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股董座或家族金控?顧立雄的「第一棒」會揮向誰?


顧立雄出任金管會主委的消息一傳出,金融圈一陣風聲鶴唳。(攝影/蕭芃凱)

­新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今天在金管會舉行他上任後的第一次記者會。他說,公司治理不只有四個字,而是探討「棒子」跟「胡蘿蔔」關係。金管會將在講究誠信前提下,去訂定明確的遊戲規則,如果公司沒有誠信,「棒子一定會下去,這是我基本的觀念。」

這句話聽在家族金控業者、公股董座耳朵裡頭,肯定覺得「渾身不對勁」。其實這位還沒上任就讓前金管會主委曾銘宗稱「路人甲」,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之子連勝文痛批「不尊重專業」、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是「金融錦衣衛」等批評通通都出籠的新任主委,現在就像是突然被丟入萬年不變「金融醬缸池」中的「鯰魚」。

顧立雄到底想做什麼?金融界四處打探

顧立雄的出場,可以說是「轟動武林、驚動萬教」,一時之間,金融圈一片風聲鶴唳,尤其顧立雄不斷強調:「他擔任主委的主要工作是加強金融監理,尤其要改進金融界家族化的情形」,目前幾個家大業大的金融家族已開始私下打聽「顧立雄到底想做什麼?」幾位任內出包不斷的公營行庫董座,如今更是聞「顧」為之心膽寒。

對比台電815停電,經濟部長李世光和中油董事長陳金德因基層工程師與外包商一個無心失誤,負政治責任黯然下台。而這一年多來,台灣的公股行庫人謀不臧出包的情形,其過失比815停電事件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從來也沒看到財政部與公股行庫董座有像李、陳二人負起責任下台。

只是這次行政院改組期間,顧立雄確認擔任金管會主委後,這段時間不少公股金融圈的董、總紛紛傳出考慮是否提前申請退休,這些看到「顧」上台就急著「腳底抹油」的相關人士,無非就是希望圖個「安全下庄」,免得東窗事發後「跑都跑不掉」,或是年老歲月要在獄中度過、官司纏身。

時間回到2014年台北市長那一場大選,當年柯文哲大勝連勝文後,不少敏感的藍營官股董座,就知道國民黨大勢已去,自知自己是政治任命,理當隨政黨輪替而下台。當時這些藍營任命的董座們打的算盤:「2016年如果換綠營執政,自己鐵定被換下來」,所以從2014年到2016年政黨輪替前那一段時間,這些董座們大多已無心任事,過著「數饅頭」的日子。

官股董座螺絲一鬆就出事了…

其實在蔡英文當選總統不久後,有不少官股董座公開表示將隨政黨輪替而下台,其中兆豐金蔡友才更是早早自我請辭,還沒等到蔡英文就職就掛冠而去,這讓其他公股董座的態度有點尷尬,那時第一金董座蔡慶年,深知自己藍營身分,又是陳冲嫡系人馬,便公開對媒體說有關他的位子,他是抱著「LET IT BE」的態度,隨遇而安。

而公股行庫螺絲鬆懈的結果,就是在蔡政府一上台不久,馬上爆發驚天動地的兆豐金洗錢事件、一銀就發生了提款機被盜領事件,以及最近被爆出來的慶富集團詐貸案。

只是沒想到林全組閣後,由於林全在金融系統上重用「財政幫」以及「部屬幫」,加上金管會主委是丁克華、財政部長許虞哲的關係,所有的財金人事案幾乎全部保持不動。而林全一句「讓現任者做好做滿」,更讓原本已準備打包走人的蔡慶年又繼續做下去。

蔡慶年的第一金董事長位子一坐就是七年,明年就要邁向第八年。這樣的任期,幾乎堪比兩任總統任期,是目前在位最久的官股董事長。

在位最久不打緊,關鍵在於位子坐得最久,狀況也特別多。細數蔡慶年任內,包括第一金投信炒股案、第一金人壽鉅額虧損案,第一銀行大陸河南城鎮銀行投資暴衝案、一銀ATM盜領案,以及今年最新冒出來的慶富超貸案,這些案子的嚴重程度絕對比815停電陳金德要負的責任大多了,只是金融圈的官官相護,蔡慶年至今安然無事。

蔡慶年成為第一金任期最長的董事長

事實上,蔡慶年之所以狀況連連又可以相安無事,主要來自於他相當懂得當官的「潛規則」,在藍營執政時代,除了屢以陳冲嫡系自居外,又有費鴻泰的太太王怡心在第一金當了10年董事,彷彿像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貼了「平安符」一樣。

政黨輪替後也因與前金管會主委丁克華與財政部長許虞哲有不錯交情,連帶讓林全繼續任用他,也破格任用了綠營立委葉宜津的弟弟葉光章擔任第一金證券總經理,關係做好也做滿。

只是葉光章在第一金證券總座任內爭議不斷,除了爆出違法資遣員工(近日剛被法院一審判決敗訴),期貨大錯帳,今年又踩到必翔案的大地雷,導致第一金證券大賠近億元,雖然台股行情大好,但它年底的財報數字可能有待觀察。

一位在民營券服務的金融專業人士就說,葉光章一連串讓公司賠錢的行為,要是在民營機構,高層恐怕早就要葉打包回家。結果葉不但沒受到懲處,第一金高層還在新閣揆賴清德就任前一天通過人事案,將葉光章送上第一金證券董事長的寶座,這樣的用心「佈局」不可言喻。

葉光章爭議不斷,趕在賴揆上台前升董事長

葉光章是最近的例子,其實早在今年6月,金融圈還傳出蔡慶年為了幫助好友許虞哲,找了一個第一金資產的退休董座鄭明華,暫時去幫許虞哲卡住台灣金聯的董座位置。

這些官場的人脈交流、安排、交換,讓蔡慶年成為第一金控有史以來任期最長的董事長,也是目前檯面上在位最久的官股董事長,而且這在官股的公司治理上,其實是一個負面示範。

肉腐出蟲、魚枯生蠹,「金控董座如果在位子上太久,就容易被利益相關人士給包圍,當董事長要下面的人放款,下面的人敢不放嗎?」一位退休官股金控高層說。當年前彰銀董事長蔡茂興、前一銀董事長陳安治和台灣中小企銀董事長蕭介仁,被稱為「金融三劍客」所引爆的本土金融風暴,就是因為這幾個人在董事長位子坐太久了,關係太錯綜複雜,才會引發後續這麼大的風波。

新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要做好金融監理,杜絕金融圈「球員變裁判」的情形,其實一點都不難,公股金控董事長的管理絕對是首要執行的要務。

官股行庫能不能去除「官官相護」的沈痾,能不能擺脫「長官」跟「部屬」角色互換、位子輪流坐的荒謬文化,就看顧主委的決心與毅力有多大,只有從公股行庫出發,徹底改善台灣財政幫、金融幫「近親繁殖」、「永遠執政」的現象,讓產業清明,杜絕違法放貸掏空台灣,台灣金融業才有起死回生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