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豐的前世今生 顧立雄主委看仔細了


顧立雄擔任黨產會主委時打黨產有功,到了金管會是否也能大顯身手?(攝影/蕭芃凱、圖片合成/信傳媒編輯部)

隨著賴閣揆上任,內閣改組名單中最引人矚目的人事任命,當屬前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改任金管會主委一事。一派說法是顧立雄為司法專業背景,對金融相關知識不足夠,可能阻礙金融科技、相關產業法規的發展;也有人說顧立雄因為抓黨產有功,應該要到最大肥貓組織金管會大顯身手,徹底改革不時被揪出問題的金管會。

先不論顧立雄到底適不適合任職金管會,但他確實抓黨產有功,也可能真的要把國民黨「搞垮」了,只是顧主委似乎還漏了一隻大貓。

兆豐案虎頭蛇尾?原來與國民黨密切相關

你還記得去年爆發的兆豐案嗎?當時美國DFS(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宣判將重罰兆豐金涉及洗錢案,讓社會喧騰一時,兆豐案越滾越大。行政院為解決此事,成立了「兆豐銀行遭美裁罰案督導小組」,也將曾銘宗、丁克華、陳裕璋幾位前金管會主委以及財政部長張盛和、許虞哲等人移送監察院究責。

《信傳媒》去年報導兆豐金前董事長蔡友才曾出借國民黨黨營事業百億元的事實,當時也有許多媒體跟進追查,但隨著兆豐案虎頭蛇尾、草草結束,相關政府單位人員被究責,兆豐案似乎就這麼過去了,社會大眾也逐漸淡忘。不過,兆豐銀行與國民黨的淵源可沒這麼容易被抹滅。

兆豐銀行前世:中國來的

眾所周知,兆豐銀行的前身是ICBC(中國工商銀行),也就是所謂的中國國營事業,是中國五大國有商業銀行之一,2016年更進展成全球市值最大的銀行,不過ICBC轉作兆豐可不是直接改名這麼簡單而已。

ICBC早在清朝便已成立,在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後,第一波金融作業是先接收日本殖民時期在台灣所創立的銀行,台灣銀行以及土地銀行都是當時得來的。台灣銀行百分之百是政府的,國民政府接手後便成為國營銀行,而土地銀行的前身是日本最大的民營銀行──勸業銀行,國民政府接手後也將其轉變成百分百的國營銀行。當時蔣介石推動耕者有其田等土地改革,因此將勸業銀行的所有分行接收後便改制成土地銀行。

而第二波即是延續原先在中國的大型銀行,吸引他們到台灣開設銀行,包含上海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以及交通銀行等等,其中上海銀行是民營機構,ICBC及交通銀行則是國營事業。不過,國際局勢隨時在變動,當台灣退出聯合國、其他國家紛紛與台灣斷交時,國民政府便知道麻煩大了。

為了不被中國搶走,國民黨把ICBC變黨產?

隨著台灣不斷被斷交,國際地位不被承認的困境下,這些從中國來的國營銀行便也連帶被「拖下水」。交通銀行由於在海外沒有分行,沒有受到太大的牽連,但中國工商銀行可就不一樣了。中國工商銀行在倫敦、紐約、東京、雪梨等大城市都設有分行,在多數國家紛紛轉而承認中國之際,這些海外分行就危險了。

當時中國方搶先發聲,聲明在倫敦的ICBC分行屬於中國,宣示主權後ICBC倫敦分行便就此成為中國的囊中物。見到這個情況,國民政府便隨即將中國銀行改制,轉成中國國際商業銀行,並將財政部的股份通通改成國民黨的,因此ICBC才變成一家「黨營」的民營銀行。

之後中國國際商銀與交通銀行合併成兆豐銀行,這些轉成國民黨所持有的股票通通變成兆豐的股份,國民黨持續出售,至今兆豐銀行前10大股東名單包含財政部、行政院開發基金、台銀、富邦人壽等等國營及民營單位,已不見國民黨的名號,獲利可想而知。

顧立雄出任金管會,國民黨還能繼續耍賴嗎?

兆豐金和黨產有關,難道黨產會都不知道嗎?在兆豐金被踢爆涉及不當黨產後,時任行政院長林全曾下令金管會和法務部成立專案小組以釐清真相,但最後似乎也沒有下文。

為什麼黨產會動不了兆豐?據了解,黨營事業基本上會將資產都拿到銀行抵押,遇到清理黨產要將財產歸還國家,就必須先解除銀行的抵押。事實上,過去銀行公會曾為此事請益金管會,但當時金管會回應黨產條例中並無說金管會是主管機關,無法辦理。當時的金管會不敢動,但現在前黨產會主委顧立雄出任金管會主委,國民黨還能繼續賴皮嗎?

昨日(13日)開始,顧立雄便展開國會請益之行,拜會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成員施義芳、江永昌等人,查弊之心昭然若揭。預計15日與顧立雄會面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也說,兆豐案、浩鼎案與樂陞案等,牽涉法律問題的案件都還未了結,期盼顧立雄早日展現魄力,建立金融吹哨者制度。到底顧立雄能不能一如外界期待,發揮他除弊的功能,各界都在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