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行賄足跡遍及亞洲?中印韓馬及印尼均有可能涉入


美國司法部正針對Uber可能涉嫌行賄外國政府官員啟動初步調查,據傳Uber已自行聘請律師在內部調查公司在亞洲各國的活動記錄。(圖片來源/Uber Malaysia臉書)

上個月底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率先披露,美國司法部目前正針對Uber可能涉嫌行賄外國政府官員的行為啟動初步調查,如今事件又有了最新的進展,據傳Uber已自行聘請律師在內部調查該公司在亞洲各國的活動記錄,並已將某些可疑的行為向司法部官員進行通報。

彭博社(Bloomberg)報導,根據熟知相關內情的人士透露,目前Uber正與律師事務所O’Melveny & Myers合作展開內部調查,除了重新審視過去在海外的各項交易記錄以外,同時間也向內部員工進行直接訪談;該名人士表示,現階段律師的調查重點主要放在至少五個亞洲國家分公司的可疑行為上,這些國家分別為中國、印度、南韓、馬來西亞與印尼。

印尼分公司員工對當地警方行賄

報導中指出,目前已知至少有Uber印尼分公司的員工曾經在去年對當地警察行賄,事件起因主要是因為Uber當時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的某處地點開設了一間辦公室,但由於當地警方指稱辦公室的設立位置並非商業用地,雙方因此發生爭執,於是其中一名Uber員工便決定向警方分批提供小額的賄款,以便換取能夠在當地繼續營業。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相關費用明確記錄在該名員工的使用經費報告當中,並且也寫明是用來付給當地的官員,Uber事實上早在去年便已發現此事,並立即開除了該名員工,另外簽核該份使用經費報告的Uber印尼分公司負責人Alan Jiang則是遭到強制休假的處分,而他也在隨後主動向公司提出辭呈,不過至少有一名Uber的高層主管在當時決定不將此事公開,直到司法部官員日前主動上門調查,Uber才將此事呈報給司法部官員知悉。

根據稍早前的媒體報導,司法部乃是依據「海外反腐敗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FCPA)對Uber進行有關調查,該項法律禁止美國企業為了確保在海外市場的利益,而對外國政府官員提供任何有形或無形的報酬,若司法部在初步調查過程中發現的確有足夠事實能夠佐證有關指控,便會正式對Uber展開全面性的調查行動。

馬來西亞的可疑捐款

除了在印尼的行賄事件外,據稱律師也正在調查去年8月Uber對馬來西亞政府主持的新創育成中心Malaysian Global Initiative and Creativity Centre提供的數萬美元捐款,這筆捐款可疑的部份在於,不但馬來西亞的政府退休基金Kumpulan Wang Persaraan在當時投資了3000萬美元在Uber身上,並且在大約一年過後,馬來西亞政府便通過了內容對Uber有利的共享汽車業者監管法令,因此律師必須研判在這當中是否形成任何足以構成行賄嫌疑的對價關係。

至於在印度,調查工作主要是有關2014年曾經發生的一起Uber駕駛性侵女乘客的事件,當時擔任Uber亞太地區總裁Eric Alexander懷疑整起事件是競爭對手的惡意抹黑行為,並私底下對此進行調查,但他在調查過程中卻不知從何處取得了受害者的驗傷報告,雖然他已在此事遭到揭發後離開了Uber,但如今律師將嘗試釐清當初他究竟是如何能夠獲得原本應該屬於被害者隱私的機密文件。

另一方面,Uber在中國與南韓的交易記錄也正在受到律師的檢視,不過有關的調查細節目前仍舊不得而知。

過去一年爆發多起爭議

Uber在過去一年曾爆發多起爭議事件,包括使用一款名為Greyball的軟體來讓Uber駕駛躲避執法單位的追查,以及女性員工指控Uber內部充斥性騷擾與歧視現象等等,這一連串醜聞引發Uber外部投資人的高度不滿,並進而在今年6月逼迫當時的執行長,同時也是Uber創辦人的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自己請辭下台。

事實上,接踵而來的醜聞與爭議除了凸顯Uber內部管理工作的一團混亂,同時也讓該公司陷入日益嚴重的經營危機。除了卡蘭尼克以外,不但該公司的法遵主管已在這個月離職,法務長Salle Yoo也在日前宣布,她將會在新任執行長Dara Khosrowshahi找到接替人選後離開Uber,最新的消息則是,亞洲地區營運主管Michael Brown也在周二表態他已打算要辭去現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