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一休》勞資衝突不斷 讓這家隱形冠軍想出走


新名企業董事長黃文仁表示,因為珍惜台灣的人才和老員工,所以選擇根留台灣,卻因為一例一休讓自己變得一個頭兩個大。(攝影/蕭芃凱)

「因為感念和老員工一起打拚的革命情感,還有珍惜台灣的人才,所以我們選擇把台灣總公司留著,不然大陸、越南這些廠早就可以獨立運作,現實一點的人,20年前老早就把台灣這邊關掉了,」說話的是新名企業董事長黃文仁,一般人沒聽過,但新名企業堪稱是全球規模最大的婚紗工廠,海外據點遍布10幾個國家、員工數約4200人,算是台灣的隱形冠軍。

牽一髮動全身,台灣法規變海外工廠也受影響

但是因為一例一休新制,卻讓黃文仁動搖了。他表示,雖然整個台灣的營運中心、工廠再加上一間門市只有大約150名員工,看似影響不會太大,不過由於新名的台灣總部同時掌管設計、業務和財務等重要營運層面,當國外的工廠都維持禮拜六上班時,若臨時遇到狀況需要總部技術、業務支援時,台灣員工的加班問題就成為一大難題。

黃文仁指出,其實充其量因排班、調班影響的人事成本一個月也才增加40萬元左右,真正讓他不解的是,在過去周休二日制度之下,其實加班費該怎麼給就怎麼給,該怎麼加就怎麼加,非常單純,「但是現在又是例假日、又是休息日,到底能不能上班?加班費計算也搞得很複雜!」

努力避免踩紅線,勞資雙方間仍發生衝突

至於屬於服務業的婚紗門市在排班上更是不容易,黃文仁表示,以前門市的營業時間為早上8點至晚上9點,分早晚班兩班制。但一例一休上路後,因為員工休假變多了,只好把營業時間跟著縮短,再固定禮拜一公休,兩班制直接改為一班制。但最後還是因營業成本墊高,又害怕誤踩紅線,現在乾脆外包給其他人來經營,彼此合作分攤掉成本。

黃文仁感慨,公司已經努力不要去誤觸到紅線,但勞資之間的糾紛還是避免不了。今年6月,一些會計和業務認為公司在因應一例一休的制度上沒有做得很好,一口氣同時有4名員工離職,讓他嚇得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要員工都不要加班,工廠若有急單也盡量都不接了,省得後續有更多的麻煩事。

從年輕時期,黃文仁就常常走訪海外國家,也觀察到每個國家不同的做法。他坦言,資方必須守法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在一味追求國外那些所謂「進步」的勞動法規和條件時,大家是否也要反思看看,那些真得適合我們嗎?台灣的勞動素質有辦法跟上嗎?

想要模仿國外法規,台灣勞動素質也應該提升

黃文仁進一步舉自己在德國工作的女兒為例。他表示,像他的女兒可以決定自己想要幾點上班、幾點下班、還有工作地點,除此之外,也能夠決定自己什麼時候想要休假。但在一切看似都很自由的前提之下,就是你必須確保自己把份內所負責的工作都做好。

「但在台灣,這有辦法做到嗎?」黃文仁反問,「像是有些員工上班會上網團購、聊天,其實我們都知道,但也不會多說什麼。不過,只要一提到加班,就會去斤斤計較加班時數,好像隨時隨地都在抓你的小辮子,一逮到機會就要去投訴你。」

事實上,也有基層員工和外勞向公司反應,希望能夠多加班來賺一點錢。黃文仁認為,光是一個加班的問題,各方都抱怨連連,讓彼此之間的關係愈來愈不和諧,如此過度僵化的制度其實到最後只會形成惡性循環,「對勞資雙方來說,想必沒有人能得到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