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願望常變來變去 長榮航前董座張國煒的「願」與「怨」


張國煒談到被趕出長榮集團的過去,他表示「自己失敗痛過一次就不會再犯第二次錯誤」。(攝影/蕭芃凱)

走過父親張榮發過世、家族爭產風波而離開長榮集團的張國煒,低調過生活了1年半,最近總算在一場演講上公開露面,雖然主題是「迎向挑戰 無所畏懼」,談「如何變成傳說中的獨孤求敗」。但看似勵志的話題,結合過往長榮集團家族的風風雨雨背景,在校園講座引起一陣旋風。

觀察久未露面的張國煒,說話依舊「生葷不忌」,一本「親民」作風,但內容坦率直白,上一秒還正經敘事,下一秒卻可能讓人冒冷汗,從勉勵學子不要怕失敗一席話,他自嘲「我這次也不算失敗,我是被趕出來,而且又找一條路」,「失敗痛過一次就不會再犯第二次錯誤」,下一句卻是「我就知道下次股權要弄好一點」,十足如他所言的美式自由風,但難得沒有顧慮的「做自己」,言談中有不少「願」要繼續打拚,但也聽出不少「怨」。

張國煒談父親很感念卻也如釋重負

對於離開長榮集團,張國煒以家族的情況「比較特別」來形容,所以自己心理有所準備,雖然過了1年多,他認為誰做父親的志業都不是問題,但一句「我父親的願望常常變來變去」,「當時我只是比較幸運」,就道出過去張榮發在希望兒子接班歷練上的一再轉變。

這場演講,主持人舉例自己家中丈夫與兒子的互動,經常只是一句話的簡短交談,張國煒自嘲「我都不敢回話」,父親對家庭是軍事性管理,雖然他常怨嘆,張榮發對朋友比對小孩還好;甚至舉例有些日本年輕人說「唉喲!張總裁這樣好恐怖」,比喻這是日本二次世界大戰的古董才這樣教育子女。

張國煒以「陰影」描述張榮發對他的教育,更說現在「如釋重負」,但也感念父親的教育,或許是種恨鐵不成鋼,所以要對小孩特別嚴格,這樣的教化,訓練他變得拘謹、嚴謹,否則人生處事態度,也沒有辦法達到這樣的極致境界。他還玩笑說,若是現在的小孩早就打電話說家暴了。

張國煒更以航空業重視飛安為例,說父親雖然也很注重,但「這點我贏他」,還消遣父親「他有我就夠了,我眼睛比較厲害,他罵人很厲害」。更凸顯與張榮發的關係常常處於緊張狀態。

母親告誡「別想到長榮上班」,卻命運捉弄人

張國煒認為愛飛機若與家族事業扯上關係比較沈重,他爆料,小時候曾想當公車司機,因為母親常晚上帶著他從民生社區住家搭0東公車繞一圈,長大一點又因警察很威風想當警察,會喜歡上飛機,約莫是國中第一次出國,父親帶他去日本,當時在管制觀光時代,搭飛機不容易,而且還搭乘國泰航空747-200飛機,「好豪華」,「從此愛上它」。

張國煒透露從小興趣就愛機械,「父親常把哥哥們完壞的玩具拿來給我」,「我當時很笨,都沒吵要新的」,但他都把壞玩具拆開,想辦法讓玩具能再動起來,「我就是有這個能力」。雖然愛上飛機,但他也坦然說,人生際遇很奇妙,原本沒想過父親會開航空公司,他小時候,母親也一再告誡「別想去長榮上班」,但長榮航成立後,他還曾晚上假借補習名義,偷偷去桃園機場看飛機,還笑說當時票務櫃台旅客名單只有一、二十人,「聽我爸說不是全滿嗎?」「好可憐阿!」。

「一個人長大」,讓張國煒想有「家」的感覺

張國煒兼具飛機維修師、機師資格,又曾是長榮航董事長,他揶揄說,自己最討厭董事長,因為父親曾對他說,不管兼幾個工作,薪水就是領最少的那一個,「阿就董事長最低阿」。他更挖苦自己,因對父親的事業有責任,但「離開長榮當然對我比較好,那不是人待的地方」,差點讓場面變得尷尬,好在隨後他又補了一句「但對別人比較好」,化解現場氣氛。

張國煒在這場演講中感性講到希望星宇航空的工作環境要有家的感覺,以往也把長榮員工當家人,「因為這跟我的成長環境有關」,「因為我都一個人長大」,不經意透露自己多年來的無奈心境。

如今張國煒與父親一手建立的家業分道揚鑣,但新航空公司取名「星宇」,當中的「星」就是對父親的尊敬,因為父親跑船時沒有GPS,只能仰望星空,自己當飛行員也仰望星空;而當張國煒講到機師、空服員首要信念就是飛安責任,口氣也有張榮發味道,不管有多少的「願」與「怨」,他終究是張榮發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