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修憲 各自想像 這次憲改可能改掉「雙首長制」嗎?


睽違三年,蔡英文再度以黨主席的身份拋出憲改議題。(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

2014年,蔡英文剛當選民進黨第15屆黨主席,當時就在媒體投書指出,「台灣的『憲政時刻』正浮現,民主深化與鞏固與否,就看這一次政治家能不能端出憲改的好菜色。」即使後來在2015年立法院也順利組成修憲委員會,但最後修憲案仍沒有過關。

9月24日民進黨全代會上,蔡英文再度拋出憲改,無獨有偶,總統直選20年研討會上,不論藍綠也都提到修憲,不過想修的方向不盡相同,可以說是「一套憲法,各自想像」。

雙首長制要改嗎?

蔡英文在2014年提出的修憲方向主要有二,一是提升國會的代表性,讓政黨席次符合選票比例,以減少票票不等值且讓小黨有生存空間為改革目標;二是公投門檻應該降低,希望加強國會的代表性。這次憲改,蔡英文重點提到「18歲公民權」、「票票不等值」等議題,更提到,「一個權責更相符,分工更清楚,各級政府更有效率的政府體制,是台灣人民殷切期盼的事」,頗有檢討政府體制的味道。

現在的雙首長制的運作狀態由行政院長、總統共享政治權力,是在1996年修憲之後立下的結果,當時的民進黨黨主席許信良也是修憲推手之一,許信良也表示「我全力支持這個雙首長制的修憲」,不過當時有人認為,許信良之所以支持修憲,是為了自己未來要競選總統鋪路。但時過20年,許信良仍堅信雙首長制對台灣最好。

然而,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則批評現在的雙首長制是「超級總統制」,行政院長有責無權、總統有權無責。江宜樺提到,行政院長沒有辦法決定裡面有多少人是他過去熟知,甚至過去理念上可以配合的人;反而多數可以配合的閣員,是跟總統比較熟悉的,例如過去的智庫或政策小組,行政院長任命閣員這件事情其實很虛的,通常超過3/4的閣員由總統決定,行政院長尊重,再走形式上的任命。

江宜樺認為,「超級總統制運作困難,也存在不小的憲政危機,無論改成總統制或內閣制,都比現行制度易於運作。」他認為總統制與內閣制各有利弊,沒有哪一種優於另一種的必然性,但從台灣的國情來看,改成總統制比較容易。親民黨團總召李鴻鈞也表示,台灣要改採內閣制,成熟度還有點距離,現階段國會選出的國會議員,素質有待加強,「你能想像要這些立委去做部長嗎?」

卸任元首扁、李都發聲

即便是因雙首長制而坐擁權力的前總統陳水扁,也批評目前向總統制傾斜的雙首長制並不是最好的制度,「既非總統制,也非內閣制或雙首長制,而是三不像的「烏魯木齊」制,可以說是全世界最最糟糕的憲政怪胎。」,與江宜樺的意見不同,陳水扁認為,應該在台灣實行內閣制,並喊出時程,認為台灣必須在2024年開始實施內閣制的修正案。

李登輝也為「憲改」發聲,指出「憲改是台灣唯一的路」,雖未對國家體制表態,但他提到「法國已經選出39歲的年輕人當總統,台灣憲法仍規定未滿40歲,不能當總統候選人。年輕人未滿20歲不具投票資格,諸如此類都反應出憲法內容及架構,與現代已脫節。」 此番發言,與18歲公民權的修改方向不謀而合。

2015年6月16日是最接近修憲的一次,可惜當時因政黨協商破裂,使得修憲止步於立院。蔡英文在24日拋出憲改,而國、民、時力等國會三大黨也都正面看待修憲,並呼籲成立「修憲委員會」,雖然目標不盡相同,但已使得憲政改革死灰復燃,重新被社會討論,台灣下一個「憲政時刻」又到了嗎?值得持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