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都是因為他? 台中商銀、第一金證同踩地雷股必翔


台中商銀從今年1月才開始和必翔有借貸往來,沒想到不到半年必翔就爆發了炒股案,堪稱是最倒楣的苦主。(圖片來源/翻攝自Google Map)

台股創下史上最長的萬點記錄,每天只要一開盤都在改寫新紀錄,可惜的是,資本市場的地雷股較以往卻是有增無減。尤其曾經被視為「台灣之光」的老牌電動代步車大廠必翔實業,前董事長蔣清明涉嫌炒股,被依違反證交法起訴,讓人感到不勝唏噓。此外,必翔本身也因財報難產,恐怕得面臨下市的處分,股東手上持有的股票即將變成壁紙。

必翔案讓眾多金融機構都踩到大地雷

「其實必翔案不輸博達案,甚至還比樂陞案更嚴重!」一名資深證券圈人士感嘆。

為什麼他會這麼說?因為這次受傷的不只有投資大眾,為數不少的金融機構也通通踩到這顆大地雷,其中更不乏大型、投資績效好的券商和銀行。據業內人士透露,這次總共約三分之二的券商都中標,5月剛爆出炒股案時,推估最高損失金額高達12億元,必須注意的是,這個數字還不包括銀行端的損失。

而在這之中,台中商銀、台中銀證券,以及第一金證券恐怕是最大苦主。從公開資訊觀測站可以看出,必翔董事長伍必翔和大股東蔣清明共有約4.6萬張股票設質,這兩位必翔大股東表面上約37%的高持股,已經有部分透過設質來套現。值得注意的是,擁有兩人質押股票6665張,股數排名第四的台中商銀其實是今年1月才「進場」的新手苦主。至於台中商銀的子公司台中銀證券災情也不小。

證券圈盛傳,今年年中台中銀證券前董事長林樹源和前總經理吳傳仁紛紛請辭,就是要為踩這個地雷,導致公司背負虧損而負責。然而,大家好奇的是,其實必翔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董事、副總經理、財務主管、會計主管等高階主管開始陸續離職,已經讓人隱約嗅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為什麼台中商銀和台中銀證券卻在今年起才接連跳進這個火坑?

吳傳仁把必翔從第一金證帶到台中銀證券?

要回答這個問題前,必須先談到另一大苦主,近來因人事升遷案頻頻躍上新聞版面的第一金證券。第一金證不只董事長葉光章是立委葉宜津的胞弟而遭到批評,外界也有人質疑第一金證踩雷必翔虧損上億元,「為什麼經理人不用下台、反而高升?」

事實上,經查證第一金證並未因此虧損上億元,負債總共約是7千萬,已經於今年上半年認列33%,預計於今年年底將虧損全數認列。第一金證內部人士無奈表示,確實在去年和必翔之間往來的金額一度高達上億元,然而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公司早已經調整策略,決定到期合約都不再予以續約,借出的金額已經下降許多。

看到這邊,你可能會問那麼台中商銀和第一金證券到底有什麼關聯?外界很少人知道的是,其實吳傳仁在去年下半年接任台中銀證券總經理之前,是第一金證的通路事業群副總,而必翔一直以來都是他的老客戶。

因此在吳傳仁離開第一金證之後,也順理成章的把必翔部分的案子帶到台中銀證券,台中商銀也在這樣的淵源下,開始和必翔有交易往來。

伍必翔形象佳讓金融圈都感到非常震驚

換句話說,原本第一金證手上的部分未爆彈,竟然就這樣轉移到了台中商銀和台中銀證券。不過經查證,其實必翔實業和台中商銀並無借貸餘額,據了解主要是蔣清明為代表人之關係企業借款,目前因該公司並無如期繳納利息,已經按照程序進入訴訟,也對法院聲請假扣押。

台中商銀和台中銀證券堪稱倒楣,一名金融圈人士也忿忿不平地說,伍必翔擁有500多項的專利,再加上一直專注於研發新技術、新商品,金融機構過去想要拜訪必翔、做生意還常常不得其門而入。「這一次會爆出這一樁,真的大家都始料未及,完全防不勝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