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區衰退 鄉村生活不再美好


台灣現在城鄉差距越來越大,在鄉村生活的民眾苦不堪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幾年好人運動在救災和賣崩盤蔬菜交互進行,親眼目睹已經在日本廣泛發生、台灣也正在惡化的地區衰退的問題,覺得政府應該針對這些危機展開系統系的思考,並且研擬對策。

鄉村遇到的困境在近年越來越嚴重
鄉村在外銷導向的年代,隱藏了許多工廠,是許多中小企業的下游。隨著產業外移,與通路商的整併。這類小工廠與就業機會漸漸在鄉間消失。鄉村與部落人口大量外移都市就業的現象,這幾年因為工法改變與外勞替補,就業情勢已經改變。整體情況是鄉村更加窘迫。

這幾年或者因為氣候異常造成產期極度集中導致農產崩盤,或者嚴重災害造成區域性嚴重農損、又加上國際市場迅速改變導致農漁產消突然崩潰。又復畜產疾病與藥物失控,地區農村雪上加霜。

前者如高麗菜、香蕉,後者如台灣鯛、石斑、豬隻、肉雞與雞蛋。

這些情況交副作用讓許多鄉村蕭條的情形變得嚴重。幾乎像是日本所言的「極地之村」。

鄉村跟社區一樣是政府施政的末端,是施政綜合結果的呈現。現在社會的薪貧族、貧富差距惡化加速社會的剝離,許多社會變遷的極端現象應當會出現在農村與部落。而這些嚴重病症發生時福利系統將難以招架。

產業問題導致人民的生活困難

阿邦和他的家鄉是一個例子。原本擔任印刷工的阿邦因為手指被壓斷,帶著勞保補助返回山上種高麗菜。連續五年高麗菜價格嚴重波動,表面上有賺有賠,但五年的山上生活直到年中因為工作受傷感染敗血症去世,阿邦身上一無所有。留下外籍太太和小學二年級的兒子。

瑞穗的羅大哥每年一次最重要的收入是柚子採收。他的兒子原本在桃園擔任板模工,但現在板模工的需求大量消失,他成了依附城市的零工族,已經長達數年沒有能力寄錢回家。羅大哥平時幫忙照顧孫子,兒子在柚子季節回家幫忙採收與出貨。孫女在一旁玩耍。這次孫女的三根手指被洗選機絞斷,雖然接回兩隻,一隻卻因為碎裂的太過嚴重只能放棄,成了大家心中刺痛。

羅大哥多年前原本打算退休,靠老農年金與休耕過活,但很快就放棄退休打算,繼續辛苦的果園工作。他一年的總收入大約四十萬元,扣除肥料等資材、包裝費用,一個月大約還有一萬元可用。所得不到最低薪資的一半,但這是他在鄉間能有收入的唯一辦法。

今年台灣鯛、石斑魚和養雞、雞蛋業都遭遇嚴重困難。這些看似個別產業問題,在鄉村卻引發極為嚴重的生活困難。當多種因素同時發生時,政府原本的分工系統便即失靈。我們應該整合就業、社會福利、教育、環保,甚至將都市與城鄉一併整合成一個工作隊,來面對這些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