一間小小的餐廳,後台廚師跟前台服務生、清潔人員也不同,政府應該去好好搞清楚勞工到底想要什麼。

「政府真得想幫勞工嗎?那就不要再一直徵詢那些工商大老的意見,」陳朝坤忍不住抱怨。他表示,自己雖然也是工商團體旗下的會員,但老實說工商大老們談論的議題,對中小企業或基層勞工來說實在太遠,根本找不到問題的痛點,建議勞動部和經濟部應該好好坐下來聽聽,不同產業別下各種型態的企業,還有各種階層勞工的心聲和需求。

陳朝坤說,在相關爭議衝突下,各方一定都有利益考量在,政府如何找到一個平衡點?關鍵就是給予大家彈性空間,如果勞、資雙方能夠透過協商解決的事情,就盡量不要用硬性規定去限制大家必須怎麼做,「否則到最後就會像人的血管一樣,缺乏彈性就會中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