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單位是兩蔣「玉碎計畫」下的產物 讓人民自求多「輻」的原能會


原能會設立原意為促進原子能科學與技術之研究發展,卻也管轄輻射防護,角色似乎有些錯亂。圖為原能會主委謝曉星。(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如果日本核災後每公斤10貝克的食品日本人都拒絕吃,台灣政府卻公開為8860貝克的人工合成鹽(台鹽健康鹽)掛保證,安全無虞,如果對「開門七件事」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鹽都如此輕忽、顢頇,那麼台灣也就不必等核災降臨,早已成為「輻爾謀殺島」了。無怪乎在台灣各地測量,經常莫名其妙出現比日本福島核災區更高的輻射,早已超過台灣天然的輻射背景。

台灣,輻爾謀殺,是如何練成的?這都是56年前的原子能法下的咒所註定的,民進黨兩次執政,非但沒有去除這部外來政權、威權時期立的法,那麼這個號稱民主進步,本土政權的執政黨完全背棄了人民對她的託付。

兩蔣時代的玉碎計畫

原子能委員會是依原子能法而設立的政府機關,而民國60年立的原子能法是「為促進原子能科學與技術之研究發展,資源之開發與和平使用,特制定本法。」簡言之,就是為了核電、核武而訂的法,而核能最大的問題,就是放射線的輻射危害,台灣是唯一一個把輻射防護和原子能發展放在同一個政府機關的國家,就像煞車和油門綁在一起,角色錯亂。

目前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是把輻射防護管制放在環保或健康部門,正如工業部門和環保部門是分工的,如果把環保主管機關放在工業下,如何正常的管制污染?

也就是這部法,台灣在兩蔣時代窮兵黷武,在賀立維的《核彈MIT》中,揭露了一段絕密的歷史,兩蔣不計代價後果偷偷土法煉鋼發展原子彈,而又沒有能力做出長程飛彈,所以發展出「玉碎計劃」,不斷透過政治洗腦,叫台灣人要反共,「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其實是準備當共軍登陸後,在龍潭核研所引爆當時「土製核彈」與共軍同歸於盡。

50年後,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把酒言歡,柯文哲也兩岸一家親,在台南市議會暢言「親中愛台」的賴清德也當了行政院長,但是「玉碎計劃」現在矛頭不是對準當年的「共匪」,卻只瞄準台灣人民與土地,危機比兩蔣時代更大。

原能會的輻射防護七步絕句

自原能會設立以來,只要一有輻射污染事故發生,他們就有一套自動新聞稿產生器。

第一步:無輻射外洩。每次核電廠、核研所有事故情況,原能會第一時間新聞稿一定強調「無輻射外洩」,但是沒有任何「無外洩」的實證。就算福島核災如此驚天動動,鄰近所有國家都測到了福島核電廠出來的空氣、海水的輻射,原能會發言人在立法院強調「日本生吃都不夠,怎麼會飄來台灣?」如果民眾測到輻射,就說民眾的設備有問題,非官方數據,不予承認。

第二步:民眾無污染。如果不幸輻射警報器叫了,一定有輻射污染,那麼原能會就立即發出聲明:只有廠內污染。好像輻射物質到了台灣就變得非常乖,不會亂跑,只會待在廠裡。就算去年外電報導義大利黑手黨在台灣海域丟了20萬桶核廢料,原能會也會說沒有污染,我去參加原能會的公開會議,原能會坦承台灣海域並無長期監測,在完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無輻射污染的「膝蓋反應」自動出現。

第三步:吃香蕉更危險。就算測出了人工核種,原能會就會搬出「香蕉」來解套,說天然也有背景值,這些核種的放射線不會超過香蕉中的鉀-40的輻射劑量,大家每天吃的香蕉都沒問題,所以安全無虞。

第四步:不超過法規值。當大家都看到輻射偵測的警報器叫了,原能會立刻叫大家不用恐慌,因為沒有超過法規值,或是法規沒有限值,對健康無虞。即使原能會不是健康主管機關,更無醫學研究,台詞照搬。

第五步:不會造成健康危害。輻射就算超過法規限值,原能會一定會強調,民眾不會24小時在那裡,或是不會每天吃,就算每天吃,也吃得很少,不會造成健康危害。「安全無虞」再抄一次。福島核災後2年內,高雄海關測到有200多個貨櫃有超量輻射,裡面都是廢五金、廢塑膠,報告交給原能會,除了轉運或退運的,100多個貨櫃就進入台灣,追問原能會,原能會說廠商除污後放行,問題是如何除污?除下來的污是核廢料到哪去了?台灣民間哪裡有輻射除污的廠場?

第六步:當場不會死人。像輻射屋的事件中,輻射劑量爆表,許多住戶都日以繼夜受曝,白血球的染色體都出現輻射變異的「雙中結」,原能會還能不死不認帳,就算有血癌患者,也會表示,就算不住輻射屋也會得血癌。當然像車諾比、福島這種超級核子事故,也沒有死人啊!

