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地震》他不眠不休監工 這50所學校孩子終於有安心上課的地方


希望工程總工程師謝雷諾在921震後親自監工50所國中小的重建,當他看到當年的小學生如今都完成大學學業長大成人,心中百感交集。(攝影/ 蕭芃凱)

1999年9月21日上午1時47分15.9秒,所有台灣人應該一輩子都難以忘記這一刻。

那一天台灣中部發生芮氏規模7.2級大地震,那短短的102秒,全台灣都感受到嚴重的劇烈搖晃,造成全台2,415人死亡,29人失蹤,11,305人受傷,51,711間房屋全倒,53,768間房屋半倒,對於很多人來說,那102秒猶如經歷了一輩子那麼長,很多人家破人亡一生從此改變,而這場大地震,也重新聯繫了謝雷諾與台灣的情感。

「在美國電視機前看到台灣發生921大地震的新聞,我嚇傻了,當我心急的打電話回台灣,太多人在同時打電話,沒辦法接通。」當時在美國已有自己事業的總業建設總經理謝雷諾回想起18年前(1999年)在美國的那一刻,心中百感交集,「電視說台北市東星大樓倒塌,我幫媽媽蓋的房子就在東星大樓旁,我很擔心台灣朋友的安危,也很怕自己家被壓到。」

一天後終於和母親通上電話,讓他鬆了一口氣,雖然他的老家無損,但壞消息不斷的傳到美國,「災情越來越嚴重,死亡人數越來越多,全台房子倒了7、8萬間,學校倒200、300間。」謝雷諾和慈濟美國分會的師兄姊馬上在美國洛杉磯發起募款,第一天就募60萬美金,熬到第3天,他終於忍不住,索性把美國的事業、老婆、小孩都暫時擱著,簡單收拾行囊買了張機票就隻身回台,那年他50歲。

9月26日半夜回到台灣,9月28日謝雷諾就跟慈濟功德會團隊從台中出發往草屯、埔里,中間很多道路都斷了,開2、3小時車才進入災區勘察,他在現場拍了很多照片,想知道房子從哪裡斷、怎麼壓到人,結果他發現,埔里的房子都從1樓往下塌,以及 1樓2樓相接的樑柱爆開,尤其是柱子,每10公分高就應該一捆鋼筋,拍到照片都是相隔40公分,便宜行事,當下他就發願,把美國最好的工法帶回來。

放棄美國事業,震後3天回台

現任南投縣福龜國小校長賀宏偉回憶地震當天晚上,自己跳進田裡面躲起來,「看到埔里酒廠起的光火照亮天空,大家在田裡面相望著,都謠傳說中共打過來了,因為從來沒有人經歷過大地震,一下子不敢確定是這是地震。」

賀宏偉是當時北山國小的主任,地震當天早上他馬上趕去國小,一到學校他都傻了,因為他才接下這個職務沒幾天,學校就倒了。當軍隊開進南投,到北山國小一看就說「拆!」他和校長兩個人急忙把課桌椅、黑板、物資從廢墟中搬到空地,旁邊軍隊的怪手不停的拆除。

謝雷諾在921後到南投勘災,發現很多建築沒有按照基本來,柱子原本每10公分高就應該一捆鋼筋,拍到照片都是相隔40公分。(攝影/ 謝雷諾提供)

北港國小家長會會長許孟政說,一下子沒有遇過這麼大的地震,校長隔天就去看學校,召集家長討論要怎麼辦,沒電沒水,後來找到有個工廠沒有損壞,原本是香菇寮,家長們用帆布隔出六間教室、隔出兩間辦公室,就這樣,一個禮拜把200-300個學生安置好,繼續正常上課,把學校的設備也搬過去。

有許多現任南投縣的國小校長、主任都經歷了那場天災,在學校操場上搭建鐵皮屋當臨時上課的教室,忍耐高溫與蚊蟲是當時大家的共同經驗,目前北港國小的校長梁秀琴一回憶起當時上課的克難以及每個人都要重建家園的心情還是難以忘懷。

