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接班就失業!他靠紙袋創下5億業績


壯佳果原先只是紙袋工廠,交棒到第二代盧壯興手上,便轉身成為紙袋大王。(圖片來源/今周刊提供)

23歲時,盧壯興的父親將已是夕陽產業的麵包紙袋工廠──壯佳果交給他後,就去世界各地傳教。從沒有事業到成為紙袋大王,從業績砍半到外銷40多國,堅持是盧壯興唯一的信念。

我是紙袋業的唐吉訶德啊!」壯佳果會長兼創辦人盧壯興有著像彌勒佛的方頭大耳,頂著圓滾大肚,笑咪咪地說。只從外形看,他與西班牙反騎士小說主角唐吉訶德的瘦弱荒誕形象簡直天差地遠,但盧壯興對紙袋的痴迷,恐怕不亞於唐吉訶德對「騎士精神」的執著。

 一個紙袋從印刷、黏膠到成型歷經五、六道程序,卻只能賣個幾毛錢,盧壯興卻堅持44年只做這項事業,1年竟能夠賣15億個紙袋、業績高達5億元,還賣進統一超商、康是美、食品大廠桂冠、各知名早餐店如拉亞等,甚至還外銷到歐美等40多個國家。

壯佳果能做的紙袋類型上萬種,雞排店用的防油紙袋、裝法國麵包的半透明紙袋、超商提供消費者裝女性生理用品的咖啡色平口袋……,這些商業用袋就貢獻了壯佳果營業額的8成,但盧壯興手中卻緊捏著「水果袋」,細細描述農人如何用這些紙袋保護長在藤架上的葡萄、樹上的水梨不被蟲襲雨打,因為這個巴掌大面積的玩意兒,可是盧壯興創業的救命符。

壯佳果其實已經創立67年,嚴格說來,盧壯興還只算「二代接班」。

接班就失業  咬牙赴日本取經

「我一接班就失業!」當年23歲的盧壯興從父親盧鑑榮手中接下「麵包紙袋」工廠,卻生不逢時。他7歲那年,王永慶創立的台塑公司在高雄設廠投入塑膠原料PVC(聚氯乙烯)的生產,塑膠袋走進台灣人生活中,麵包紙袋也在市場上消失。

1973年接班那一天,父親留給他9名員工、1間工廠、快跑光的客戶。他問自己:到底該不該放棄這樣的「夕陽產業」?「可是員工怎麼辦?父親的事業難道要斷在我手上嗎?」盧壯興反覆問自己,直到有天,一位賣水果的老闆上門,問他有沒有賣田裡用的水果袋。

原來,早期農民用報紙包裝水果,不然就得從日本進口水果紙袋,前者效果不彰,後者價格高,台灣沒人做。盧壯興發現,台灣農業升級之際,他正站在夕陽產業的曙光降臨前那一刻。

他決定前往日本學藝,甚至在日本找到專做水果紙袋的人免費收他為徒。他分析每種水果袋要用的設計、配料不同,成為台灣早期能有日本水準的紙袋供應商。

「我蒐集過很多紙袋,他們家的比較能抗紫外線、強度夠強、下雨不會爛掉。」研發出比臉還大的「寶島甘露梨」的劉申權就說,現在他成立的產銷聯盟成員都得用壯佳果的紙袋。壯佳果至今已開發出超過兩、300種水果袋,也成了劉申權未來事業的基石。

更多精彩內容,請詳閱《今周刊》1083期,原文連結:http://pics.ee/12dx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