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誠信 吳念真:老闆說自己是幸福企業 通常會死得很慘


吳念真導演受昇恆昌集團邀請參加論壇來談「誠信」,他說誠信就是一種本能,有多少實力,做多少事情,講多少話。(攝影/鄭國強)

大導演吳念真26日受邀參加昇恆昌集團與海洋大學合辦「為同一個名字努力 CSR+圓桌論壇」,談的主題是誠信,他大力吐槽很多企業表裡不一,「對外宣稱你做很多事情,只要員工在網路上洩露兩三條說,你公司不是這樣,我們蔬菜都怎樣子的、油都怎麼樣子的,明天你就死翹翹。」

吳念真指出,現在台灣很多人常講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他以自己LINE裡面參加的大學同學群組和小學群組為例,小學同學每天在傳要吃甚麼東西,又有哪句有名的格言,「你們傳的通常都是你們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我們有太多先哲,提供我們太多訊息,但沒有一件事情我們作得到。」

談到企業,吳念真說很多公司走進去,牆壁上都貼老闆講的格言,連廁所裡面都有喔,或者貼那個經濟學家的格言,走到那個公司都令人會害怕,「因為你做不到,你才需要貼成這樣,如果你已經內化成本能了,你還需要這些東西嗎?不用嘛。」

老闆背後書愈多,愈沒有讀過

「你走到老闆的房間,天啊,那個背後全部是明史、什麼博士的滿滿一書櫃,擺在那邊不是老闆要念,要擺給讓人家看說老闆有在念,相反的意思是,老闆根本不會念。」吳念真說完,台下聽眾哄堂大笑。

他說,古代的人留很多格言給現代人用,現在很多人拿來用,沒有內化,只是告訴別人,我這個企業就是怎樣怎樣,他只有翻譯而已,但是不一樣嘍,現在資訊快速、透明,老闆對外宣稱做很多事情,但只要員工在網路上洩露出公司不是這樣,「我們蔬菜都怎樣子的、油都怎麼樣子的,明天你就死翹翹,這年代講誠信不是放在嘴巴裡面,而是你真正做了甚麼。」

他尤其受不了有些老闆一天到晚說自己公司是幸福企業,吳念真說「幸福企業不是老闆站出來自己講的,老闆喜歡自己講幸福企業,你就會死得很慘,那天小朋友不滿意把你在網路上一講,你就馬上不幸福了。」

吳念真說「通常在台灣,我都很少聽到老闆自己講自己公司是幸福企業,因為那要別人說了才算,通常會講的公司,很快就不見了。」

他也道出台灣社會的長期以來的誠信問題,「台灣目前為什麼要講誠信,其實有兩個重大原因,各位想一下就知道了,第一我們偉大的官員們在台上講的話,永遠聽不懂,而且沒人要聽,就像以前元旦文告、國慶文告,你會看嗎?你根本不會看。」

這類的文告,他認為只有講的人和寫的人相信老百姓會看,說不定寫的人也相信老百姓不會看,所以寫了也沒用,老百姓也習慣了,反應是根本不用看。

第二點,吳念真指出,不論你講什麼,絕不相信,即便專家學者,在台上那邊講的時候,「聽的人只要覺得這個專家和政府、政治有關聯的時候,他就『不信』,現在小朋友就是這樣。」

還有,現代小朋友覺得,大人討論一些和我們無關的事情,比如說文言文和白話文的比例之爭,你覺得很重要嗎?不,吳念真指出,語文教育是要去引發讀書的樂趣,去爭白話文、文言文是沒有意義的,有些白話文,寫得很好,如果照這樣講,每個小說在台灣應該都賣得很好,現在小朋友主動買書的比率是多少?「沒有。」吳念真說。

什麼教法,比爭文言文重要

「我們在意的是,應該討論什麼的題材,什麼樣的教法會吸引年輕人去看東西。」吳念真以自己在輔大中文系上課的例子說,有一天老師教到《陋室銘》,「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詞解......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他看了這個就火大舉手問說「老師我們為什麼要讀這篇文章?這篇是中國古代文人那種酸阿!」

他對老師說,這篇文章就是說作者苦連啊(台語「可憐」),大家都生活不錯,你就是破房子,講一講,唉呦,我這個破房子不一樣喔,我在這邊,這個房子就是有它的存在價值,然後跟我交往都是有學問的人,往來無白丁,「媽的,你不用買菜買米嗎?賣菜、賣米的你就不跟他來往就對了啦!」

結果老師馬上拿另一首杜甫的詩「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回應他,讓他會想去了解、甚至去研究杜甫。也進一步去思考念書的人都可以當官嗎?考試考很好的人就很會管理事情嗎?那公司要念經濟系、管理系的人要幹嘛的?「你就會去懷疑這些東西,開始去看這些書。」

最後他說,誠信就是一種本能,有多少實力,做多少事情,講多少話。吳念真說「最重要一點是,任何一個公司、個人都有犯錯的時候,誠信通常是展現在你犯錯的時候你對外面怎麼講,以及你解決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