第七步:死了人不是因為輻射。像日本東海村核燃料處理廠事故,工人受到嚴重輻射曝露,2名工人死亡,NHK拍成紀錄片「千羽鶴的眼淚」,一名工人最後全身皮膚脫落,變成血人,最後死亡。當時原能會官員還說,過了50多天,怎麼知道是輻射造成的?而且這樣流血,失血過多也會死。就算長崎、廣島原子彈死了十幾萬人,原能會過去還是說都是死於高溫、衝擊波,房屋倒塌不會死於輻射。

如此錯誤荒誕的台詞,源自制度設計,造成原子能法47年來角色錯亂,堂堂的政府機關,成為台電核電的圍事小弟,誰叫法律規定原能會是為核能發展而設立的?原能會幫核電擦屁股,天經地義,台灣輻射污染橫流,人人都有被輻射污染的恐懼,危反了憲法規定人民有免於恐懼的權利。

原能會舉一反三

「輻射不可能造成傷害」是原能會鐵的紀律,因為台電核電廠員工的體內外輻射劑量很高,一旦承認了輻射傷害,那麼賠償索賠不完。中國大陸的中央電視台最近播出「核彈老兵的故事」,相當是幫這些受到輻射傷害的論證,老兵說:「獻了青春獻終身,獻完終身獻子孫」,一家三代都受到輻射傷害而殘疾。這樣的節目台灣有嗎?

除了核電外,任何輻射都要說成「健康無虞」。原能會輻射偵測中心日前測出台鹽3款「健康鹽」的鉀-40輻射高達8860、5063、4610貝克,這是原能會自己測出來的報告,無可否認,但是原能會又使出「輻防七步絕句」。

吃鈉傷心,吃鉀敗腎,不吃還是高輻射,傷腦筋。(圖片來源/方儉提供)

一開始時說原能會只管核污染的輻射,食品輻射是衛福部食藥署管的,食藥署官員說,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食用鹽只管重金屬化學物質,不管輻射。先相互踢一陣皮球。

接下來,原能會輻射防護處就開始接手,鉀-40「天然輻射」全世界都沒有管制標準,所以不用管。要管也要研究全世界的鹽後,再定管制標準。

從原能會自己市場採樣,以及民間在市場收集實測的進口鹽,天然鹽都很正常,即使日本的也很低,因為鹽是氯化鈉,本身就穩定元素,不會有放射線。問題出在台鹽是「人工合成鹽」,又人工添加了「氯化鉀」,鉀有鉀-40是具有放射性的同位素。

其實國際上早就認為鉀本身對腎臟有害,要減少鹽的鈉對心臟影響,改用鉀,這是得不償失的方法。早在1982年,當年的衛生署長許子秋就不贊成經濟部主張把氯化鉀加入食用鹽中作為代鹽,以降低心臟病,這段歷史公案至今不明白為何經濟部會越俎代庖管起國人心臟病的問題。

同樣的,原能會不管食品安全,但是跳過了食品安全,要為台鹽高輻射的「健康鹽掛安全保證,原能會新聞稿指出:「若民眾全年食用前述分析最高的食鹽,造成的輻射劑量影響約為0.2毫西弗,與搭乘飛機往返台北與紐約一趟所受宇宙輻射劑量相當。……若就輻射安全的觀點,食用健康減鈉鹽並無明顯的輻射影響,請國人放心。

原能會把搭飛機的體外曝露當成體內曝露,是非常大的錯誤,難道飛機和鹽一樣是用來吃的嗎?輻射劑量是與距離平方成反比,體內曝露的距離是零,曝露的劑量率就是「無限大」。

深度防禦的深層崩壞

30年前第一次採訪參與核三廠大修工作時,在核三廠住了1個星期,學到了讓我終生受用的三件事:1)深度防禦(Defense in depth),2)合理抑低(As Low As Reasonably Achievable,簡稱ALARA),3)防呆(Fool play)。

台鹽的3款健康鹽竟然每公斤高達8860,5063,4310貝克的放射性鉀-40,這相當於國際上的核災食品每公斤100貝克的管制值高很多,雖然「低鈉鹽」的是天然的放射線,而核災主要是人工核種銫-134、137的放射線,但是同樣具有對生命、遺傳物質的殺傷效應,都應該能避免就避免。

可是原能會不但沒有對輻射進行深度防禦,反而大開其門,其實台鹽健康鹽本身的鉀不論有無放射線,都有健康的隱患,根本就不該標榜「健康」,已經違反了《健康食品管理法》。

要降低輻射很簡單,不加鉀鹽就可以了,國外已經很少用低鈉鹽,甚至連味精都很少,而是提倡低鈉食品,而台灣為何還要承擔高風險吃鉀代鹽?更何況氯化鉀的輻射量高達每公斤1萬6千多貝克,早已超過原能會的「天然放射線物質管理辦法」鉀-40 限值1萬貝克。

這一切都只是為了核電護航,蔡英文總統說好的「非核家園」,如果連輻射都沒管好,非核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