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學生的逆襲 高雄和春技術學院爆詐領教育部補助金


和春技術學院近來爆出幽靈學生疑雲,但其實爭議還不只這一樁。(圖片來源/高教工會提供)

受到少子化影響,各級學校招生愈趨困難,不少校系更因此停招。而現在竟有學校被爆出,為了續領教育部補助,祭出「幽靈學生」都在所不惜,最近高教圈就爆出位在高雄大寮區的和春技術學院涉嫌招攬近百名「中年」原住民作為人頭學生,並藉此詐領教育部補助金。

根據教育部的說法,和春技術學院早已因為辦學品質不佳,六個科系將自107學年開始停招,和春技術學院在4年前便已被列為教育部輔導轉型或退場的列管學校。不過和春的招生情況卻突然大轉彎,彷彿不受大環境所影響,學生人數突然開始回升,從4年前的在籍人數2900人突飛猛進到去年(2016年)的3300人。雖然和春聲稱因為學校打造全台唯一的水底焊接教室而讓學生人數有了起色,不過如此劇烈的增長幅度仍引起了相關檢調單位的注意。

幽靈學生遍佈校園,原住民學生激增

事實上,教育部也早就盯上和春不正常的學生增長情況。高雄地檢署證實,教育部日前來函,和春以上百名原住民、低收入戶學生充當幽靈學生,向教育部詐領補助,經過調查後不排除將此案等級由「他」字案(他字案受偵訊者僅以關係人身分應訊)轉為「偵」字案(被告年籍資料及犯罪事實都相當確定)。

到底是多大的利益,使和春願意鋌而走險,冒著被調查的風險詐領補助金?據了解,教育部規定,原住民學生學雜費最高可減免2∕3,每學期最多可減免大約2,700元,減免款項由教育部專案補助校方。和春過去每年新收的原住民學生大約維持在120人左右,但申請原住民學雜費減免人數卻突然激增,105學年更衝破300人,且幾乎集中在四技學制上。

和春幾年前為了填補少子化後造成近千萬的註冊費缺額,便用盡千方百計想爭取補助,引進設備外也擴增了不少名師的教師額,但似乎還是遠水救不了近火。除了最顯而易見的原住民補助款項,和春從教育部所得到的補助恐怕還沒全部曝光。

和春技術學院近期爭議不斷,還爆出詐領教育部補助金疑雲。(圖片來源/擷取自Google Map)

對於幽靈學生的問題,據悉教育部曾多次以「督導」名義查訪該校,並從學生名冊上發現多名年齡介於30到50歲的「大齡學生」,但這些學生卻沒出席課堂,經官員詢問,多是請假未出席、外校實習等答覆。對此,教育部技職司長楊玉惠表示,教育部已掌握和春原民學生的不正常增長情況,但教育部無司法調查權,若司法單位徹查屬實將追回過去不法的補助款,並依《私校法》處以30萬到150萬元的罰鍰。

幽靈學生還不是最扯,一切都董事會說得算?

不只教育部指證歷歷,和春校內教師提供高教工會資料,和春開設校外專班問題最多,教室時常大唱空城計、學校充斥幽靈名單、多名學生住址相同,學校高層甚至要求系所教師「帶三套衣服拍照」、「到系上拍開會照」,要學生配合,作出偽造出席率的照片給教育部審查,諸如此類荒腔走板的情況都發生過。不過和春的爭議可不只這樁,高教工會今日(21日)召開記者會踢爆,和春還有壓榨教師、家族掌握董事會、政治施壓等等問題。

和春內部教師指出,和春校方違法強逼老師簽下不合理的聘約、附約,如在教師聘約中要求教師應輔導學生畢業前取得至少5張證照、分別為日間部及進修部招進3名及10名學生,若未達成需自願離職。過去5年來,和春即曾大量違法解聘、不續聘教師或惡意欠減薪,遭教育部或法院認定屬違法,甚至在寒假期間無預警退出教師勞健保,並解職守法、但被校方視為「不聽話」的教授,罔顧教師權益。

如此招搖的和春到底是什麼背景?事實上,和春技術學院由前國民黨立委羅傳進所創,由其擔任董事長至今,而由其子擔任執行長、媳婦擔任副校長,明顯是為了規避《私校法》規範,巧立名目讓羅家掌握整間學校。

政黨輪替也沒用,私校仍被地方政治勢力所把持

對於和春的種種亂象,校內人員表示已多次向教育部舉報,卻遲遲沒有下文,教育部及檢調單位僅查辦幽靈學生事例,對真正亂源不聞不問,不禁讓人懷疑,教育部是否只想討回補助款便敷衍了事。

不少師生質疑,過去教育部縱放羅家濫權是因其在政治上的影響力。董事長羅傳進曾多次擔任立法委員和國大代表,兒子羅世雄也曾兩度擔任立法委員。更諷刺的是,馬政府時代的教育掌門人、前教育部長吳清基就是和春技術學院的監察人。

針對和春技術學院的種種疑雲,高教工會及和春內部師生呼籲教育部不該再無所作為,應撤換長期濫權的家族董事,並依法向法院聲請接管和春技術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