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你會不會回來?每天0.01的改變 他翻轉偏鄉教育


王政忠老師自創「翻轉教育」掀起全台教育革命,其感人故事也被改編成電影「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圖片來源/老師 你會不會回來@FB)

「1乘以1還是1,1萬次還是1,但只要多了0.01,1.01x1.01乘以70次,它就會大於2。如果政府或國家付我們老師薪水,對學生做該做的事是1。那我每天對學生做該做的事,領該領的薪水,一輩子到退休,我們都問心無愧。可是那個1,終究還只是1。如果我們願意在教學上多那麼0.01的改變,然後我們堅持。有一天,我們就會發現這樣的改變會成就更多的學生。我們必須這樣子堅持0.01的改變,是因為我們面對的不是別人的孩子,是自己的未來」今年43歲的王政忠,是南投縣爽文國中教導主任。目前他是全台灣唯一同時獲得Power教師、Super教師和師鐸獎的三冠王得主。

18年前,王政忠高師大國文系畢業,滿懷著抱負期盼在大城市闖出一番名堂,成為補教界名師。未料實習時卻被派往南投縣最貧窮的鄉鎮爽文國中教書,南投縣中寮鄉沒有紅綠燈、沒有7-11便利商店,是南投縣稅收最少的地方,看盡偏鄉的教育資源窘境後,內心已定「必須離開,強壯自己」,實習一年多後因著服兵役終於擺脫這裡。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這句話比強度7.2地震威力更強

然而在1999年9月21日凌晨1點47分,一場劇烈的天搖地動大地震,他忍心回來看看這裡,家都倒了、學校也毀了、熟悉的孩子們有的不在了..…「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兩位學生抱著王政忠哭著,一個孩子家倒了、另一個相依為命的親人不在了。比起強度7.2的地震這句話更憾動他的內心,讓他下定決心留在偏鄉翻轉學童們的教育及未來。

對於王政忠而言,留在偏鄉絕非容易的事情。小時候他父親賭博欠下巨款,時常對母子暴力相向。國中有次為了2000元註冊費必須跟親戚拿,站在阿伯開業的檳榔攤門口站了5小時,那次的經驗讓他感受到求人是一種被羞辱的感覺。因此,賺錢對王政忠來說很重要。倘若可以把興趣當志業,把書教得好又可以賺很多錢是最棒的。

但也許是上天所賜予的神聖使命,他非但沒有走上補教界之路,反而成為翻轉台灣齊頭式平等這種不公平的教育體制強力的推手。

每天0.01的改變 翻轉偏鄉教育

台灣一直以來從上到下,從政策到制度到教學,都把國英數自社當作每一位孩子的舞台。就像一個馴獸師拿著鞭子,要求前面的烏龜、兔子、鳥、魚,通通爬上後面那棵樹。當魚爬不上去的時候,馴獸師鞭子一抽說:「你怎麼那麼沒用?」

山不轉路轉,王政忠老師自創「翻轉教育」掀起全台教育革命。透過每天「0.01的改變」,讓每位指導的學生有機會翻轉人生。18年來,不斷協助學生走出地震後的傷痛,孩子的眼神,成為他願意繼續待在偏鄉,為孩子們打拼的動力。他甚至將自己的親身經歷寫成書《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王政忠看見資源不足的學生學習上的困難,獨創了「MAPS教學法」來刺激學童的學習動機。在偏鄉中小學常態班級內,個別學生學習起點及動機高低落差極大,這裡的孩子多數出身自單親、隔代教養、新移民或低收入戶家庭,有的學生一人就兼具好幾種弱勢身分。也因經濟困難,家長忙著為生存打拚,根本無暇督促孩子的品行和課業。

MAPS 教學法的合作學習模式,將學生分成A、B、C、D四個等級,低中高能力學生混合編組。例如:答題時A咖學生答對只能獲得1分、D咖學生可以獲得4分。如此A咖知道自己再厲害也沒有用,能夠讓落後的同學進步才是真正的厲害。而D咖學生只要有一點點的進步,整個小隊就會為他喝采,不會因自己學習力低而想放棄,一次次累積小小成就後總是能夠不斷進步,形成一股正向循環的力量。

溫柔而堅定的體制內革命

現今學校教育體系幾乎從上到下,而王政忠「以學生為中心」的翻轉教育,是由下到上,2015年發起名為「我有一個夢」的全國教師專業成長工作坊,希望串起更多專業教師,將專業的教學經驗遍灑全台各地。短短兩年,引爆20,000名專業教師由下而上的教育改革,並向外擴展,逐漸走向全台各縣市,遍地開花。 ­

每年寒暑假,王老師帶領畢業生成立了「爽中青年軍」,返鄉回校擔任青年志工,辦理暑假生活營隊,「這裡是每個人的家,大家要一起回到本壘,回到這裡奉獻己力。」這樣發自內心真誠的付出感動了許多人。

有一名學生家長在距離學校10分鐘車程開設民宿,當有外地學生來參與暑期營隊,她以一晚友情價200元表達支持。王政忠總是說:「成就自己是快樂的事,成就別人會帶來一百倍的快樂。」從偏鄉教師掀起的翻轉教育不只學生,連家長、其他老師,也一點一滴地受到這位熱血教師的感染成為願意幫助他人的人。

如今,王政忠的故事已改編成為電影「老師你會不會回來」並將於9月29日上映,這部片子可說是未演先轟動,電影本身除了重現921大地震時,親人瞬間生離死別和災後房屋被震垮的殘破景象,預告片一出,更惹哭不少親身經歷的觀眾,隨著電影的上映,王政忠的故事將會被更多人看到,期待他的故事能讓社會上更多人關注偏鄉教育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