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直選研討會 「赦扁案」意外成為焦點


由黃煌雄舉辦的「總統直選20年」研討會上,不管藍綠,都多次提到陳水扁。(攝影/李佳穎)

自1996年台灣實施總統直接民選,至今已經超過20年,總共舉辦過6次總統大選,達成3次政黨輪替,老黨外黃煌雄於23、24日舉辦的「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研討會也積極邀情歷屆總統參加,馬英九已經於活動前回絕,李登輝因病無法參加,台中監獄還不確定是否放行陳水扁。陳水扁作為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時當選的總統,本來就會在研討會中被討論,而「赦扁案」則成為講綱外的焦點。

赦扁案,扁時期閣揆未明確表態

張俊雄是陳水扁擔任總統後的第二任閣揆,他表示,民進黨內部在積極化解矛盾,這是一個國家很艱困、必須妥善處理的事,要讓總統一個人要去化解,當然是很困難的事,但是大家都很希望看到這件事圓滿解決,台灣畢竟從威權轉變成民主,成功跳脫軍人干政,來到現在第三次政權轉移,民主的維持有其難處,大家必須體諒。

台中市長林佳龍則表示,民進黨是一個民主的黨,超過500個黨代表在全代會提案,就會用民主的程序來討論,回應民意,但因為特赦也涉及總統特有的職權,在總統兼任主席情況下,蔡英文會承擔很大的壓力。林佳龍認為,蔡英文作為國家元首,如何行使總統專屬的特赦權,民進黨人都會尊重,並相信總統的高度跟智慧,會做出最適合的決定。

兩人都不約而同提到民主,但民主如何回答赦扁,卻是一個大哉問。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表示,同情陳水扁的人很多,社會也都了解扁案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司法案件,帶有很濃厚的政治案件色彩,赦扁議題是影響選舉的變數之一,扁案如果不處理,未來會不斷發酵,那不是辦法。

2千年總統椅是依照「連」身形打造,沒想是「扁」當選

除了赦扁案,2000年至2008年執政時的經驗與情境備受關注,在會議現場多次被提及。張俊雄表示,2千年出「扁牌」是當時的下下策,「唉唷!我怎麼打?我沒有牌子可以打了」,大家也都不看好「台北市長落選人」可以勝選,他直言,「國民黨認為不可能把政權交出去、一定會贏,民進黨也這麼相信,從未想過扁會當選。」張俊雄表示,據當時的幕僚轉述,就連總統府當時給新任總統預先準備的桌椅,都是以連戰的身材打造的,沒想到最後竟然是陳水扁當選。

那麼已經訂做好的「總統椅」怎麼辦?由於當時總統府當年已經無法多編預算重新訂製,最後只好墊一塊玻璃,甚至當時聽說有不少的高階事務官趕在看守期間調動,甚至有若干人士已私人請託方式留任或派任。

過去總統選舉發生在3月,距離5月上任還有2個月的空窗期,現在1月就選舉,看守時間更長,人事任命、資訊分享更需被釐清。不分藍綠,前行政院長唐飛、張俊雄、前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都認為要有一部完整的交接條例。曾永權更表示,其實去年蔡英文贏得總統大選之後,民進黨曾在立法院力推「總統職務交接條例」,但交付協商後就沒有下文,只差臨門一腳。

曾永權認為,交接條例應該避開敏感時期,且先就有共識的部分立法,他認為在明年底之前完成較無選舉壓力。張俊雄與曾永權都認為,總統應移交事項、國家檔案保存,看守期間的人事調動、重大預算與決策是每次政權交接的爭議之一,不管藍綠都曾遇到,例如馬英九就曾質疑陳水扁購買57 台碎紙機銷毀機密文件,上任後更發現總統府有高達3萬6000件公文遺失。

陳水扁成功寫下了台灣政黨輪替的歷史,而其任內的府會關係、政權交接,乃至於總統家族所涉及的弊案、是否特赦,都創下台灣憲政民主發展史上首例。如何解決從陳水扁開始遺留下的問題,將會讓現在執政的蔡英文政府繼續傷腦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