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為何反對?三個原因讓「5+2產業」孵不出下一個台積電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與小英頗有交情, 有半導體界教父之稱的他,這次重砲轟擊「5+2產業」引起產官學界矚目。(攝影/蕭芃凱)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日前到新竹交通大學演講,罕見的以重砲抨擊蔡政府的「5+2產業」。

張忠謀說,土地、道路交通、水、電及法律系統等基礎設施是政府的責任,但他反對5+2產業,希望政府不要介入產業政策過多。

張忠謀甚至還引用美國前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競選時的名言,「最可怕的話就是有人跑來跟你說:我來自政府單位,是來幫你忙的。」(The most terrifying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re: I'm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m here to help.)

當年台積電半導體產業由政府傾全力扶植

眾所週知,張忠謀與蔡英文總統頗有交情, 2016總統大選前蔡英文的企業請益之旅,第一站就是到台積電拜訪張忠謀,有半導體界教父之稱的他,為何這次選擇公開重砲轟擊小英政府力推的「5+2產業」?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什麼是5+2產業,「5+2」包括有「亞洲‧矽谷」、「智慧機械」、「綠能科技」、「生技醫藥」、「國防」、「新農業」及「循環經濟」等,小英政府希望以政府的力量,協助上述產業發展,作為驅動台灣下世代產業成長的核心。

雖然業界對於政府的「5+2」產業一直有不同意見,不過「反對5+2」產業從重量級大老張忠謀的口中說出來,威力還是非同小可 。

張忠謀反對政府過度介入產業發展,但其實台積電甚至是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就是當年政府傾國家之力發展的產業。

換句話說,如果40、50年前政府沒有立下決心發展半導體、用政府的資金、國家的力量投資台積電、 傾全國之力支持半導體產業在台灣生根,甚至用各種土地、稅制的優惠以及提供優秀的人才設立竹科等科學園區,今天台灣的台積電、聯電以及竹科半導體聚落,還不知道在哪裡。

如今張忠謀反對「5+2」產業是過河拆橋嗎?

那當年由國家扶植壯大的台積電,今天該公司董事長反而公開反對政府再走「扶植產業」這一條路,因此有學界人士就質疑,「5+2」是因為沒有包括半導體張忠謀才會反對,而張這番話有「過河拆橋」之嫌。不過相對於這些零星的質疑,產業界對於張董的這番話則大多私下點頭表示「贊同」。

首先,我們來看,張忠謀「反對5+2產業」這番話的意思,到底是說他反對「5+2產業」本身,還是現在的時空背景已經跟當年不一樣,所以他反對台灣再透過類似「計劃經濟」的手段,由政府出手來主導產業發展?或是另外張忠謀反對是另有其他原因?

「政府現在連一個水、電政策都搞不定了還要主導什麼產業政策,這不是笑死人嗎?」一位科技界退休主管毫不客氣的這樣說。

多年來深入台灣產業界做調查研究,李登輝總統時代國安會諮詢委員、現在是台灣戰略模擬協會會長的張榮豐,則是針對「教父的砲轟」提出他獨到的分析及看法。

「 台積電成立當時的時空背景跟今天真的是不一樣了 。」張榮豐說。

張榮豐表示,台積電當時是工研院的技術加上政府的行政院開發基金(國發基金前身),由政府出錢出技術,再從國外找人才回來才創立的,而台積電這樣創起來之後,接著一家家半導體上下游相關企業也逐漸發展起來,清大、交大接著成立,最後形成產業聚落,就發展成今天大家看到的科學園區。

原因一:時空背景跟條件已不同

張榮豐認為,當時與2017年的現在,40多年來時空背景的差異在於,一、當時是政府比民間有錢的,尤其在經建會的前身經合會階段,就有美援的支援,第二,當時民間的技術沒有這麼多,第三個當時的企業人才,民間是蠻缺乏的,比較菁英的人才都在政府官僚體系裡頭。

「那個年代有很濃厚計劃經濟的色彩,是由政府來決定要發展什麼樣的產業,台積電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展出來的的。」張榮豐說。

