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選上總統?藍綠總統大選操盤手這樣說……


邱義仁與詹春柏於「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的研討會中分享操盤總統大選策略時的經驗。(攝影/李佳穎)

­台灣自1994年修憲後,確立總統民選的半總統制,並在1996年開始第一屆總統副總統直選,使得台灣成為一個「瘋選舉」的國家,投票率一直高於其他民主國家。總統直選二十年了,經過三次政黨輪替,多則曾經出現過5組候選人,少則2組,使得選舉是鬥智、鬥錢又鬥力,競選總幹事是總統大選很關鍵的角色,因為他將會影響選舉訴求與選舉策略。

邱義仁佩服阿扁的選舉敏感度

講到民進黨的總統選舉操盤手,不得不想到「永遠的秘書長」邱義仁,2004年那一抹神秘微笑,更是讓選民印象深刻。

曾經擔任過府院黨秘書長的他,不管是陳水扁還是蔡英文的總統選舉當中,也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可以說是民進黨的第一軍師,談及總統大選,邱義仁從2000年興票案談起,認為這起「意外」是陳水扁得以勝選的關鍵,使得藍營黨內互打的氣氛加劇,而當時民調一枝獨秀的「宋省長」支持度大幅下滑。

當時國民黨立委楊吉雄指控宋楚瑜之子宋鎮遠擁有來自國民黨的1億多的票券,並指控宋楚瑜侵佔黨款。邱義仁生動描述當時的情境,「其實陳水扁的競選總部很早就收到興票案的文件,不知道是誰提供的,當時內部開會就討論要不要用這個『殺手鐧』,大家都傾向要使用。記得那一天他(陳水扁)一回到競選總部,我們就向他報告,他不假思索就叫我不要提這個,一口回絕,我當時很錯愕『怎麼會這樣』。」

邱義仁自己分析,選舉經常被「意外」影響,2000年遇到興票案、2004年又有319槍擊案,他特別提及興票案,「我到現在還是不斷讚嘆他的政治決斷,畢竟當時事情真假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陷阱,如果當時我們選擇揭發,就會變成藍綠對抗,但最後楊吉雄那邊忍不住了,就自己揭露,變成藍營內部的廝殺,我當時就很佩服他的選舉敏感度驚人。」

影響總統大選三大要素:族群、國家認同、兩岸

邱義仁指出,因為過去的選舉都遇到一些「意外」,同時形塑出新的國家認同,例如1996年的飛彈危機,當中國對於台灣的選舉施壓,或是國民黨開始尋求中國背書時,往往適得其反。馬蕭競選總部總幹事詹春柏也認為,綜觀6次總統大選,影響選舉結果的主要攻防之道,歸納起來不外三個範疇,一是國家認同;二是候選人的品德操守問題;三是公共政策。族群牌、國家認同牌,乃至兩岸牌都會被巧妙操作運用。

就連身處藍營的詹春柏都承認,本地土生土長的民進黨顯然佔盡優勢,從李登輝的大台灣論述、陳水扁「新台灣之子」,使得在台灣沒有故鄉的連宋二人,雖經精心設計,分別在台北、台中兩市跪吻臺灣土地,仍比不過不必跪吻土地但在台灣土生土長的陳呂配。如今蔡英文雖然是維持現狀,但也是強化了「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論述。

2020年藍綠怎麼選?

邱義仁指出,2008年總統家族弊案,或是2016年社會風氣普遍覺得馬英九「無能」,並不會認為是選民結構的影響,但他認為,從蔡英文投入選舉過程中,已經可以看出選民結構漸漸改變。邱義仁舉例,蔡英文2012年選舉時喊出「Taiwan Next」的口號,種田的農友都聽不懂是什麼,但卻能吸引年輕人的注意,可以發現2016年有許多首投族都是投給民進黨,未來首投族的認同將會緩慢增加。

詹春柏則認為,選戰策略仍與藍綠政治版圖相關,所謂北藍南綠的狀態似乎一時仍不會有很大的改變。只是「北藍」的情況似乎已不若往昔,而綠營在南台灣的優勢也無法撼動,因此「決戰中台灣」還是重要的策略,國民黨先贏地方再贏中央,從地方包圍中央,是總統副總統大選贏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