發包希望工程,遭遇黑道威脅

正當學校師生透過克難的方式想辦法復課時,這時的謝雷諾已經決定留在埔里,他和3個工程師住在16坪大的小木屋,他們先蓋了慈濟大愛屋,後來證嚴法師決定請全球慈濟人募款100億元專門重建毀損嚴重的國中小,重建的學校從原先的28所增加到39所,再加上教育部委託援建的11所,總共為50所,這就是「希望工程」的由來,謝雷諾被任命為總工程師,2000年春就開始進行審核設計圖的工作。

謝雷諾強力督導施工,他很有信心的說每間他蓋的國小都是S.R.C超強建物能耐震8級,讓全校師生可以安心上課。(攝影/蕭芃凱)

開會、審設計圖、與建築師、家長和校方慈濟委員,證嚴法師也親自參加50所學校的設計會議,討論施工細節成了謝雷諾當時的生活重心,他說當時要發包重建還遇到黑道帶著槍來想要綁標,有些校長還不敢給慈濟做,經過一番說服,還是順利推動了,而且為了施工品質,還立下一個規定,那就是「任何一個承包商不可以承做3間以上的學校。」

為什麼要這樣規定?因為他心裡清楚,學校愈快完工,師生們就可以早點結束在鐵皮屋、臨時教室裡面上課的日子,但是設計與施工並不會因此而馬虎,有了地震的教訓,扎實的鋼筋、4千磅的水泥、抗震的設計,在加上台灣獨有的閩式建築風格,希望工程的學校全部都能抗震8級。

第一所學校動工後,巡視工地、監工、報告施工進度占了他大部分的時間,謝雷諾時常早上5點就得出門,在沒有國道6號的情況下,他的每一天就是在中潭公路上奔波,直接監工16所學校,全部負責50所國中小學,最北到東勢,最南到嘉義,時常當天來回。

每天舟車勞頓,當時謝雷諾嚴重睡眠不足,有一次還差點在福龜國小的工地摔下來,幸虧旁邊的主任反應快,出手扶住,否則他就倒栽蔥的頭撞上鋼筋,相當危險。他開玩笑說,當時他最想在慈濟醫院大睡個5天5夜,不要起床。

趕完工時間,一天開車100公里

大愛電視台製作人阮忠義說,謝雷諾單把自己的所有工地巡一圈就跑上百公里,常常早上買的豆漿到晚上才想起來忘了喝,午餐晚餐併成一餐來吃,相當忙碌。到現在他回到南投,開在公路上看到某個熟悉的角落,謝雷諾還會說,「那時候我常停在這裡睡覺。」

有時候一個人開車在路上,他會突然想起從前,原本念世新大學公共關係科,眼看同學一個個成為記者、主播,但自己卻沒有什麼興趣,在當兵時認識了做建築的朋友,就開始跟著學,後來決心到美國去讀建築,索性就留在那裏,還幫忙蓋過大華超市、長堤聖寺,沒想到後來會因為一場大地震,回台灣重建南投的學校。

南投福龜國小的重建是謝雷諾(左)的得意之作,18年來學校的外觀如新,育人無數,證明當初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右為福龜國小校長賀宏偉)(攝影/ 鄭國強)

就這樣,花了幾年的時間,整個南投、台中、嘉義一共完成了50所能抗震8級的國中小學。如今18年過去了,當初的國小生已經念大學,很多校長、老師都調走了,但謝雷諾重新回到自己親手蓋的學校還是忍不住露出笑容,他指著柱子說,「你看轉角設計呈圓弧型是怕小朋友撞到」、「這個教室還設計了教師準備室與打掃用具室」。

「每次來到南投都感到滿心歡喜,對鄉親有交待。」謝雷諾回憶,尤其令他最高興的是,他後來遇到了多位從那幾間重建國小畢業,如今已經長大成為大學生的孩子,這些念過希望工程小學的孩子,跟謝雷諾在他鄉相遇,其實不需多言,簡單的表情就能喚醒那段重生的共同經歷,看到孩子們一個個從希望工程小學長大成人,讓他連做夢都會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