但是2017年的現在,首先,民間的資金已經非常龐大,台灣的超額儲蓄已經超過GDP的10%,所以不是沒有錢。第二,技術方面有很多其實是可以買進來,或是有自己已經有的專利,第三,台灣已經有很多企業家,甚至都是在國際上拚過、競爭過的,像是郭台銘、張忠謀這樣的人,這些企業人才在世界上都赫赫有名,甚至很多企業二代在美國都受過完善的管理訓練,如今都已經回到家族企業裡頭。

所以不論從資金、技術以及企業人才來講,張榮豐認為,現在的民間其實已經是非常的豐富,反而是10多年前,大家很少聽到缺電或是缺水,可是這幾年在台灣卻不斷聽到企業界喊五缺(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 ),那表示最重要、最基本的生產要素都已經出問題了。

張榮豐表示,土地是人為的扭曲,電接下來是最嚴重了。台積電七奈米明年量產,五奈米是2020年,如果三奈米是2022年量產,由於這種小奈米先進製程的廠,不只一座廠的投資金額就要4、5千億元台幣,用電量也很驚人,相當於一座廠就要用掉7、80萬千瓦的電。

7、80萬千瓦的電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以核一廠關掉的一號機來說,一個核一一號機發電量也才63萬千瓦,所以等於一座五奈米的晶圓廠就要用掉核一一個機組的電。「現在核一一號機已經關掉,二號機接著也要退役,到了2022年核二兩個機組也要逐漸退役,總共是要關掉四個核電機組,如果找不到替代的電,而台積電又要繼續留在台灣,那到時候台灣的用電缺口將會很大。」張榮豐說。

張忠謀會在這時候重砲轟政府的「5+2產業」, 張榮豐認為,關鍵就在,即使是最基本的基礎設施,政府也已經慢慢無法供應給廠商了,加上法規也落後太多,又沒辦法鬆綁,大老當然會發飆。

另外,5+2產業又是誰決定的? 張榮豐表示,其實就是學者決定的出來的。但台灣的學者根本沒經營過企業,哪有能力去決定要國家要發展什麼產業?學者憑什麼去決定要發展什麼產業?企業如果投資錯的可是要賠大錢的,現今的學者有這樣帶領國家投資新創產業的能力嗎?

「時空背景已經不一樣了,台灣現在不是缺企業人才,甚至資金、人才、技術民間都有,現在已不再是由政府帶頭的時代。」張榮豐強調。

原因二:中國崛起因素

除了時空背景之外,中國崛起也是一個很關鍵的原因。2千年台灣也想複製過去發展半導體產業的成功經驗,因此設定發展「兩兆雙星」(DRAM、面板、生技、文創)四個主要產業,政府跟金融體系砸了很多錢再這上面時,結果現在兩兆雙星的投資並沒有像晶圓代工這樣的成功,甚至面板、太陽能、LED都被中國打得慘。

為什麼會這樣?一位長期觀察台灣產業發展的股市投資人就說,2千年之後中國經濟快速崛起,中國傾國家的力量全面補貼、全力跨入到面板、太陽能、LED、生技等這些產業,把這些玩到爛掉,台灣業者投一千億台幣,中國可以以國家力量投資一千億人民幣,他可以用好幾倍的錢以及透過資本市場的高PE把相關人才給挖走,要玩「計畫經濟」、「政府補貼」這種遊戲,台灣已經沒辦法跟中國玩。

原因三:學者決定的產業政策,業者怕怕

一位上市半導體公司的老闆就說,政府認為創新、研發很重要,這還需要政府來講嗎?政府要做的應該是把投資環境弄好,還有把合理的法令弄好,而不是透過各種的計畫去增加政府各部會旗下財團法人的預算。「要看這些財團法人的經濟效益。不要給了錢,最後只是跟民間搶人才,搶資源,甚至成立公司跟現有產業競爭。」這位半導體企業主說。

這位半導體業者表示,當初小英政府在提什麼5+2產業,他就認為問題不小,因為如果沒有總體的觀念,只用個體經濟的觀念去制定總體經濟的政策,那就會出問題,而5+2產業就是這樣產生的。至於為何會有這樣的政策產生?他認為主要是因為政府的文官沒有見識,而政務官又都是一些沒有實務經驗的學者造成。

最後這位企業主反問:「學者決定的產業政策,如果你是要負經營成敗的企業主,你敢相信嗎?」